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欲“清零”伊朗原油出口,伊方奇招迭出反抗制裁

【无所不能 文 | 张琪】还没完成油产预期目标,也未享受到解禁红利,仅隔3年,伊朗再遭降维打击。美国扬言,年底将伊朗原油出口额“清零”。11月将重启针对伊朗原油出口的制裁措施,并要求各国不能从伊朗进口石油。

这一威胁起到了作用。欧洲大幅降低对伊原油进口,日韩完全暂停进口。7月,伊朗石油出口量降至4个月以来最低,至232万桶/日,相比6月下降了7%。8月,进一步降至168万桶/日。

面对比以往更严苛的制裁,“经验丰富”的伊朗在“以油换物”“偷运”等惯用套路之上,又想出新花招--特价包邮。这能避免伊朗原油出口“清零”的厄运?又将对国际油市带来怎样变数?

新招出奇制胜:低价包邮

伊朗此次“特惠促销”面向的是亚洲客户。

8月,伊朗石油部宣布,计划给亚洲客户提供石油采购折扣。且暗示,如果是长期供货合同,那么所能得到的折扣可能更多。不过,没有透露具体折扣额度。

向客户提供折扣在国际市场上是一种常规做法,所有的生产商都会适当采取这一做法。

除打折外,伊朗还给出了一个更为诱人的条件--包邮、承担运费险。

据路透社消息,受美国制裁威胁,大多数国际航运公司都暂停了伊朗航线,相关机构也暂停了伊朗原油航运的保险业务。所以,伊朗开始谋求利用本国油轮为亚洲大客户供油。7至8月,17艘装载伊朗石油、前往中国的油轮全部都是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旗下的船只。贸易价格已经从先前的离岸价格(FOB)改为目的港船上交货(DES)价格。

相比FOB,DES更有利于买方,卖方必须负责运送到目的港船上为止,负责货物到港前的一切费用及风险。这就意味着伊朗不仅为中国承担运费,还为中国承担所有交付过程中的风险成本,包括处理保险问题。

该消息源进一步指出,中国油品贸易商南光集团旗下珠海振戎有限公司、中石化已经启动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长期供应合约中的一项条款,利用NITC旗下油轮进行交易。

另外,为避免伊朗油轮在马六甲海峡被卡,部分油轮还将停靠缅甸,通过缅甸接入连接中石油云南炼厂和缅甸卡巴拉港口的中缅原油管道,增加约 15 万桶/日的伊朗原油进口量。

事实上,中国对于进口伊朗原油的态度早在美国5月宣布对伊制裁时就已表明:不会减少从伊朗原油进口。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7月,中国从伊朗的石油进口非但没降,反而上升了12个百分点。

值得玩味的是,美国发起贸易战,进口原油税率提高,致使失去了中国原油市场份额,而填补这一空缺的正是被美国制裁的伊朗。

除了中国,伊朗对印度也采取了“包邮”的交易模式。印度交通部已经批准炼油商以到岸价格(CIF)采购伊朗石油,不过允许以CIF采购伊朗石油的规定仅适用于印度与伊朗之间现有的年度合约。CIF同样是有利于买方的贸易方式,卖方将承担更多的风险。

然而,印度对于进口原油的态度尚未明朗。此前,印度国家航运公司等船企因美国制裁而暂停了伊朗航线。8月,印度进口伊朗石油仅为53.2万桶/日,相比7月进口量大降32%。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还公开表示,华盛顿将考虑给予印度等进口伊原油的国家豁免,并给它们“一点时间”来解除与伊朗的交易,最终达到停止进口。如果用美国石油来代替伊朗石油,美方将很“乐意”。

此次伊朗特价包邮仅针对亚洲市场,原因在于:第一、亚洲国家中国、印度、日本、韩国是伊朗原油的主要买家,其中中国进口量保持在60万桶/日水平以上,日本为40万桶/日以上,印度为65万桶/日左右,这三国就占到伊朗原油出口量的70%;第二、伊朗与上述国家进行石油交易不通过美元结算,基本都用欧元计价,用交易国的货币结算,这样可以避免换汇的支出和损失。

旧法屡试不爽:石油换商品、偷运无踪迹

作为长期被西方国家制裁的对象,伊朗早已练就一身本领。

“石油换商品”一直是伊朗惯用方法。2012至2016年制裁期间,印度曾多次使用卢比向伊朗购买原油,伊朗也用同样的方式从印度进口商品。

伊朗与俄罗斯“石油换商品”协议始于2014年。根据协议,伊朗向俄供应原油,而作为交换,俄罗斯向伊提供必需品和技术。彼时,俄每天从伊朗获得50万桶原油,并每年向伊朗供应200万吨谷物。

面对新一轮制裁,以物换物和特殊的付款机制可保证伊朗继续原油交易。今年7月,伊朗国会能源委员会表示,伊朗已告知客户,伊朗愿意用原油置换商品,但伊朗只会与购买伊朗原油的客户进行“以油换物”的交易。

上述委员会透露,目前已有不少国家选择与伊朗原油进行“以物换物”,包括斯里兰卡“以茶换油”、土耳其“以金换油”,甚至俄罗斯也有意延长和伊朗的“石油换商品”协议。

偷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伊朗出口压力。一般来说,智能系统会追踪油轮的运输轨迹,不过无法监测到伊朗油轮的全部运行路线与出口量。上一轮制裁期间,欧佩克国家普遍禁止对其油轮船队采用跟踪系统,旨在隐藏目的地和石油出口量。在没有跟踪数据的情况下,数百万桶伊朗原油下落不明。

有分析称,制裁正式生效后,通过“偷运”的方式,伊朗可以保证原油出口在20万桶/日。

面对制裁威胁,伊朗也少不了采用成本最低的方式--口头威胁。伊朗总统鲁哈尼放狠话,有可能封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的能源运输。霍尔木兹海峡每天可外运1800万桶原油,占全球原油海运交通量的三分之一,如果封锁该海峡将直接导致原油供给市场瘫痪。

“清零”变数或大幅推升油价

在离“禁油令”启动还有两个月,伊朗使出浑身解数避免“出口量归零”。

经无所不能记者(ID:caixinenergy)计算,伊朗出口降至零的可能性不大,但或低于上一轮制裁期间的100万桶/日。如果中国进口保持稳定,俄罗斯推动“石油换商品”转售伊朗原油,印度、土耳其进口减少到制裁前水平的50%,伊朗原油出口将降至不足100万桶/日。预计本次伊朗原油出口受影响程度将大于上一轮制裁。

这也意味着,下半年国际油市将出现约140万桶/日至160万桶/日的缺口。

放眼世界,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可能是最靠谱的增产主力军,其原油产量连续4个月攀升,已跃升至创纪录水平,并将进一步扩大。油价上涨后,该国南部油田的投资增加。

相比之下,沙特增产热情不高。7月,其原油产量仅为1029万桶/日,环比下降了20万桶/日。未来在美国的压力下,也许沙特会提高油产,但是考虑到近20年从未超过1100万桶/日,能给市场提供的多余油产或许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多。

另一个产油大国俄罗斯虽然日产原油超过1000万桶,但是其备用产能仅为25万桶/日。

利比亚、尼日利亚以及安哥拉等国则长期受困于政局动荡,存在诸多变数,难担增产之重任。

美国也被寄予厚望。自2017年以来,原油日产量增长了157.6万桶,其中页岩油的增产占了三分之二。但是近期美国页岩油主产区二叠纪盆地的活跃钻井数量的增长出现停滞,页岩油外运也面临运输瓶颈。靠美国增产来填补伊朗缺口似乎不太现实。

资深油气专家陆如泉分析指出,由于伊朗原油出口供应减少甚至终止,市场恐慌情绪弥漫和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加上委内瑞拉、利比亚、尼日利亚、安哥拉等全球重点石油出口国地缘政治风险持续高企,国际油价在未来几个月呈现上涨趋势,不排除在年底和下年初“乱窜”至100美元/桶的可能性。

责编 | 沈小波

投稿邮箱 | xudongzhang@caixin.com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