林毅夫:我们防止了最糟糕的情况出现!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哦!

今年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2008年危机一开始爆发时,类似于1929年经济大危机。纽约股市崩盘,影响全球,导致经济衰退。但是这一次,我们从1929年所发生的经济危机当中学到了经验,采取了一些举措。第一个举措是G20国家携手合作去拯救那些金融机构。第二个举措是采取一些反周期的干预手段。第三个举措是保护自由贸易环境。通过这三大主要措施,我们防止了最糟糕的情况出现。

原文 :《多边开发银行将助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

作者 |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 林毅夫

图片 |网络

01

全球经济并没有完全复苏

一些发达国家,比如经济危机发生源头的美国,危机发生之前的经济增幅是3%—3.5%左右,但到2017年,美国经济增幅只有2.2%。根据IMF的预计,即使是以最乐观的态度看,2019年美国的增长大概可以实现2.9%,增幅还是低于3%—3.5%的区间。更重要的是,在过去,一个国家如果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一般要一到两年4%的增幅才能恢复,但是在美国并没有看到这一迹象。美国的失业率现在已经降到了4%,基本上达到了危机之前的水平,但是与此同时,美国的就业率情况其实并没有那么乐观,预计实际失业率应该会达到7%—8%。根据IMF的数据,欧盟明年的增幅大概是2%,而日本从1991年开始,就遇到了失落的十年,去年日本的增幅只有1.7%,今年很可能要降到1.2%,在2019年很可能会降到0.9%。

首先要明确,对于一些高收入国家来说,虽然其占全球经济的比重可能只有40%,但其在全球范围内的体量还是非常庞大。为什么十年之后,这些高收入国家的经济还是没有完全恢复?因为一个国家要全面恢复,必须要进行非常深入的结构改革。但是到目前为止,高收入国家还在避免进行这些根本性变化。他们为什么要避免改革?因为进行结构性改革对经济长期发展肯定是有帮助的,却会造成短期经济收缩。对于高收入国家来说,受到金融危机影响,失业率高,经济增长较低,政治家很难实施结构性改革,因为短期影响对他们来说是不利的。

02

以基础设施投资应对长期危机

在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当发展中国家找IMF进行救援,IMF一般来说会实施以下政策。首先,IMF会要求发展中国家在遇到金融危机时做结构性改革。IMF也知道,这些改变对于短期经济来说有收缩性,所以会同时要求这些国家进行货币贬值,增加出口,通过出口增长来抵御国内的经济收缩。但是这次危机这一办法不奏效了,因为这次危机是在高收入国家同时发生的,所以即使发展中国家进行货币贬值也没有办法做结构性改革,因为大家情况都一样。这一情况会导致各种各样的结果,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保护主义不断抬头。现在我们面临的是一个长期危机。

我们也提议通过基础设施投资带来更大的结构性改革空间。基础设施投资可以扩大内需,而且也是发展中国家所需要的,同时发达国家也可以配合。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是很大的,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统计数据,每年亚洲地区基建投资的需求达到了1.3万亿美元,并且一直要延续到2030年。如果可以满足这样的基建投资需求,就能够为高收入国家创造大量出口机会,也可以帮助他们进行结构性改革。所以我们需要相关的开发银行来帮助做这些事情。现在,越来越多的多边开发银行和国内开发银行已经建立了基建方面的基金。我们希望这些资金能被妥善利用,以足够的资金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基础设施,这是一个多赢的结局。

联合国在2015年设立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都承诺了这一目标。我们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最重要的就是就业。如何充分就业获得足够的收入?基础设施投资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03

从发展中国家的国情出发打造理论和实践

对于全球各国来说,在迈向高收入的过程中,需要工业化。在工业化方面,我们有很多经验,但是在二战之后,成功从低收入国家转变为高收入国家的例子却很少。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这样的愿望,没有转变,可能是理念的问题。比如,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由原来的一个内陆国家转变为一个具有活力的国家。这样的转换和改变是常见的,20世纪八九十年代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在进行这样的转变,但是大多数国家没有国内稳定有活力的经济,而是受到了经济危机的冲击。为什么有的国家成功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务实。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我们需要有先进的产业,而这些产业都是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开始进行工业化、产业化的。有些国家治理条件还不足,就匆匆忙忙开始进行产业化,就会遇到问题,所以务实非常重要。从你能做的开始,而不是好高骛远。

国家在向市场经济转换的时候,需要政府来平衡整个产业化过程中面临的挑战。这个过程中多边发展银行可以发挥作用。过去这些银行的目的是帮助发展中国家,比如说世行的口号就是消除全球贫穷,但这并没有达到实际疗效。过去多边发展银行都是使用发达国家的经验来处理发展中国家的问题,但实际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国情是有所不同的。出发点总是好的,但结果总是让人失望。从这一点来讲,我们认为多边发展银行的工作应该是从发展中国家的国情出发来打造理论和实践,更好帮助发展中国家。

过去十年,世界经济防止了最糟糕情况的出现。在过去十年里,80%的世界经济增长来自于发展中国家。尽管发展中国家也面临困境,但我们还是要尽力满足联合国制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这意味着要进一步产业化,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这个过程中,多边发展银行可以提供资金和经验,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完成其产业化。多边发展银行应当从发展中国家的国情出发,创造更多的理论和实践,通过这些更好地帮助发展中国家达成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本文根据作者在“2018上海论坛”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20期第1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相关文章

社会科学报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官网

http://www.shekebao.com.cn/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