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灯影下的匠人之心,韩迟:25年两代人抢救皮影戏

昨天(周日)下午,韩非子剧社举办新闻发布会,由该剧社根据哈尔滨双城经典折子戏创排的影偶剧《水漫金山》将于8月12日到13日登陆国家话剧院小剧场。有着25年历史的韩非子剧社最早由导演韩迟父亲出资创立,目的是抢救恢复哈尔滨双城皮影戏。韩迟为了完成父亲心愿,放弃学业,经过多年入不敷出的艰苦努力,终让剧社成为一支跨界京剧、木偶、皮影的,从北京一路演到欧洲的民营皮影剧团。

1991年结缘皮影戏

“我在黑龙江双城市,家里没有任何亲戚做和皮影有关的工作,”韩迟说,“家里经商,经济条件不错,爸爸在报社做文化编辑。偶然的机会,爸爸报道了双城皮影老艺人的演出,从此他就爱上了皮影。双城皮影是中国皮影艺术的重要流派,我爸爸从1991年开始出钱养了一个皮影班,1992年剧社成立,即后来的韩非子皮影剧社。”韩非子,是韩迟父亲的笔名,韩迟来北京后又将剧社名字简化为“韩非子剧社”。

1992年,韩迟16岁,弟弟韩星14岁,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也会从事皮影艺术。

1992年,韩迟父亲得知文化部举办全国文艺院团展演,便贸然给文化部写信,请求参加展演。父亲以这样大胆的方式为剧社争取到了第一次进京演出的机会。在此次展演中,唐山皮影剧团等皮影名团云集一堂,16岁的韩迟拜当时唐山皮影剧团团长齐用衡为师,从此踏上皮影艺术之路。

中断学业成了北漂

从1992年到1998年,韩迟父亲为发展剧社,先后投入了100多万元。韩迟和弟弟韩星在上学之余跟着老艺人学皮影,还跟着齐用衡老师学艺、演出。但他俩没想过要从事皮影艺术,韩迟的大学念的也是设计专业。

1998年,父亲的惊人决定改变了他们的命运。“1998年,中央电视台要给我们皮影剧社的老艺人做一期节目,父亲第二次带着老艺人们进京,我、弟弟和妈妈也跟着来了。等录完节目,爸爸突然对我和弟弟说,我把你们留在北京,做传统文化在北京发展才有希望。我和弟弟都傻眼了,那时候皮影艺术一片萧条,更何况我的设计专业也还没有读完。可是爸爸说,你不需要文凭,你要的是水平。”姐弟二人就这样毫无准备地成了北漂。

京剧和皮影艺术融为一体的《灯官油流鬼》受到了欧洲观众的欢迎

幼儿园出演只有100元

留京后,齐用衡老师将他们拜托给中国木偶艺术剧院的何玉琴老师。在何老师的帮助下,韩迟韩星走入木偶剧院,目睹国家顶级院团的排练演出。她才知道自己的剧社还是个草台班子,这让她感到了绝望。也是这份绝望,推动她和弟弟开始学习木偶艺术。皮影和木偶是姊妹艺术,这为韩非子剧社日后的独特创作奠定了基础。

那时,韩迟韩星听说,有的幼儿园会给孩子请演出团体。“刚开始联系,各种受挫,很多幼儿园会让孩子看国家院团的戏,对我们的剧社各种冷嘲热讽。后来我们干脆不跟人家谈价钱,演完觉得好就给钱,觉得不好就不给钱。我们演出一场,只要100块钱,200块钱。”

放弃韩国演出回北京

韩迟慢慢积累起一些幼儿园的关系。2003年“非典”来袭,好几十场演出全部取消。剧社入不敷出,东北带来的老艺人和其他演员都回去了。不得已,姐弟二人靠父亲朋友的介绍,去韩国演出。

剧社在韩国的演出非常成功,朋友建议他们留在韩国发展。可到了韩国没多久,韩迟便反悔了。“有人说在国内搞皮影看不到希望,可我们要是走了,那之前五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我们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

韩迟告诉弟弟,再给自己三年时间,三年后剧社没有起色就转行找工作。回到了北京,他们继续在绝望和迷茫中摸索。

带原创剧目欧洲巡演

2005年,韩迟认识了一个名叫旦梅的法国留学生。旦梅想学习中国皮影艺术,她学戏剧导演出身。韩迟建议旦梅跟她一起排个戏,选定改编京剧《铡判官》。韩迟请父亲写剧本,把流油鬼这个小人物提到了主角的位置上。2006年,戏还未排,旦梅回了法国,从此两人开始了邮件联络。“从2006年到2009年首演前,我们通了几千封邮件。”

将京剧和皮影艺术融为一体的《灯官油流鬼》,参加了2009年中法文化交流之春的演出。该剧在朝阳九个剧场演出四场,场场爆满。“演出结束后,拆台时,我坐在地上,想想四年来的努力和半年的紧张工作,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2011年,在旦梅的邀请和帮助下,剧社赴欧洲巡演。《灯官油流鬼》受到了欧洲观众的欢迎。2014年,《灯官油流鬼》入选北京市优秀剧目展演。因为对皮影戏的传承与保护,2008年韩迟被选为奥运火炬手。

全国调研进行活态传承

如今,韩迟靠多元化发展维持剧社的生存。为国家话剧院的话剧《蝴蝶》制作过偶,为赵淼的《罗刹国》制作过皮影。韩迟自己还为一些大型商业活动做设计。维持剧社生存之余,她把盈余投入了新的项目创作和全国皮影戏调研当中。此次,韩非子剧社推出的新剧《水漫金山》便是调研的成果之一。

“《水漫金山》是双城很有代表性的小折子戏。”韩迟说:“2016年我把双城的老艺人请到了北京,文联剧场提供了场地支持,让我们能对双城皮影进行原生态呈现。我要把当下皮影老艺人的现状调研一遍,把他们演出的经典剧目记录下来。我还想找一些年轻的主创团队,对这些经典进行重新排演。黑龙江、甘肃、陕西、湘潭等选出不同流派的皮影我都会去调研,我会按照不同流派给他们拍纪录片、出书,我们调研回来要做活态的传承和研究。”信报记者王菲

分享到: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