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亿美元这本账,究竟怎么算?

600亿美元的商业逻辑

华说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同一件事情,庙堂和江湖的人们的看法往往大相庭径,无他,所处位置不同也。苏东坡说得好:“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在北京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上,中国对外发布了一个消息:为了推动中非合作“八大行动”顺利实施,“中国愿以政府援助、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融资等方式,再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支持。”这是庙堂的想法,江湖的反应与之分离甚大。看看网上的议论和情绪,算得上是物议沸腾。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一篇题为《6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的帖子。帖子云:

“600亿美元,按照当前汇率大约折合人民币4100亿元左右。

按照各省区市公布的《2017年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4100亿元大于国内最穷的两个省区—西藏和青海的GDP总和,略低于海南省GDP;

略超过西藏青海新疆甘肃4省区一般财政收入之和,超过黑吉辽东三省财政收入总和的80%,接近湖南省的全年一般财政收入。

在全国2017年度的数字上来看,4100亿元相当于全国GDP的0.5%,相当于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37%,相当于中央本级财政支出的13.73%;

相当于关税和证券交易印花税的总额;相当于增值税率下调约1.78个点的减税额;相当于本次个人所得税法修订减税额的2倍(据某些专家测算)。

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最低生活保障支出的2.78倍,约到全国财政用于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补助的2倍,用于社会福利支出的6倍;

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科学技术支出的56.42%;用于全国职业教育的1.54倍,用于学前教育的3.47倍、高中教育的1.44倍,全国高等教育支出的95%;

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全国公立医院支出的1.87倍,用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支出的3.09倍,用于公共卫生支出的2.17倍;

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污染防治的2.18倍,用于扶贫支出的1.26倍。

……

由此发端,引来了更多的“账本”:

——假如用来建设保障性住房,以普通开发商开发普通商品房的成本计算,约合2000元/平米,那么可以建20000万平米的住房,以3口之家户型50平米的面积计算,可以建400万套,解决1200万人的住房问题。

——目前我国一所希望小学的造价大约为40万元人民币,600亿美元可以建造100万所希望小学,可以解决数千万农村小孩子的读书问题。

——2017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支出预算为14044亿元,600亿美元相当于全国全年医疗卫生支出的三分之一。

……

这是中国人熟悉的“春秋笔法”,褒贬之意明显不过。从数字上看,这账本算的没有错。但很显然,算账之人为了耸动读者耳目,明知故犯,特意将600亿美元打包处理,混为一谈。官方的说法,其实是清楚的,支持非洲的600亿美元,“其中包括:提供1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提供200亿美元的信贷资金额度;支持设立100亿美元的中非开发性金融专项资金和50亿美元的自非洲进口贸易融资专项资金;推动中国企业未来3年对非洲投资不少于100亿美元。”这是说,在支持非洲的600亿美元中,“无偿援助”是很少的一部分——提供1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意味着150亿美元也并非全部是无偿援助,其中还有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但在诸如《6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之类的众多账本中,刻意地模糊数字的构成,将600亿美元全部处理成“无偿援助”,白白地送给别人了!自然,倘若不是这样移花接木,也难以撩拨读者的神经和情绪。此类雕虫小技,在这个古老的文字之国里,实在是老掉牙了。懒得引经据典了,且贴一个古代的笑话罢——李廷彦献百韵诗于一上官,其间有句云:“舍弟江南殁,家兄塞北亡。”上官哀之曰:“不意君家凶祸重并如是!”廷彦遽起自解曰:“实无此事,只图对属亲切耳!”

因此,当区区在下看到有人一五一十地耐心解释600亿美元的构成时,心想,真是个老实人。那些写帖子的人不知道么?他是知道的,他只是装着不知道而已。是的,“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那么,600亿美元究竟怎么看?

我不懂政治,这里不论。经济上呢?从贸易、投资的市场多元化,尤其是刻下,美国特朗普政府步步紧逼下,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与升级之际,中非合作的战略意义和作用,是不言而喻的。但这是大话题,这里也不论。单从商业的角度看,600亿美元其实也是一桩不错的生意。

“中非合作论坛”启动于2000年,此后中非贸易便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08年中非贸易额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大关,2009年中国首次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2017年中国与非洲进出口总额达到1697.5亿美元。南非标准银行最新发布的一项报告预测,到2025年,中非贸易额与投资额预计将分别增长至4000亿美元和1000亿美元。对中国而言,非洲市场的重要性开始逐渐显现:2009年以来,增长最快的15个出口市场中,有10个是非洲国家。实际上,从2015年起,中国对非洲贸易出现大幅顺差,2015年顺差383亿美元,2016年顺差353.2亿美元,2017年顺差193.5亿美元。持续的贸易顺差显然不利于中非贸易的深化和扩大,要将中非贸易的生意持久的做下去,同时要做大中非贸易的“蛋糕”,中国必须要增加来自非洲的进口,改善非洲合作伙伴的贸易逆差。在600亿美元中,“设立50亿美元的自非洲进口贸易融资专项资金”,意图显明。

“给我我所需要的,你可以拿走你所需要的,这是交易的含义。”中非贸易的互补性非常强,彼此之间有着天然的贸易需求。中国有资金、有技术,对能源、农产品有巨大需求,而非洲原油、矿产等自然资源丰富,但缺乏资金和技术。如何展开交易?从实践来看,中国在非洲与相关国家先后进行了多种模式的探索,包括“石油换基建”的“安哥拉模式”,以及“开发性股权投资”的“加纳模式”。因此,在600亿美元中,出现了这样的安排:“提供200亿美元的信贷资金额度;支持设立100亿美元的中非开发性金融专项资金”。

鼓励投资非洲,“推动中国企业未来3年对非洲投资不少于100亿美元”,一方面可以利用当地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资源,另一方面非洲有11亿人口,本身是一个庞大的市场。2010年以来,中国对非出口产品类型以一般工业制成品为主,出口最多的前十种商品包括纺织纱线及相关产品、服装及服饰配件、电器机械、仪器和用具、通讯及声音录制设备、车辆等,占全部对非年度出口额的60%左右。在非洲设厂生产,可以实现就地销售之外,若出口到欧美国家,较少涉及关税和配额限制。譬如说,中国服装和制鞋企业到非洲投资,可享有不同于中国出口关税的待遇。一件衬衣从非洲出口到欧美是零关税,而从中国出口到欧洲是12%的关税,出口到美国是19%的关税。

那么,600亿美元中的“无偿援助”——提供1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与生意无关了罢?也并不然的。一个常见的现象是,很多企业在某地投资时,往往会在当地做一些捐助、慈善之类的事业,不是为了减税,主要是出于和谐与当地政府和百姓的关系,从而减少在当地开展生意的交易费用。中国对非洲的“无偿援助”与之异曲同工,有助于和谐中国与非洲各国的合作关系,有利于贸易和投资顺利实施。

“在非洲的大城市花上几个小时——从科特迪瓦的最大城市阿比让,到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再到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你会在这里随处可见中国经济和影响力的标志”。 今年8月2日,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在写给美国主流媒体CNBC的一篇文章说,中国花这么大力气地投资非洲,就是看重非洲在未来数十年里优秀的经济发展前景,“可当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通过国家融资等方式拓展机会,在非洲的经济发展中取得重大进展的时候,美国政府的对外投资机构却是碎片化的,已经跟不上形势……”

不是嘴上说说这么简单,而且有实际的行动。一个名为“更好地利用投资引导开发”(Better Utilization of Investments Leading to Development Act,简称BUILD)的法案,已经通过了美国的众议院,只剩参议院的投票。而一旦通过,这个新机构将可以每年给美国的对外投资与基建项目提供最多600亿美元的支持。注意,一年600亿美元!

与《6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的作者及其众多信奉者不同,这个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看得明白,包括此番600亿美元在内的中国在非洲的下注,关乎生意,关乎商业利益,关乎经济战略乃至政治战略,唯独与虚荣的“面子工程”无关。

2018/9/9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