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消防员回忆爆燃瞬间:腾起五六十米高蘑菇云

“当时我在火场南部,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山中腾起五六十米高的蘑菇云,以前只在电视上的爆炸场景中看过这种云。”3日下午,回忆四川凉山木里火灾的林火爆燃瞬间,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简称“西昌大队”)大队长张军说,浓烟在两三分钟后开始下沉,很快弥漫到整个火场,通讯设施全部失灵。

资料图 新华社

3月30日,凉山州木里县发生森林火灾。为防止火势蔓延到附近村镇,凉山扑火人员“逆行”进入原始森林扑火。3月31日下午,扑火行动中,受风力风向突变影响,突发林火爆燃。不幸遇难的30名扑火人员中,有26名来自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

张军和西昌大队队员们3日凌晨从木里火灾现场返回西昌驻地,他们身上橙色消防服上还能看到多处大火留下的黑色痕迹。张军回忆,爆燃后大火呈扇面式袭来,蔓延速度极快。对于这位从事消防工作十多年参与了上百次森林火灾扑救的“老兵”,这样的爆燃也是第一次遇见。

西昌大队四中队副班长赵茂亦所在的分队有10人,仅有他和另外3名队员逃出火场。“那是我人生最漫长的10秒,感觉就像经历了一个世纪。”赵茂亦回忆道,听到了爆裂声后,班长爬上一棵大树往下看,发现下面有烟,立即决定撤离,没想到短短几秒火就从山脚蔓延到了他们所在的沟口位置。

赵茂亦所在的小分队跑到一个山脊时,一棵直径约1米的横木倒在了他们面前,拦住去路。“我将前面的指导员推上横木,自己也用最后的力气爬了上去。”赵茂亦说,滚下山坡时他感到大火在自己背后燃烧,耳中全是风声和爆裂声。

赵茂亦和3名队友冲出火场后,大声呼喊队友的名字,却已听不到任何回应。“我最后看向火场时,看到了身后‘00后’小战士绝望的表情。”赵茂亦哭着说,虽然爆燃已经过去四天了,但他每天都会梦到队友伸出烧焦的手说,“班副,拉我一把”。

经此一役,回到驻地的赵茂亦对驻地外墙上“赴汤蹈火”的红色大字感受格外深刻。而经历过多次森林火灾救援的消防人员对此感受颇深。西昌大队四中队班长杨杰告诉记者,他参加了今年所有的扑火任务,唯独此次木里火灾没去。“从前线回来的队友说,我们活着的人一定要为在木里牺牲的兄弟完成未完成的事业。”

单人床上叠成“豆腐块”的棉被棱角分明、水房中悬挂在墙壁上的军绿色毛巾排成一条直线……虽然西昌大队有26名队员再也无法归队,但他们在驻地的房间还保持着此次森林火灾前的模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存放在衣柜里的队服被摘下了肩章。

中国应急管理体制改革后,西昌森林消防大队已退出现役,但大队还是按照军人惯例,将这26枚肩章交给他们悲痛的亲人。

此前报道

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2日下午召开新闻通气会,通报了木里森林火灾最新情况和牺牲人员善后工作进展。

应急协调工作领导小组介绍,2日当天,通过低空和地面人员全力扑救,整个火场明火已全部扑灭,火场已得到全面控制,现转入清理余火和探搜火场阶段。

这是在西昌市殡仪馆为牺牲的扑火人员敬献的鲜花和哈达(4月2日摄) 新华供图 摄: 张超群

“应急管理部南方航空护林总站派出5架直升机开展空中侦察、吊桶灭火作业。截至下午3时,5架直升机共飞行14架次,洒水22桶,约65吨。”凉山州安全生产监察执法支队支队长唐毅介绍,600余位地面扑救人员仍奋战在灭火一线,全面清理火点、烟点,配合直升机空中洒水作业,确保扑灭一段巩固一段,严防死灰复燃。

此次森林火灾造成27名森林消防队员和3名地方干部群众牺牲。2日凌晨1时20分,第一批转运的23具牺牲人员遗体已被护送至西昌市殡仪馆。除一具遗体尊重家属要求安置在木里县,其余6具遗体于2日20时左右送抵西昌。

通气会上介绍,有16名牺牲人员家属2日抵达西昌,公安人员已对首批转运的23位牺牲人员DNA分型检测完毕,并对7名先期抵达西昌的牺牲人员家属采集血样样本,进行实验室比对认定。

凉山州政府按照一名牺牲人员一个服务小组的要求成立专门工作组,抽调医护和心理辅导人员组成服务小组为牺牲人员家属提供全方位服务。凉山州政府副秘书长吉木子拉介绍,州政府和森林消防相关单位已为30名牺牲的救火英雄启动烈士申报程序。

目前,四川省人民政府依法成立了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调查组,将对此次火灾起火原因、救火过程、应急救援等工作依法调查,针对火灾过程中的爆燃等细节问题组织专家论证,相关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碧萱 (FJ15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