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秉刚:“禁燃”完全没必要,2030年50%都是新能源车

1月17日,2018国际新能源汽车用户评价与应用创新研讨会在广西柳州拉开帷幕。本次大会邀请了数百名行业专家、整车企业、电池企业、运营商前来参加,深度探讨新能源车未来的发展。

会议上,数位新能源车领域资深专家发表了重要演讲,对新能源车的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规划做出了详细的介绍。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志新在致开幕词中表示,2018到2020年是新能源车发展关键时期的开端,总体重要趋势共有以下几点: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 吴志新

1.中国已经是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排头兵,但产业仍处于幼稚期和培育期,仍需要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

2.补贴快速退坡,讲给新能源车产业和发展造成巨大的压力,整车和零部件产业将出现“大洗牌”,优胜劣汰的情况会愈发明显。

3.必须重视新型商业模式助推市场化发展的重要性,分时租赁、专车服务、长短租服务等商业模式要不断提高到更高层次。

4.核心零部件和上游产业做大做强,搭建成熟的评价体系,建立专业规范的流程,提高性能、保证质量、控制成本、严控品质、打造品牌。

▲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工程项目组组长 王秉刚

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工程项目组组长王秉刚先生在会议中对新能源车的现状、发展历程以及未来规划做出了详细的解读,他表示,发展新能源汽车的战略考虑是基于三方面的考虑,一是能源安全,二是环境保护,三是产业升级。目前纯电动车发展规模如此盛大,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电池技术的巨大突破。目前,国内已经有企业已经在为2020年投产能量密度在300Wh/kg以上的电池做准备。

对于近期热议的“禁燃”话题,王秉刚表示,电动化是一个逐步的过程,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汽车能源将呈多元化局面,中国预计2030年新能源汽车达到50%左右,内燃机汽车的节能减排技术不断进步,应该尊重市场的选择,没有必要提出“禁燃”时间表。

对于新能源车是否真正环保这一颇具争议的问题,王秉刚表示,国内发电仍然以燃煤为主,因此中国的电动车未必真的低排放。因此,要以科学的手段认真辨别这个问题。以A级乘用车为例,电动汽车的二氧化碳排放约为汽油汽车的50%左右,有害气体排放,包括碳氢化合物、硫化物、氮氧化物、颗粒物约为汽油车的三分之一,如果这两个结果在今后工作里进一步明确的话,电动汽车的确是一个清洁能源汽车,它对蓝天保卫战是一个积极因素。

此外,王秉刚还提出,在2020年政策补贴消失之后,应该尽快的制定出新政策,中国新能源汽车仍然需要政策支持。关于新能源车的零部件产业,王秉刚先生表现出了内心的担忧,他认为,我国水平跟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是有差距的,缺乏有竞争力的大企业,动力电池产业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因此,建立强大的零部件产业,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中之重。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副秘书长 张旭明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旭明先生,从另一个角度阐述了发展新能源车的重要性。他指出,除了降低环境污染之外,我国的石油有65%依赖于进口,并且中国的石油依存度仍在上升。因此,为降低能源紧张的风险,发展新能源汽车十分必要。纯电动车补贴退坡是必然要经历的过程,但地方政府的优惠政策除了财政补贴,还应采取对新能源汽车开放路权的企业鼓励方式,并且持续加大鼓励程度。

而插电式混动汽车,因为政策的推动,这种车型在上海和广东两个省市已经占到新能源车总数的76%。从经济性角度来看,如果用户能够充电,对于降低日常城市上下班通勤路况下的排放会相当有帮助。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处长李伟利

提到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用车需求,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处长李伟利给出了“一针见血”的答案,他指出,目前新能源汽车现行政策基本上以补贴、牌照、特定领域直接政府推动或者干预为主,它的市场规模是有上限的。仅仅通过产品的供给推动消费者自愿购买需求的爆发,必须紧盯用户的痛点,现在最大的痛点还是充电的问题。

李伟利认为,目前新能源车型因为补贴政策的问题,存在一种乱象,部分企业依据现行补贴标准将产品的续航里程刻意缩减,达到既赚取了补贴,又节省了成本的目的,而技术进步最大的特点是给电动汽车产品的设计提供了很大的柔和性,应该有各种续航里程的产品应运而生。

▲工信部中机车辆技术服务中心审核部部长 李方生

作为把握车型“命脉”的重要部门,工信部中机车辆技术服务中心审核部部长李方生在会议上解读了新能源汽车企业准入与产品备案的相关内容。他表示,目前,准入政策已根据现有情况做出了以下7项基本修订:

1.明确了新能源汽车的定义和范围,现在的新能源指纯电动、插电式混合动力和燃料电池。2.完善了生产企业准入条件,明确了两个主体,要做新能源企业必须是公告内传统车的企业,可以申请乘用车的新能源。

3.完善了产品准入条件,提高产品性能要求,提高产品追溯性要求。

4.调整管理模式。现在的新能源企业有三类,一类是整车企业,其次,是改装车企业,还有就是购买成熟的汽车底盘。后续取消了自制自用底盘,只有整车企业才能做新能源,或者购买电动底盘。

5.强化事中事后监管。以前成熟期的产品不需要监控,发展期的产品20%监控,只有起步期的产品100%监控,现在是所有的新能源产品都应该100%监控。

6.简化管理程序,减少企业申报材料,减少地方政府示范运行审批要求。

7.完善监督检查措施,后续还会加大处罚,对提供虚假材料的企业给予警告,一年内不能再进入新能源企业。对以欺骗手段取得资格的,三年内不准再申请准入。

▲中汽中心新能源财税研究室副主任 方海峰

随着大会第一部分进入尾声阶段,中汽中心新能源财税研究室副主任方海峰博士指出,在新能源车应用领域方面,应遵循先易后难的原则,公交、出租可以率先实现突破,包括一直在提倡共享汽车,可以要求必须是新能源汽车。

综上看来,本次会议众多专家对于新能源车未来的发展路线达成了一致的共识。在技术层面,电池领域的发展是决定新能源车行业整体发展的关键部分,因此,国内的各企业必须要在电池技术方面有所突破。其次,油电混动汽车作为新能源车中较为特殊的一类,拥有十分广阔的前景。可以肯定,在未来数十年的时间内,燃油机并不会“绝迹”,但“电动化”毫无疑问是未来汽车发展的方向,因此,混动汽车将很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成为新能源汽车领域中的“主角”。

在政策层面,补贴退坡的问题不可回避,但总结起来,专家们均认为届时应出台新的政策继续扶持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并采取部分政策对造车企业实施优胜劣汰的“选拔”体系,共同帮助新能源车产业健康、良性、稳定地发展。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