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江县在外各界人士快来看--以笔者经历教训来提个醒!

谁不说家乡好?谁不念家乡几分亲和情?经年的风雨与体味,笔者感受的看见听见的,不只是这样那样的纷纷扰扰,有的可以肯定是乡情背后隐藏伎俩,美言恭维加誉背后藏匿着诸多不和谐!谈到这样的话题,笔者首先要告知一下社会各界,笔者在庐江经受过了黑暗与残暴!一是为了个人曾经青春付出血汗而不屈、呐喊、斗争,同时,作为一名多年在外谋生者创业者而言,知道远走他乡人不易和对庐江这片土地上当下诸多人心人性人情人世认知察悟!

首先说说(笔者)一名党员一名退役军人一名原庐江物资再生公司正式职工多年来遭受和遭遇——

昭昭风雨,岁月昏聩,我叹青春,滴血刺骨!请问,一个有国有物资回收权的企业怎么亏的,想亏,挖空心思亏,请问,在县中心区有高楼诸多门市产业于当时为政绩标榜而自豪时,其庐江物资再生公司主要领总经理上下班而习惯骑自行车树立政形时,于后来处心积虑让公司倒闭而想尽办法转卖偷换“赠与”等让企业资产尽快缩水至负债时!那种为虚假身形而伪装多么可笑!2004年9月左右北漂北京打工的我接到企业下岗改制通知,时年年底匆回,改制时,作为一名退役军人时分配到县物资局再生公司正式职工,,当时笔者1996年底进入企业时,当时企业正式职工约在20人,97年,企业要求正式职工出资4000元原始股,这股份当时作为一名刚上班的我只有靠借钱才能交出股份钱!作为企业正式职工,当2004年企业改制时,我在企业所得是什么?13年工龄,每年1千元,原始股4000元9年后退,只给了3年600元利息。那么,转制前几年作为正式职工申请在庐江物华大厦职工楼住房权主要领导给别人了,对本人权利已造成极大损害,在2004年转制时,申请住房分配未给予解决,时任总经理王树理,副总经理陶建国等为什么敢如此胆大妄为地掠夺,是因为他们主要人是集体掏空!只想自己发财快活!不管正式职工生存生活!后听闻所在公司一副总手上得到县市中心几间门面房靠出租都让周边人大为议论时,他们狼心狗肺有没有想过一名正式职工连在庐江立身之地也没有!

在此,也请社会各界各位看看,在庐江黄山路物华大厦6层楼房(现在物华大厦招牌于近年被拆除),2层楼以下约20间左右黄金地段门面,楼上办公楼房50多间,大院内后是职工住宅楼,第二资产东门大桥6、7层几千平米大楼及后院,以及东门大货场,再有西北合铜高速去合肥方向庐江出口处大型汽车回收办公楼以及货场。如此多在县中心房间物产等,在1997年对外1亿资产,到2004年转制数百万元内转,是多么触目惊心!另有时回庐江,当有人再次告知原庐江物资一副总这几年掠夺国有资产门面房成为私有光出租就是好几十万,门面价值增值巨大时,笔者感受到何止是愤怒…….就事而言这残暴不只是掠夺与残暴本身!作为原企业正式职工,不仅时没有得到应有权利,还是血淋负数,时本人只在委托书上签字,维护自身权利实际拒绝签字!2004年来李尚锟上访题为《强烈要求严惩抢占国有资产,以及严重侵害正式职工基本权利的安徽庐江县原副县长王树理(现任巢湖市旅游局副处长)、庐江县商务局陶建国的违法犯罪!(时王树理时任庐江物资局总经理,陶建国任副总经理)》;坚决打倒一帮盗国有资产损害他人利益的庐江吸血鬼,还笔者公道!》材料,从县市省京逐级上访多达20余次,其今年年初上访京中纪委和国家信访局,得到相关部门重视,但在庐江县政府却未给确实答复和给予应有补偿赔偿!

于此,笔者请问,转制时,正式职工维护自身权利,当时时任物资局总经理王树理狂言告到哪里都不怕!到滴血寒心上访多年,得到了关注,却仅以政府某部答复为满口狂言耍赖狡横“搞了企业就搞了,你到县纪委告去……”时电我后,笔者自问,服役参军多年,流血流汗退役时什么也没有,到地方分配工作,到你这样企业遇到这样剥削,我同年入伍战友耻笑我,有那么多社会人同情我,为我遭受人生如此欺压磨难损害而支持我!请问,13年多上访之路,有谁知道我在大年29清晨就写材料,人冻僵了,生病了,一个春节年都没过,一家人都苦闷至极!有谁知道?上访,特意从外省赶回,坐火车挤公交花费几天时间期盼等待!有谁知道回到庐江,走在高楼大厦中,我却连立身一瓦也没,醉在冬夜街头,仰天怒吼!有谁知道2007年夏天无立身之地被小偷偷了,身上回家探亲几千元,贵物品,手机,证件,连西装一起被盗,立案无果,被盗损失回打工地,借债渡了3个月!有谁知道在京上访清早坐公交步行到排队,半天时间连门也未进,第二天一早继续排,上午站,中午站,中午饿哦得只有一口水,下午站,到傍晚最后一个才呈上材料........多少次呐喊多少次不屈与等!请问,抢我窝盗我本金之利一帮盗贼对一名党员退役军人改制职工如此凶残损害,至今近14年,为何?这些掠夺腐败强盗沉在掠夺巨大财富快活中时,是否想到我也有过告知天下,有关部门,如果笔者实在没法情况下,十多年后被逼拿起刀子杀死这些吸血鬼盗贼,笔者可否在已上访这多部门申请一下维护自身权利而正当防卫!这于个人痛苦煎熬屈辱绝对不是虚话!

再言,多少风雨20载,年少时一身戎装汗血付,再地方受尽欺凌远走他乡,时于上书指问苍天大地人间可有多少公道几许尊严人间光明在?

以上这样不仅对笔者13年来身心是一种折磨和损失,在这里笔者也深刻感受到庐江这片土地上那些吸血鬼们残忍和残酷!岁月如尘,一晃就是2017年最后一天,人生如驿,在他乡笔者想到不只是这些年在庐江所受所感!

掩言为思,笔者想到与个人经历其他种种,那就是给在他乡庐江成功人士和打工、游子提个醒!乡情乡音是朴好的,但对身边那些鼓吹赞助,投资,或给什么一顶“帽子”要保持谨慎而对,为什么呢?一,首先说说笔者在外从事文化传媒事业,多年来,也在《中国报道》杂志、《中国航空》杂志,《绿风》诗刊,《安徽日报》等文化栏目为庐江文化旅游特产鼓与呼,这是一名游子、打工者一份奉献之心;在外,多年,笔者,也多次拿起拙笔参加地方举办征文,用自己情怀讴歌庐江、庐南山水人文,除其中一次获得优秀奖证书,再后就是没有,对于此,笔者认为庐江县征文,以笔者多年打大赛实力和经验应更好些,但无果这能理解,无非就是不参加而已,于这个小事也能触摸到一种不可揣摩的那些人事、人心和心态!对此,笔者已三年多不再参加庐江举办任何文化比赛活动!此地不是正常范畴理解地方啊…….

前几年,回庐江多一点,笔者也闻某在外徐姓大法师,多年来为庐江出大钱出大力,于若干年前,他的事与文化中心被停,于此,这位可能无儿无女大法师应了他的一句话:亿元财产已空,所做的是一份本意和本性,但不希望这些财产只落到一些机构和某些人手中,应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众生”(在其网站上大致读到这些话!)再有,前年,听闻某上海老板开发西门的事,投资大,大手笔,其在庐江可谓回乡人物、红人,但在开发期间,这名先生喜欢跟周边好乡好友赌上一把,其在城西开发房产股份,今出了一下明出了一把,再后来,听说,一拍光溜溜离开了庐江!

以上所事都是笔者在一定见所闻!那些从笔者所经历和一些在外成功人士在庐江所经历,这样就能看出社会、庐江在常态同时,也夹杂着不可告人社会之谬,当然这密切地说跟庐江一般阶层无关的,所言的应多是市场经济下人性人心在乡情乡土上呈现各色人等!笔者于此,叹也过后,还是叹也!诚然!昭昭岁月,人生有常也无常,那些在他乡成功人士和打工、游子们,在面对庐江这块时,应注意什么呢?

古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异乡他地,很多庐江人是靠着自己勤劳智慧一步步取得令人称赏成绩,这些各样成绩来之不易,于此,个体在回首过往中有钱有力的会给庐江乡土奉献一份热量,这是好事这是值得提倡的,但是笔者认为各位在外庐江人士要把爱心与热量奉献在最需要的地方,而不是多为奉赠钱物等以某个机构代劳,这是很危险的!因为奉献是一种真诚真实,其传递正能量中需要的切实所馈所效!再说,现在庐江发展何等的大,那多房子,门面,产业许多都是本土庐江人的,其中不少有笔者遇到那些掠夺吸血鬼们。

那么诸多在外庐江人士若长期在某种“帽子”和忽悠以奉献下,那么冷静地问问,那些庐江诸多说不清富人和隐形利益可否更实际为地方弱、贫、差群体做更多奉献呢!社会需要真善美,乡情需要真为做,而不是时时在眼前耳边更不清楚这事那事!于此,笔者不断呼吁乡情是个体也是人性的,而不是把岁月那些在基层诸多残酷残暴腐烂隐藏,泛着一些浮光同时却折射岁月背后是一堆堆一茬茬阴暗、荒诞与苍白!

于此,昭昭岁月,风雨亦做笔剑横,青春有价青春有叹在他乡已耕正气田,于笔者来,乡情吾心知,知道什么是真什么坏什么是存!对于个体现实,坚定捍卫自己血汗应有权利,昭昭光阴,那些庐江吸血鬼们是没良心良知的,13年多来,除了装还是装!于此外,笔者感异乡未必是故乡,故乡只是一个说不出符号…….岁月啊!个体力量尽管弱小,对于笔者无论庐江那些吸血鬼们多么麻木不仁,也一定要打倒这帮腐烂。岁月匆匆,匆匆如锥,13年来,笔者在他乡弹指,岁月无情!我坚定正打倒黑暗的征途上上!那么言到这里,也请庐江在外地各界人士请擦亮您们身心和眼睛,念其所念奉献有真力,让热量爱心归到实处,不要被乡情乡音光环和“帽子”失去辨别判断力!这样一来,不仅把自己本意放置错了,还让庐江本土许多已经富裕和隐藏者在背地里讥笑!因此,各位庐江在外各位人士,奉献社会有更广天地空间方向,若您们听见看见本地富人们把为当地治理得多为富有,这才是庐江本土应该做的,而不是本土太多享受着同时,却吆喝着庐江在外各界人士捐款捐物投资等等,这样,您们不觉得可笑吗?岁月苍茫,笔者在此用个人切身告知社会各界,呼吁庐江在外各界要谨慎对待庐江乡情乡土中存在诸多阴影......是为记!

李尚锟草匆于京西一隅

注:还我青春与血汗!好儿女破黑暗成四方!

大地网,新浪,人民论坛等已刊发

正在读取...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热乎 热乎视频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