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杨大校!你好,杨院长!

剑客平评 三剑客

文/剑客平评 图/大唐 copyright©三剑客 公众号

1

今天,这张图在军人朋友圈刷屏了。

原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被中国传媒大学聘请为媒介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

一个与大多数关联不大的研究院,为何受到如此关注呢?

在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公共事务研究院的官方网站上,对这个研究院有这样一段介绍:

成立于2013年4月,在中宣部、中央外宣办、国新办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指导下,由中国传媒大学和中国公共关系协会共同发起而成立的国际化、创新型、高水平智库研究机构。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研究院没有级别,但有官方背景。

可见,刷屏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个研究院,更多的还是因为杨宇军发言人。

作为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去年4月27日,杨宇军以一个军礼结束了自己的最后一场国防部新闻发布会。随后,证实了其“自主择业”的消息。

对此,杨宇军回应:“我非常喜爱这身军装,也非常热爱国防部信息发布这项事业。多年军旅生涯,一直尽心尽力。但是如今家庭更需要我。经过慎重思考,确实很难做到家庭事业两头兼顾,最终决定拿出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这段话感人至深,很戳心!“回归家庭”,一句简单的话,多少军人难以奇迹的目标。

抉择不容易。

这句戳心话,其实也很暖心。

为部队奉献过青春热血,现在回归家庭,当一切功名变成浮云时,这也是人生的另一种姿态!我们要为这种姿态点赞!

2

上面这张合影让人看了莫名的亲切、开心。

亲切缘于两人都身着便装,少了大校军衔的威仪,却多了份普通人的亲近。

没错,合影中的两人,正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名人!

一位是曾是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新闻局局长杨宇军,退役前为大校军衔正师职;一位是著名军事专家、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原研究员,与局座齐名的杜文龙。

军改中,两人均选择自主择业这种方式退出现役!

1970年出生的杨宇军,毕业于外交学院,曾在英国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学习,并获公共政策专业硕士学位,45岁即官至正师,说是年轻有为,一点也不夸张。

而实际上,在军改大潮下,人们对于杨宇军脱下军装并不是很意外,意外的是他选的是自主择业。

自主择业也就意味着作为军队中高级领导干部的杨宇军成为了一个普通老百姓。

最近,剑客君的几位战友都遇到了同一个困扰:经常和爱人吵架。争吵的原因,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虽然小吵并不会影响到感情,但还是会让人心情变得糟糕。

是的,有小伙伴们可能猜到了,这些战友与爱人都是两地分居。

事实上,对于他们分居并不像一些天天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所说的那样,距离产生美,而是产生争吵与痛苦。

当然,杨宇军照顾不了家庭不完全是因为分居,而是工作实在太忙了。可以想见的是,处于他这个岗位上,忙是必然,照顾不了家,也是必然。

当时,对于自己的未来,杨宇军曾在接采访时说:总的来讲是既要做好工作,也要陪伴好家人。在工作上既要用好在军旅人生带给我的经验做法,也要学习更多新的知识。

3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当军人为国家满腔热血付出奉献时,是军属撑起了坚实的后方。

这些被称作“军属”的特殊群体,忍受着比常人更多的艰难、承受着更大的压力,而他们很多时候要求得并不是很多,也许一个三五天的陪伴足也,也许短暂的车站会合,简短的一个拥抱足也。

当军人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之后,他们在为国奉献成熟和刚毅,但他们也愈加懂得家庭的重要。

一位团政委退役后做了几件小事:一是陪伴,陪伴家人去旅游,弥补曾经的亏欠;二是下厨,给家人做了几次好菜好饭;三是接送孩子上学,让孩子知道她也有个骄傲的爸爸。

联想以上,我想,也许这里有杨宇军、杜文龙等人退役的原因吧。

4

让军人能够自由的选择,展示的不仅仅是军队对外的开放与自信,还有对内的包容与自信。

不让军人在脱下军装时留下遗憾,让每一位军人退役之后都能有更好的发展,更好的未来,提升的恰好是军队的巨大吸引力。

因此,在剑客君看来,我们不仅要为杨宇军院长实现家庭事业双丰收道贺,也要为退役军人越来越自信,前途越来越光明而喝彩!

虽然没有人能够重复杨宇军走过的路,但他却给我们的未来留下了五彩斑斓的想象空间。

相信,以后会有更多像杨宇军一样有真本事、真功夫的“李宇军”“ 张宇军”涌现出来……

巧合的是,今天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大校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退役军人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他们是新时代的见证者、开创者、建设者,他们来自人民、服务人民、回归人民、回报人民,脱下军装,他们依然是最可爱的人,永远是我们可亲可敬的战友。”

这句话,我们用以致敬杨老兵!

也可以致敬所有老兵!致敬所有默默奉献的军人军属!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