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2月被骗250万 暖男“杀猪”有教材:陌陌 珍爱网等是灾区

近日,新华社、中国宁波网等媒体报道称,公安系统公布了一批已破获的网络交友赌博(投资)类电信诈骗(俗称“杀猪盘”诈骗)案例。公安部方面称,当前“杀猪盘”诈骗已成为令群众损失最大、危害最突出的案类。今年1月至8月,“杀猪盘”诈骗共造成群众损失38.8亿元,占全国总损失的21.3%,其个案平均损失18.1万元,是其他案件平均损失的4.8倍。

公开资料显示,“杀猪盘”源自黑产业内“黑话”,是指诈骗人员与受骗对象建立起亲密联系、摸清底细后,以投资名义,拉拢受害人参与在线赌博、购买彩票、投资等,诈骗人员背后做庄,骗取巨额钱财。建立亲密联系的过程为“养猪”,实施诈骗的过程为“杀猪”。

“杀猪盘”受害者小亦(化名)告知时间财经的数据,应证了以上说法。小亦介绍,其所在的一个“杀猪盘”受害者群,今年5、6、7三个月进人最多。目前该群人数已经达到1700多人,该群受害者损失金额共计约达到3.8亿元。

小亦本人也是在从今年5月末到7月中旬期间,共计被“杀猪盘”骗子骗走了250.79万元。但在“杀猪盘”受害者群里面,她并不是被骗最多的,还有人被骗290万元、500万元。

为何今年“杀猪盘”诈骗频发,且能屡屡得手?只是受害者社会经验不足、防范意识太差导致被骗?“杀猪盘”诈骗者都使用了什么手段?

套路

“很多人认为,我们这些人就是因为傻所以被骗”,小亦苦笑道,“但当时恋爱的感觉真的很真实,我很难不相信他。”

小亦家住某新一线城市。被骗之前,她说不上大富大贵,但也算衣食无忧,支付宝有零钱,股票里有闲钱可理财,名下有一套位于市中心附近的140平米房子。

5月底,小亦在某社交平台上遇到了正在找对象的陈凡(化名)。虽然两人不在同一个城市,但陈凡一开始就告诉小亦,他随时会去小亦所在的城市,跟她见面。陈凡提及最多的一个日期是7月20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陈凡每天跟小亦聊天,通过很多细节对小亦嘘寒问暖,表现得十分暖男。

“其实现在很多女孩儿从小在情感上有所缺失。很多是原生家庭不幸福导致的,比如父母离婚、早逝、争吵之类的。而且一些女孩儿感情生活也不是那么顺利,一旦生活中出现这么一个特别关心、关注你的人,很难不被感动。那些细微的、无处不在的感动,很真实。”小亦说。

“感动”“真实”,是小亦在陈述过程中反复提及的两个词。

即使是陈凡让小亦去做“投资”的理由,都那么“贴心”。陈凡称自己经济条件好于小亦,如果未来两个人要在一起,小亦最好赶紧靠投资之类的挣点钱,提升下经济实力,这样以后可以更好地融入陈凡的家族。

在陈凡的怂恿和引导之下,小亦下载了一个名为“乐彩”的博彩APP(现更名为“天元集团”),不断往里面充值、买彩票。开始,小亦小赚了几笔。后来现金不够,陈凡又怂恿小亦去网贷;网贷贷到30多万,再也贷不出来了,陈凡就让小亦将名下价值340万元的房子抵押出去贷款。前前后后,小亦一共在乐彩上花了250.79万元。

一直到7月10日,小亦被母亲拉去报警的时候,她还在盘算着是不是要把父亲名下的房子也抵押了,去乐彩充值。之后,在民警的反复劝说之下,小亦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中了“杀猪盘”。

此后,小亦不得不以275万元贱卖了房子来平贷款。同时,在对“杀猪盘”的研究中,小亦发现,陈凡极有可能在跟她的“交往”中,使用了“PUA”。

公开资料显示,PUA(Pick-upArtist)原意为“搭讪艺术家”,原指男性通过学习实践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行为,后泛指会吸引异性、让异性着迷的人及其相关行为。近年来,PUA变味为在网上学习交流如何榨取女性、歧视女性、物化女性。PUA还跟一些犯罪行为联系到了一起。

2018年5月,一个名为“享妞军团”的PUA组织被《中国妇女报》等媒体曝光。享妞军团的PUA课程以“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为卖点,兜售“五步陷阱情感操控术”。该组织不仅教授骗财骗色技巧,甚至为达到情感操控目的,不惜鼓励女生自杀。

今年5月初,江苏网警通报称,成功查处全国首例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的行政案件。该案件中,违法行为人徐某通过开设“极恶联盟”网站,售卖共计2000G网盘容量的PUA教程,内容也是以“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为卖点。除网站兜售外,徐某还建立了微信群和QQ群,故意向购买者传授实施包括骗取女性钱财、故意伤害女性身体、诱导女性自杀等所谓的经验、技能。

中青网报道称,反不良PUA公益组织“小红帽”的负责人孔唯唯表示,到今年6月为止,向小红帽求助的PUA受害女性已超过350例。

另一位“杀猪盘”受害者小羽(化名)向时间财经表示,自己已经在诈骗者引导下在一个叫“聚信娱乐”(也称“聚龙国际”)的网络彩票APP上亏了36万元。最开始小羽赚了一些,账户上显示有钱,就是取不出来。对方一直骗他投更多钱进去。小羽介绍,“杀猪盘”诈骗者在与目标对象“交往”时,是根据“剧本”走的。骗小羽的诈骗团伙几人分工明确,分别扮演不同角色,套路很多,一环扣一环,一步步骗取他的信任。

时间财经还发现,此前,“杀猪盘”诈骗者主要集中在珍爱网、世纪佳缘等婚恋网站上,但现在,大部分的陌生人社交平台如陌陌、探探、SOUL、Blued等,也都成为“杀猪盘”诈骗者的狩猎场。

谁是诈骗者?

“演技”精湛的“杀猪盘”诈骗者,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新华网等媒体报道称,参与过跨境“杀猪盘”侦破的刑警周深说,“杀猪盘”在2016年以前就有,2018年开始泛滥。该类“杀猪盘”诈骗者多身处东南亚,所以又被称为“东南亚杀猪盘”。

由警方指导的反诈骗自媒体“终结诈骗”8月报道称,其卧底发回的东南亚杀猪盘一手内部运作资料显示,执行“杀猪盘”诈骗的人,也是被东南亚诈骗集团以高薪工作骗到东南亚去的中国人。

这些人被东南亚诈骗集团收走护照、身份证,并被威胁要离开就要支付高昂违约金,不得已留下来继续工作。这些人白天工作被严格监管,晚上睡觉也要接受随时检查。他们会因为一点小错误,轻则被罚款、重则被人狂揍乃至毁尸灭迹。

开始“工作”之前,公司安排讲师给这些人做培训,教他们如何和人谈感情,再拉人做“投资”、买彩票、参与线上赌博,让“客户”乖乖转钱。培训师很专业,还专门做了精美的PPT,从如何包装自己、到如何聊天、切入、钓大,再到如何说服客户销毁证据、不要报警,都有详细的介绍。

该讲师称,平均每隔一到三个月都会“杀”一轮“猪”,公司少则盈利上千万,多则上亿。

开始“工作”后,该卧底最初因为经验不足而露出马脚,被目标对象识破,导致业绩较差。但做了几个星期以后,该卧底逐渐掌握住了一些套路。比如,要想提高“杀猪”的成功率,还要与公司的技术组保持密切沟通。比如有些“客户”喜欢赌博,为了让他们相信赌博网站是正规的,就需要技术组在后台配合,比如给自己使用的虚拟号充几十万上百万,可以给“客户”证明自己赚了很多。

该卧底后来每个月都能拿到不菲的提成。其举例称,他经手的一个“客户”,在其“调教”之下,乖乖在彩票网站上投注了30多万元,积蓄花光之后,后来又贷款40多万元。

而该卧底的同事们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泯灭了人性,甚至互相攀比谁更狠毒,谁让受害人“死”得更惨。比如,有一位同事骗了一个女孩所有的家产之后,女孩苦苦哀求他把投资的钱退回来,他却逼着这个女孩去卖掉自己的孩子,或者出去卖身。

该卧底的遭遇并非个案。今年4月,中国新闻网报道称,中国驻柬大使馆在官网发布提醒称,近期不少中国公民受骗到柬埔寨西哈努克(亦称西港)、柬泰边境城市波贝、柬越边境城市巴域(木牌)等地从事网络博彩工作,遭遇经济纠纷、证件被扣、非法拘禁甚至人身伤害等问题,提醒赴柬中国公民通过正规渠道来柬工作,不要参与和从事赌博或网络博彩等可能危及自身安全的活动。

提醒称,驻柬使馆近年已多次发布公告,提醒在柬中国公民谨防涉赌陷阱,保护自身合法权益,警惕虚假招聘信息,避免上当受骗。

该提醒还称,柬埔寨网络博彩公司一般通过互联网网站、微信朋友圈或朋友介绍等方式进行招聘,招聘时打着网络游戏公司的幌子,以招聘公司人事、打字员、销售、游戏推广、客服等名义发布虚假招聘信息。招聘门槛极低,一般针对会电脑操作、社会经验欠缺的青年男女,允诺每月数千近万元报酬并提供免费往返机票、免费办理入境签证以及免费食宿等优厚待遇,诱骗到柬从事网络博彩工作。

整治

公开资料显示,“杀猪盘”诈骗者之所以“寄生”于东南亚,是因为在线博彩等业务在东南亚某些国家的合法性及快速增长。

8月20日,环球网报道称,菲律宾的大量离岸博彩运营商(POGO)非法招募雇用中国公民,主要目标客户也是中国公民,近期在菲律宾引发诸多争议。离岸博彩目前是菲律宾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雇用了超过35万人,其中包括约10万外国人,主要是中国籍工人。

彭博社8月19日报道称,柬埔寨方面已经成立专门小组全面整顿博彩行业,取缔没有牌照的非法赌场,停止发放网络赌博的牌照。菲律宾娱乐博彩公司8月19日也宣布,将停止向离岸博彩运营商发放新的许可证。

整治的效果已经显现。澎湃新闻报道称,8月28日,2架从柬埔寨金边起飞的中国民航包机降落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150名涉嫌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被重庆警方押解回国。该团伙作案窝点位于柬埔寨境内的西哈努克港,以“杀猪盘”手法大肆进行诈骗,多达上万人受害,遍及国内28个省份涉案金额近亿元。(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

分享到:
责任编辑:翟建波 (FJ013)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