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书“灰幕”?郑渊洁炮轰2700万校园出版潜规则还是另有玄机

让学校更“干净”一些。

近日,“童话大王”郑渊洁发文揭露大星文化、作家榜经典文库发布的第13届作家榜,部分童书作家销量存在“猫腻”,即通过进校园推销获得高版税收入。

在今年新添加的“童书作家榜”中,排名前三的作家分别为杨红樱、北猫和曹文轩,郑渊洁未在榜。郑渊洁发文尤其将炮火指向童书大奖“安徒生奖”的获得者、北大教授曹文轩。质疑:“这2700万元中,有多少是曹文轩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兜售童书所得呢?”

郑渊洁还表示,中国童书销售泡沫极大,且多有“校园卖书”的情况,因而自己主动退出榜单评选。

时间财经通过21世纪出版社、童趣出版社等知名少儿出版社官网发现,基本上都有“作家进校园”的活动。活动形式大致相同:出版社邀请作家通过讲座的形式走进校园,至于是否讲座通过讲座售卖图书都没有提及。

(图片来源:21世纪出版社集团官网《著名作家杨志军带你走进别样生活》)

时间财经通过微博联系到了一位学生家长刘女士,她表示,我们家孩子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到现在六年级,基本上学校每年都有签售活动,我感觉对孩子没啥好处,孩子对这些作家极其崇拜,甚至悄悄培育孩子追星的概念。

更有网友表示,“学校不再是洁净的教书育人之地,倒成为了充满商机的最佳市场。”

一名曾在某出版商任职的编辑张先生(化名)对时间财经表示,这种作家校园卖书的现象很普遍。在之前国家没有明确规定之前,这种现象更为严重。作家进校园通过开讲座签售是童书销售管用的伎俩,现在北京管得严,出版社进校园是比较困难的,除非校方主动邀请,在其他地区现在还普遍存在。

合谋?

郑渊洁此次将批判的矛头直指“进校园卖书”,这就牵扯出了出版社、作家与学校三者之间微妙的关系。

根据郑渊洁在微博上传一份今年3月温州城市书展期间,温州某实验小学曹文轩讲座前夕,发给学生的一份曹文轩在校售童书的征订单,征订单上有曹文轩的作品名称、售价、适合阅读年龄等内容。

在征订单温馨提醒一栏显示,邀请这样知名的作家进校园面对面,温州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当天有意愿与作家交流、签名的孩子,需提前买曹文轩的书。图书征订有指定地点与出版社:温州书城、天天出版社,图书没有折扣,需要学生正价购买。

(温州某实验小学征订单)

郑渊洁直言,“有一些童书作者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和“违法到中小学卖书的童书作者出现在一个“童书榜”单上,这对我是奇耻大辱”。

这不是郑渊洁第一次控诉有关作家“到中小学打着讲课的幌子卖书”一事,早在2014年,郑渊洁对媒体公开表示,呼吁教育部门能制止作家进入校园兜售童书,同时为更多的作家进入校园讲课创造条件;呼吁作家不再去校园销售作品,给孩子自由选择图书机会,“亵渎读者的作家,不是作家,是作假。”他说。

前述编辑张先生表示,“出版社一般会通过当地书城去寻找合适的学校,通过当地的书城去跟学校谈,在谈的过程中是否有利益往来,这个就很难说了。”

据第一财经报道,作家进校园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在新华书店资源广的地方,学校如果有需求会和当地新华书店联系,新华书店再通过出版社请作家。如果作家可以去,就提前把书卖给孩子,作家讲课结束后再签字。二是在部分新华书店营销不很给力的地方,学校就和书商合作,再通过出版社请作家。

时间财经还发现,有些学校在刻意推广一些作家的作品供学生阅读。吉林省辽源市某小学的一位家长对时间财经表示,家里孩子上小学三年级,在布置假期作业时候,老师推荐要买的书,并强制写读后感,这些书大多是曹文轩,之后,还要填写书里附带的读书卡,然后学校将其回收。

“多读书是好事,我更想看到推荐书是多元化的,老师推荐并不规范,我也怀疑是不是真的有合作。”这位家长描述。

在郑渊洁代表作《皮皮鲁送你100条命》里写过这样一句话,“最大的阅读安全是自己主动找自己喜欢的书阅读”。有网友就在微博下面留言:孩子喜欢读什么书完全应该自主选择,家长再协助指导购买,“不喜欢学校千篇一律的所谓指导购买,完全不考虑孩子的个体差异和选择取向。”

违规

郑渊洁的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更是引发大众对于整个图书行业、教育体系以及名家群体的讨论。

“作家榜”创始人、大星文化董事长吴怀尧对媒体表示,“郑渊洁确实和我们有过深度沟通。我注意到童书作家榜发布后,引发网友大规模热议,甚至有人提出‘童话大王过气了’、‘作家榜封杀郑渊洁’,这些猜测与事实不符。如果非要说封杀,那也是郑渊洁先生主动要求被封杀。真实原因他在个人微博中已经讲明,至于他与曹文轩数十年的私人恩怨,我非当事人,不方便置评。”

至于郑渊洁提出的“中国的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的相关情况,吴怀尧也承认情况属实:作家进校园签售,并非局限在童书作家,据他了解,很多作家都去过学校签售,有些作家甚至常年累月跑学校。“至于这种行为是否妥当,关键要看是否有事实上的违法行为。如果合法合规合情合理,孩子有机会接触作家,我认为多多益善”

2015年8月,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和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印发的《中小学教辅材料管理办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进入学校宣传、推荐和推销任何教辅材料”。

针对各类“进校园”活动,教育部门已开始进行严格的规定。去年10月11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严禁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校和幼儿园的紧急通知》,要求全国各地教育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坚决禁止任何形式的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和幼儿园。

北京市中兆律师事务所律师尚文勇表示,郑渊洁炮轰的“讲座售书”因为存在物品交易,且在售书过程中存在较大的经济利益,因此其行为无论怎么包装,都应当认定是商业营销。退一步说,就算学校是在不谋利的前提下,允许或协助商家向学生进行推销,也应该是被禁止的,因为中小学校的商业活动存在着严格的限制条件。

媒体人任然认为,学校培养学生阅读兴趣,开展儿童作家进校园等活动,无可厚非。但若让这类操作在校园大行其道,不仅可能会令一些质量不佳的图书走“捷径”收割市场,造成“劣币驱逐良币”,也会加剧家长和学生的负担,同时将学校或老师拖入“不当谋利”的漩涡之中。(北京时间财经 李洪力)

分享到:
责任编辑:时间财经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