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基金被下“紧箍咒” 余额宝被疑规避监管

最新数据显示,余额宝对接的6只货币基金于2018年6月底合计规模达到18602亿元,历史上首次超过了四大行之一中国银行的个人活期存款,而中国银行2017年年报的个人活期存款余额仅为17986亿元。

货币基金的火爆主要是其收益率高于银行活期存款,银行储户用脚投票的结果。

涨也支付宝跌也支付宝  天弘基金压力山大

时人不知有天弘,却知有余额宝。2013年,余额宝作为天弘增利宝货币市场基金募集成立,当时规模仅达到2亿元,6月份就在支付宝上线。在2013年年末,余额宝规模达到1853亿元。经历短短一个季度就突破5千亿。并且于2017年一季度突破一万亿规模。最终于2018年一季度达到天弘余额宝单只货币基金的顶峰16891亿元。

然而在搭乘支付宝之前,天弘基金在众多老牌公募基金公司中排不上号,甚至面临业绩亏损。据官方数据显示,直至2012年初,天弘基金注册资本经多轮增资才达到1.4亿元。然而,当年营收却仅有1.14亿元,净亏损逾1500万元。

 

2015年天弘基金增资扩股方案获批后,蚂蚁金服持股达51%,实现了对天弘基金的实际控股。这意味着蚂蚁金服继银行、保险后又拿下了基金牌照,其后通过参股中金间接获得了境内券商全牌照。但蚂蚁金服并不意图做金融,甚至将余额宝开放给其他货基,将亲儿子天弘放在自由市场的竞争中。

 

被蚂蚁金服“战略抛弃”后,天弘基金不能继续活在其保护伞下,但是货币基金依然是天弘的主力业务。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天弘余额宝单只基金规模就达到1.58万亿元,占整个货基市场规模的23.4%。而货基规模又占天弘基金总规模的98.6%。

实际上,余额宝接入其他货基后,天弘余额宝单只货币基金在第二季度下降到14540亿元,降幅达到13.92%。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向中国资本观察记者透露,有不少用户是从天弘基金转去买其他基金。

货基赎回限额令如“紧箍咒” 货基未来增长乏力

今年第二季度以来,余额宝似乎要摆脱“天弘货基”的标签。自5月4日起,余额宝接入“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两只货基,打破5年来天弘基金的垄断格局。

 

后续又接入其他基金公司的货基产品。截止6月30日,已经接入了博时基金、中欧基金、华安基金、国泰基金、景顺长城这5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

 

数据显示,余额宝接入其他货基后,天弘余额宝单只货币基金在第二季度下降到14540亿元,降幅达到13.92%。除了6月下旬才接入余额宝的景顺景益货币A规模仅为233亿元外,其他四只基金规模均超过600亿元。其中以博时现金收益A规模最大,达到了1468亿元;华安日日鑫A、国泰利是宝和中欧滚钱宝A分别为938亿元、739亿元和685亿元。这5只货币基金在2018年3月底规模合计100亿元,那么接入余额宝则给这些货币基金带来约4000亿元的增量。

 

针对余额宝规模的大幅扩张,业内人士表示未来不看好货币基金的持续扩张。“政策对货币基金的趋势是逐渐收紧,但余额宝相对比较正规,可能暂时不会收缩得很明显。”此外,“银行发展净值型理财产品也会导致货币基金规模的收缩。”

 

4月27日出台的资管新规要求打破刚性兑付,因此银行要摒弃预期收益类理财产品,向净值型理财产品转化。事实上,商业银行的净值型理财产品发行量同比大幅增加。7月1日,货币基金快速赎回“限额令”正式实施,单只货币基金单日快速赎回金额下调至1万元,赎回金额限制让货币基金的流动性大打折扣。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货币基金的竞争力。

 

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对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余额宝平台的货币基金规模,会随着宏观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在监管环境和市场环境下,货币基金可能增速会放缓。但是它具有长期、稳定的收益特征,因此未来余额宝货基还会维持一定规模。

余额宝分流 既可减压又可赚通道费

虽然货币基金因其“稳定收益、流动性高、安全性好”的特征,备受新理财用户的青睐。但实际上,货币基金规模达到上万亿的仅有天弘而已,生生拔高了行业内的平均值。

 

以2017年末货基规模统计,冠军位天弘基金达到1.76万亿,而排名第二的工银瑞信基金仅有4164.61亿元。121家公募基金中,上千亿的基金仅有16家,而且是易方达、华夏、嘉实、中银等老牌基金公司,它们有实力管理上千亿的货币基金。而天弘余额宝单只货基的体量太大,基金管理人的压力着实不小。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欣对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余额宝接入其他公募基金之后,可以被分流出去,减少余额宝和天弘基金自身的管理压力。余额宝可以作为一个导流平台,即使被分流出去,仍然赚取着通道费用。

欲做开放型平台or规避监管

为何蚂蚁金服选择博时等5只公募基金接入余额宝?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对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蚂蚁金服的开放政策早从2015年就开始了,今年5月份基本所有金融场景全部开放给金融机构,余额宝是开放政策的一部分。

 

蚂蚁金服的开放政策似乎并不陌生。早在6月19日的蚂蚁财富伙伴大会上,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表示,蚂蚁金服要实现产品、能力、技术的开放,并且已经实现了100%自营业务的开放,“包括花呗、借呗、余额宝等,已经完全开放给金融机构。”

 

不得不说,蚂蚁金服的开放战略,让众多有实力的公募基金能够接入支付宝平台,使其直接对接支付宝背后的6.5亿用户群。同时,让众多年轻用户实现个人资产理财需求。

 

然而对于其接入其他公募基金,却也有不同的声音。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欣对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余额宝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是规避监管压力。监管层一直有声音说,余额宝规模太大,影响了资金市场的正常运作。

 

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向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表示,不能单纯觉得规模大就有风险,因为都是散户,资金分散、用户分散;而余额宝对接的货币基金,都是投资标的非常稳健的产品,这在国际市场都是公认的。而对于监管层的压力,蚂蚁金服则表示并没有听到监管层的类似声音。

作者:翔羚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