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春和景明 医者六趣

郎景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名誉主任。集医学家、作家、科学家三栖于一身,一手拿解剖刀,根除病魔毒瘤,一手握犀利笔,点画真假美丑。在从医中,将仁术、技术与艺术结成一体,在为文中,将人学、科学和哲学融汇贯通。而郎大夫的特长,远不止于此。

收藏之趣

郎大夫最初收集铃铛起源于1984年的夏天,在挪威奥斯陆做访问学者的他,吃过晚饭后无意中路过一户人家,看到女主人从屋里走出来叫老伴吃饭,因为不忍高声呼喊,便拿下屋檐上的铃铛轻轻摇晃,老伴听到后便微笑着放下手中的工具用餐去了。于是这般美好的景象仿佛让郎大夫置身于安徒生的童话里,具有召唤寓意的铃声也令他难以忘怀。这,就是他收集铃铛的开始,35年后,郎大夫,坐拥铃铛4000有余。

作诗之趣

郎大夫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作家协会的成员,从当医生起,他就一直在记录行医的故事,著有《一个医生的故事》《一个医生的非医学词典》《一个医生的哲学》《一个医生的医道》等10余部医学人文书籍,这是其中的一本,《一个医生的诗书》。

《铃赋》

铃是指引

铃是召唤

铃是祈福

铃是吉祥

铃有神魂

铃传声响

铃富质量

铃现形象

——选自《一个医生的诗书》

《人格》

不大不小,不远不近

不深不浅,不清不浊

不冷不热,不卑不亢

不美不丑,不高不低

不精不愚,不露不藏

——选自《一个医生的诗书》

泼墨之趣

郎大夫喜欢写字画画,所到之处皆可见其“大作”。

郎大夫从小写毛笔字,父亲经常耳提面命,姿势坐正,才能把字写正。这后来成了郎大夫的一句名言“坐正,做正”。

处事之趣

有一次,郎大夫和妻子在天坛公园买了一个价格极好的“画缸”,却苦于无法把缸用自行车驮回去,只好等着妻子把自行车骑回家再打的来接。等候的空闲,郎大夫突发奇想,把缸扣在自行车的车座,自己则坐在车后座“抱缸前行”。当时正值假日,路上行人如织,看郎大夫的玩法煞是奇异,疑是马戏团退休工人在回忆逝去的时光,特别是走到十字路口还有人啧啧称奇“这老头玩什么把式呢?”。等郎大夫骑到东单,妻子华大夫刚出胡同口,见此情景,不知是嗔怪,还是赞许“多危险!谁说院士没有发明创造”,郎大夫还口道“你来试试!”

还有一次,郎大夫去参加美国妇科腹腔镜医师协会学术年会。威廉斯堡的饭店建筑典雅,周围景色宜人。郎大夫会议中走到外面,但见一片开阔,绿草如茵,修葺精致,又有山坡、沙丘、水潭,空旷无人,赏心悦目。郎大夫禁不住信步流连,高声呼喊。

忽见远处一男子拿一长竿,一少年像“跟屁虫”背个桶子尾随其后。只见那男子扬起长竿将一“乒乓球”打了过来,球有如天降一般落在郎大夫脚前。郎大夫心里好不欢喜,遂欲捡球扔回,只听他俩“don't,don't”,一脸苦笑。想做好事助人,竟被喊停?郎大夫后来才得知那是高尔夫球。闹了笑话。

行医之趣

相比60岁正常退休,郎大夫的退休年限已经延迟了19年。79岁的他仍然依照多年习惯,每天7点10分从位于协和宿舍楼出发,走路10多分钟到协和开始一天的工作。

郎大夫在书中写到“一个医生应该透视病人的心灵,体察他们的痛苦与焦虑,理解他们的意愿和要求,解决他们的困惑和无助。我一生只会做一件事,关于病与病的消除,而且是关于妇女的。”

管理之趣

郎大夫曾在《团队》一文中写到,“团队是完成任何事情的基础和保证,团队要有人,团队要有精神”。对于科室管理的几个“准则”,郎大夫提倡“垂拱而治论”(意为自觉、自律),“400米跑道论”(鼓励多竞争少碰撞),“大树小树森林论”(大树剪枝、小树成材、形成森林)。同时补充“三手论”,即对老者要尊重,要搀扶着手;对后生要爱护,要提携着手;对同龄要团结,要牵挽着手。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杨天娇 (FZ014)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