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老人2次再婚:房子到手后俩后老伴都变心了

家报记者 李永明

今年春节,陆晓雯是只身一人在哈尔滨陪着父亲度过的,地点,是哈市一家三甲医院的心内科病房。在医院里过年,陆晓雯很无奈,而看到病床上父亲痛苦的神情,她的心情更加沉重 ……

京城与女儿女婿同住惹不快

回哈誓要找老伴度余生

45 岁的陆晓雯是北京一家证券公司的业务主管,丈夫是一家投资公司的副总,在寸土寸金的京城,这对高收入夫妻在三环以内拥有两套价格不菲的住房。12 年前,陆晓雯的母亲因病去世,当时父亲陆长林刚退休没几年。孝顺的陆晓雯和丈夫商量后,把老人接到了北京一起生活。

陆晓雯告诉记者,父亲刚到北京时,和他们相处得很好,每天起大早去买早点,白天会把屋子收拾得一尘不染。而丈夫不忙时,也会陪父亲喝几杯,翁婿俩天南海北地一通神聊。不过,一家人平静的幸福生活很快被打破。2013 年,陆晓雯的公公陪着婆婆从浙江到北京看病,出院后老两口突然提出住在北京不走了。父亲和公婆同住一个屋檐下,看似和谐的大家庭很快因为生活琐事而跳出了不和谐的音符 ……

陆晓雯说,父亲性格开朗,好开玩笑,好喝酒,经常熬夜看电视,而公公性格稳重,不善言谈,生活极有规律,每天睡得很早。生活习惯迥然不同的两个人,住在一起难免都不自在,加之婆婆帮腔时语言尖刻,让父亲总觉得势单,在这个家里没有地位。2014 年春节前,因和婆婆吵了几句,父亲收拾了行李赌气回到了哈市。

" 我也找个老伴,要不生活没人管,吵架都没人帮!" 陆晓雯以为父亲临走前说的是一句玩笑话,哪知,父亲回哈后竟真的托人四处物色起老伴来。

为维系感情赠房给再婚老伴

可房子到手老伴突变心

2014 年 9 月的一天,陆晓雯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电话中,父亲兴冲冲地告诉她自己登记结婚了。当时陆晓雯刚刚生完二胎,无法参加婚礼,只好让丈夫给父亲汇了 5 万元钱以表心意。对于父亲再婚,陆晓雯其实是双手赞成的,毕竟自己不在身边时,父亲身边能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悉心照顾。

2015 年春节前,陆晓雯邀请父亲和继母徐某去了北京,并亲自开车陪着两位老人游玩了好几天,之后,又花钱给他们报了赴台的旅游团。陆晓雯回忆说,那几天父亲过得很开心,有继母徐某陪在身边,他总是一脸的幸福。陆晓雯真心希望这段姻缘能够天长地久,可她没有想到,第二年的 10 月,父亲竟然和徐某离了婚。她更没想到,为了维系这两年短暂的婚姻,父亲还背着她赠给了徐某一套房子。

那是一套 60 多平方米的住房,是陆晓雯 9 年前买给父亲的,离公园近,一直出租,每月可以让父亲得到 1500 元的房租。房租加上每月 3000 多元的退休金,让父亲的生活有了保障。除此之外,陆晓雯还会每隔一段时间给父亲汇些钱,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

在陆晓雯眼里,父亲根本不缺钱,即便找个没收入的老伴,日子也能舒服地过下去。可对徐某的情况,她却知之甚少,只了解她比父亲小 9 岁,是兰西县人,来哈之初是为了给打工的儿子一家看孩子。陆晓雯没想到,徐某看似朴实的外表背后,其实隐藏着很深的心机。后来,她从父亲支支吾吾的话语中听出了点儿门道——徐某总是闹情绪,抱怨说每天照顾人可什么也得不到 …… 最后,父亲同意把那套 60 多平方米的房子更名赠与了她。

陆晓雯说,父亲天真地以为,房子给了徐某,会让她感动,会彻底地拴住她的心。得到房子后,徐某的确一开始对他关心了许多,可并未持续多久,在一次争吵后对他的态度急转直下,天天找茬儿吵架。最终,父亲无法忍受了,妥协了,同意和她离了婚。

二次再婚分给对方一半房子

七个月后重蹈离婚覆辙

离婚的事儿,父亲并未第一时间告诉女儿陆晓雯。蒙在鼓里的陆晓雯以为父亲和徐某还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时,父亲陆长林已经悄然开始了一次又一次黄昏恋情,然而,没有一次是长久的。后来,陆晓雯知情后还劝说过父亲,没有合适的千万别凑合。

2017 年 10 月,在上海出差的陆晓雯接到了父亲从哈尔滨打来的电话,她也因此得知了父亲终于找到一位合适老伴的喜讯。

陆晓雯告诉记者,父亲第二次再婚是 2018 年 4 月,当时她身在美国又一次无法参加婚礼,其实,即便是在国内她也不愿参加。陆晓雯一直觉得父亲在再婚这件事儿上有些偏执,甚至有些 " 荒唐 ",所以,她也一直不想过分地干预。父亲曾给她发过新老伴王某的照片,说是 63 岁,但看上去更年轻些,也有些风韵。父亲向她历数了王某的种种好处——长得好看,会唱歌,厨艺也好。陆晓雯后来得知,她的第二任继母王某退休前当过幼儿园老师,丧偶后一直和儿子生活在一起。和徐某相比,陆晓雯觉得王某似乎更 " 靠谱 " 些。可后来发生的事儿,却证明陆晓雯的判断是错误的。

陆晓雯说,2018 年 11 月的一天,父亲打来电话,声音发颤几度哽咽:" 雯雯,爸又离了!" 两天后,陆晓雯回到了哈市,她是在医院里见到父亲的。就在前一天,父亲因心脏病发作被 120 送到了医院。趁父亲状态好时,陆晓雯试探着询问原委。可一问,父亲就哭了。父亲告诉她,几天前,因为钱的事儿他和王某闹了别扭,哪知,王某一气之下回了儿子家。第二天,王某给他打来电话说不想过了。他以为王某是一时之气,可没想到她动了真格的,还说不离就喝药自杀。最终,父亲只得同意离婚。陆晓雯发现,这次离婚,给父亲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办完手续当晚就病了。

当父亲终于调整好情绪讲述全部实情时,陆晓雯惊诧不已。父亲告诉她,和王某结婚前,王某就提出想在父亲现住房的产权证上加上她的名字,房子一人一半,要不然她没有 " 安全感 ",由于和王某结婚心切,父亲浑然忘了前车之鉴,竟然答应了,并办理了公证。哪知,房子变更没多久,两人的婚姻就风云突变,王某三番五次冲他要钱,说是借给儿子做买卖。父亲没有说最终自己给了王某多少钱,但一再说自己给不起了,这引起了王某的不满。于是,这段再婚生活维持了 7 个月后就夭折了。

也还是从父亲的嘴里,陆晓雯知道了父亲名下那套 60 平方米的房子早已给了徐某。一时间,陆晓雯看着父亲痛苦和懊恼的表情,不知说什么好 ……

回到北京没多久,陆晓雯又回到了哈市,因为春节前,父亲又一次住了院,发病的原因,是王某打电话提出分房子的事儿,她还说,不分房子,就按市值补偿她一定的房款。撂下电话,父亲就感到心脏特别的难受,于是,被邻居送到了医院。陆晓雯和王某通过一次电话,王某的态度很坚决,不分房不给钱就起诉到法院。陆晓雯也咨询了律师,因这套房还有已故母亲的份额,所以对于王某的说法她并不认可。

和王某打官司,陆晓雯说自己会替父亲进行,因为她觉得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父亲的精神已几近崩溃的边缘。几天前,陆晓雯已让丈夫把公婆安置在另一套房子里。她打算等事情处理完了,就带父亲回北京,竭尽所能为他营造一个幸福的晚年生活 ……

(文中人物为化名)

分享到:
责任编辑:倪林军 (FJ147)

评论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