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届冬奥会吉祥物巡礼 动物形象占多数

北京时间9月17日,北京冬奥组委正式对外公布2022年冬奥会及冬残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雪容融”的形象,自1924年首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法国夏蒙尼市举办以来,这是近百年历史上第14个(组)冬奥会吉祥物,而冬残奥会吉祥物则是第9次登场亮相。

作为奥运会视觉形象系统与景观设计的重要元素,吉祥物可以以立体化的形象来展示东道主独特的地理特征、历史文化以及人文景观,同时传达奥林匹克理念。奥运史上首个吉祥物诞生于1968年、现代奥运会诞生72年之后的第10届法国格勒诺布尔冬奥会上,卡通雪人Schuss在法国东南部的阿尔卑斯山区开启了奥林匹克运动会吉祥物的先河。

Schuss有着夸张的硕大脑袋和细巧坚硬的身体,是一个意志坚强的小精灵,红红的脸上显露出运动的快乐。现如今,当年那个因法国奥委会官员沃迪尔一个创新之举而诞生的卡通滑雪小人已经年过半百,其“家族成员”也已经延续了十代有余。

在Schuss出生的那个年代,吉祥物在奥运会的舞台上还只属于自选动作,不过自1972年慕尼黑夏季奥运会开始,吉祥物便成为了各届奥组委的一个规定必选动作。1976年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举行的第12届冬奥会上,再次出现了吉祥物的身影,象征纯洁的奥地利雪人Schneemann某种程度上沿袭了其前辈舒斯的创意灵感。

1980年,冬奥会转战美国普莱西德湖,浣熊罗尼(Roni)成为新一任吉祥物。四年后的南斯拉夫萨拉热窝冬奥会,吉祥物同样是以哺乳动物为原型,曾长时间将狼作为其城市象征的萨拉热窝人最终选择了小狼Vucko作为吉祥物,寓意参赛运动员勇敢无畏的拼搏精神。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加拿大人改变了过往几代吉祥物的“独居”模式,首次在单届冬奥会上推出了两位吉祥物——北极熊Hidy和Howdy,它们身穿加拿大西部地区民间服装出双入对,表达着对世界各地人们的热情欢迎。

1992年,冬奥会再次回到吉祥物诞生的法国,在最后一届与夏季奥运会同年举行的冬奥会上,法国人再次向世人展示了他们的创意,由法国国旗的蓝白红三色组成、星星造型的“麦琪”成为奥运会历史上首个以非动物为原型的吉祥物。“麦琪”在法语当中有着神奇、幻觉以及魔力等意思,按照法国人自己的说法,麦琪是特意从太空星际来到地球参加此次冬季盛会。与此同时,1992年冬残奥会史上首次与冬奥会同年举办,以山为原型的吉祥物Alpy因此首次登上历史舞台。

1994年在挪威利勒哈默尔举行的第17届冬奥会史上首次与夏奥会错开两年举行,同时也第一次出现了人类形象的吉祥物。在挪威的一段历史传说中,王子“海康”和公主“克莉汀”帮助中世纪动荡的挪威实现了和平,因此当冬奥会来到挪威的时候,两个吉祥物便被命名为了Hakon和Kristin。随后的1998年日本长野和2002年美国盐湖城冬奥会上,吉祥物在创意原型上再次回归动物界,前者是四只分别叫做寸喜、能城、家喜和都木的小猫头鹰,这也是历届冬奥会吉祥物中数量最多的一次;而美国人则选择了雪靴兔、北美草原小狼以及美洲黑熊,而当年的冬残奥会吉祥物则是一只叫做“奥托”的水獭。

2006年的都灵冬奥会,意大利人以抽象化的手法创作出了冰娃娃“格利兹”和雪娃娃“内韦”作为吉祥物;冬残奥会吉祥物则为雪花阿斯特(Aster),它有着像雪花一样轻盈的体态,还有雪花般的颜色和结构,表现出残奥会的精神,使参与者的运动成就得到升华并超越其自身残疾。轻灵、动感的外形使它能够表现残奥会比赛项目中的各种动作。

都灵之后的加拿大温哥华、俄罗斯索契以及韩国平昌三届冬奥会吉祥物皆选择了动物为原型。2010年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上,酷爱滑雪的吉祥物“米加”的灵感来自逆戟鲸和白灵熊,爱好打冰球的“魁特奇”则是一位有着长胡子、戴着耳罩的北美大脚野人,同时温哥华冬奥会还有一位非官方吉祥物——被叫做“马科马科”的土拨鼠;出现在那年冬残奥会舞台上的则是“苏米”,它是一位长着雷鸟翅膀、会飞翔的动物守护神。

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吉祥物由投票选择产生,分别是手持滑板的雪豹、系着围巾的白熊以及能歌善舞的兔子,它们同时也代表着冬奥会领奖台上的三个位置。而2018年,韩国人则分别选择了白虎和亚洲黑熊作为冬奥会及冬残奥会吉祥物。

随着“冰墩墩”和“雪容融”的发布,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及冬残奥会的形象和概念被进一步具象化,也让我们对三年后的盛会有了更进一步的期待。

分享到:
责任编辑:颜亚昀 (FJ017)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