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书治要》:周文王的仁爱之心泽及枯骨的故事

*节选自《群书治要360》讲记第二十六集*

文王的仁爱之心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在《群书治要.新序》中记载:周文王有一次建造灵台,到修建池沼的时候,挖地的时候挖出了死人的骨头,有关的官员就把这件事报告给文王,文王说要给他改葬。官员就说那是无主的尸骨,找不到他的主人了。文王怎么说的呢?文王说:「有天下者,天下之主也;有一国者,一国之主也。寡人固其主,又安求主?」意思是说,拥有天下的人,那就是天下的主人;拥有一个国家的人,就是一国的主人。寡人本来就是他的主人,你还到哪儿去找他的主人?于是他就命令那位官员备办棺木寿衣给这个尸骨改葬。

天下的人听到这件事,都说:「文王贤矣,泽及朽骨,又况于人乎?」文王真是一位贤君,连朽骨都能够受到他的恩泽,更何况是人!所以《新序》评论道,有人得到珍宝,但是给国家带来了灾难;文王得到枯骨,却以此表明他仁爱的诚心,因此天下的人纷纷地归向,这就是文王他的仁爱之心,甚至是延及到朽骨之上。正是因为他有这种仁爱之心,所以当时天下归心,大家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也愿意来找他来评理。

譬如说当时有虞芮两国的国君,因为田地的边界产生了纷争,很久都不能够解决,于是他们就相约到西伯昌那里去评理。当时的文王就是在当西伯侯。结果到了西伯治理的国境,看到耕田的人都是互相让田畔,行路的人是互相让路;到了城市里,看到男女分开走路,男女别途,年轻人主动帮助、服务老年人,所以看不到头发斑白的老年人自己负重行走;到了朝廷里,又看到被任命为士、大夫的人,譬如说士人要提升为大夫,大夫要提升为卿的时候,他们都纷纷地礼让,推荐同僚之中更加贤德的人来担当。

这两国的国君亲眼目睹了这些和睦礼让的事情,非常地感动,就生起了惭愧之心,于是就对彼此说,我们惶惶不安地为了追求利益而起了纷争,这实在是小人的行为,小人怎么可以践踏君子所治理的朝廷呢?于是他们再不好意思去找西伯评理了,而且都坚持把自己所争的田产让给对方。结果让来让去,谁也不愿接受,最后就把所争的田产让为闲田。

所以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正如师父上人经常讲的,夏商周三朝的统一不是靠军事,不是靠经济,也不是靠政治,它靠的是文化,是文化上的统一。

*内容来源《群书治要》学习网*

正體

文王的仁愛之心達到了什麼樣的程度?在《群書治要.新序》中記載:周文王有一次建造靈台,到修建池沼的時候,挖地的時候挖出了死人的骨頭,有關的官員就把這件事報告給文王,文王說要給他改葬。官員就說那是無主的屍骨,找不到他的主人了。文王怎麼說的呢?文王說:「有天下者,天下之主也;有一國者,一國之主也。寡人固其主,又安求主?」意思是說,擁有天下的人,那就是天下的主人;擁有一個國家的人,就是一國的主人。寡人本來就是他的主人,你還到哪兒去找他的主人?於是他就命令那位官員備辦棺木壽衣給這個屍骨改葬。

天下的人聽到這件事,都說:「文王賢矣,澤及朽骨,又況於人乎?」文王真是一位賢君,連朽骨都能夠受到他的恩澤,更何況是人!所以《新序》評論道,有人得到珍寶,但是給國家帶來了災難;文王得到枯骨,卻以此表明他仁愛的誠心,因此天下的人紛紛地歸向,這就是文王他的仁愛之心,甚至是延及到朽骨之上。正是因為他有這種仁愛之心,所以當時天下歸心,大家遇到什麼事情的時候,也願意來找他來評理。

譬如說當時有虞芮兩國的國君,因為田地的邊界產生了紛爭,很久都不能夠解決,於是他們就相約到西伯昌那裡去評理。當時的文王就是在當西伯侯。結果到了西伯治理的國境,看到耕田的人都是互相讓田畔,行路的人是互相讓路;到了城市裡,看到男女分開走路,男女別途,年輕人主動幫助、服務老年人,所以看不到頭髮斑白的老年人自己負重行走;到了朝廷裡,又看到被任命為士、大夫的人,譬如說士人要提升為大夫,大夫要提升為卿的時候,他們都紛紛地禮讓,推薦同僚之中更加賢德的人來擔當。

這兩國的國君親眼目睹了這些和睦禮讓的事情,非常地感動,就生起了慚愧之心,於是就對彼此說,我們惶惶不安地為了追求利益而起了紛爭,這實在是小人的行為,小人怎麼可以踐踏君子所治理的朝廷呢?於是他們再不好意思去找西伯評理了,而且都堅持把自己所爭的田產讓給對方。結果讓來讓去,誰也不願接受,最後就把所爭的田產讓為閒田。

所以我們從這裡可以看到,正如師父上人經常講的,夏商周三朝的統一不是靠軍事,不是靠經濟,也不是靠政治,它靠的是文化,是文化上的統一。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