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发声倡导“美好生活”,996两种说法中马云到底怎么想

刘强东用了25个感叹号。

电影《穿prada的女王》经典台词,当你的生活岌岌可危的时候,说明你的工作步入正轨了。当你的个人生活化为乌有时,就说明你要晋升了。

996事情缘起于3月26日,一名程序员建立了一家叫做“996.ICU”的网站。吐槽每周最低72小时的工作制。

时间财经查询“996.icu”网站,在这个网站上,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所知道的996工作制或者是存在违法加班的公司匿名公布,并附上证据链接,由此衍生出一张“程序员找工作黑名单”。随即又生出了与之相对应的良知企业“855白名单”,程序员之间的吐槽比如“十年生死两茫茫,写程序,到天亮。”996网站更像是程序员之间互助的松散的机构组织。

截图来自于996网站

996对身体和精神的危害,程序员们打算创作一幅讽刺动漫。996网站上的热帖称,996能在极短时间内毁灭一个人,肉体上包括不限于颈椎病,猝死,尿酸高,肝病,肾病;精神上包括不限于焦虑抑郁,无法陪伴家人,最终跳楼;呼吁那些程序员们,由于不错的薪水,有的人仍然抱有幻想,自己积累了资本就跑路,但是要打碎他们的幻想,因为根本撑不到那时候。

而在程序员们去为自身利益呐喊的时候,马云和刘强东两位产业大佬在“996”事情上的答案却惊人的一致。马云表示,即使预想会有人批评他展示资本家的“獠牙面目”。但是他仍然认为,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并反问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怎么能够实现想要的成功,自己很幸运,没有后悔12x12,从没有改变过自己这一点。

刘强东则在朋友圈用25个感叹号更新了“地板闹钟的故事”,称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者996,但是每一个京东人都必须具备拼搏精神。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马云曾经参加一个韩国KBS节目时的视频,节目中马云表示后悔忙于工作没时间陪家人,如果有来生他绝对不会这样生活。

马云的2段发言貌似难以自圆其说?

不仅仅是马云、刘强东,世界大历史报道,钉钉CEO质问员工:“不知道你们每天10点(晚上)前回家干嘛,回家有什么事情吗?不到1点都不合格!”

去年,某任职于国企的顺风车司机向时间财经吐槽,自己每天下班之后晚上11点再到位于亦庄的京东去接男朋友,整栋大楼仍旧是灯火通明。最难打车的地方不在夜生活和外企活跃的东边,而在科技和互联网公司密集的中关村地区,从晚上9点半(通常互联网公司9.30之后可以报销打车费)开始到12点半,那片根本叫不到车,有时候需要加上百的调度费才有车愿意过来接活。

当然,也有不赞成996的。在马云,刘强东等谈论996的必要性的时候,人民日报给予了有力的回击,倡导人民需要在工作之余获得更多价值、发现兴趣、陪伴家人、寻找意义。

截图来自于人民日报微博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段兆琪律师向时间财经表示,劳动法规定实行的是每日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所以所谓的996工作制是严重违反劳动法,996工作制每日达到了10小时以上且一周工作6天,况且这样的加班没有任何加班费。中国劳动法对加班工资有明确规定:在工作时延长劳动时间的,应支付不低于劳动者工资的150%的工资报酬。可以看出中国目前的劳动者权益保护立法是很健全的,可违法现象确是普遍的。归根到底还是对企业的约束不够,致使企业为了利润不断加重对员工的压榨,员工为了保住工作敢怒不敢言。在此,呼吁劳动行政部门要有所担当,把工会制度切实的利用起来,而不是形同虚设。

过劳时代?

1992年,波士顿大学社会学教授朱丽叶·B·斯格尔通过统计发现,1987年,美国劳动者全年工作时间为1949小时(周平均时间37小时),比1967年整整多了163小时。由此,她认为美国进入了过劳时代。

2018年6月.美国劳动统计局称(TheBureau of LaborStatistics),美国人周平均工作在34.5小时,根据国外权威统计网站statista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在1996-2016十年间,周平均工作时长在45-47小时之间浮动,2018年中国平均周工作时间甚至达到了49.5小时。远远超过美国等发达国家和过劳时代的标准。

截图来自于statista网站

进一步深度思考,996事件为什么会爆发在互联网公司,背后不仅仅是偶然。从程序员个体压力和满意度,年龄趋于年轻化、企业性质分布,行业大环境竞争加剧,乃至中国和亚太地区、南美等新兴经济体,共同面临的问题,是一个综合因素构成。

首先是员工自身感到的压力,即使没有硬性加班,互联网企业中工作的许多员工,为了保住饭碗、收入,为了在残酷的行业和岗位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自觉自愿”地长期超时工作,而不会向雇主索要额外报酬。

华为某程序员向时间财经表示,各种程序语言更新换代特别快,要跟上时代,必须时刻保持学习的状态,除了自学,公司每周组织一个晚上学习。

小米员工向时间财经透露,公司没有强制的996,活干完了就行,每天10点开始陆续上班,很多部门11点才有人,一周工作5天,但是周末加班也是家常便饭,因为活干不完。

一方面是竞争日趋激烈,另外一方面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发展的初期,程序员通过知识实现梦想和财富的甜蜜时代已经过去。程序员们得到了高薪、股权以及可能成为下一个“求伯君”,甚至“扎克伯格”的可能,越来越小。第一代程序员的神话已经再难重现。

更重要的是,大量新的人群在涌入程序员这个行业。根据2018年9月拉勾网发布的《90后互联网职场报告》显示,互联网行业平均年龄26岁,其中,55.8%的互联网从业者为90后,其中90-95之间的,占比49.3%。

“90、95后”程序员加剧了行业的竞争,并且很难再像老一代程序员那样去为了生存,忍受高强度的工作,也促使了996事件曝光。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程序员对自己工作现状持一般态度,即使是相对高的薪水,也有近三成程序员对自己的薪资不满意。再加上互联网企业近些年接连不断的裁员风波,促使了企业和员工之间的矛盾,都从外部推进了996事情的产生。

除此之外,也和程序员分布行业有关系。《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称,76.6%程序员分布在民营企业,国企和外企加起来不足一成,民营企业也更容易产生996制度。“要么忍,要么滚。”是一些中小型互联网民营企业的口号。

从大行业发展来看。2011年以前,信息行业近六成的人都可以每周工作40小时。2011年后,每周工作超过48小时的人数占比从19.5%增加到了38.9%,相当于翻了一倍,每周工作40小时的人数占比则从63.3%下降到了37.1%,超48小时工作的人群始终保持在36%以上。

能者多劳,自此,这一行的加班也成了寻常事。

为什么是2011?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出,2011年是微信、美团、爱奇艺等相继成立,小米发布了它的第一款智能手机,这一年被业内定义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当然也可以算是“大面积加班元年”。

截图来自于中国劳动统计年鉴

但也应该客观认识到,不仅仅是中国,整个亚太地区的情况基本类似,英国电讯报2018年有一篇文章,名字叫《全世界哪里工作时间最长》,数据根据OECD整理,图表显示,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集中在亚太地区和南美。墨西哥名列第一位,2255小时每年,每周工作时间是43小时多。

截图来自于英国电讯报,颜色从左到右表示工作时间从短到长

对于原因,瑞银财富管理瑞士首席经济学家卡尔特有一种解释:就平均水平来说,在发达国家,平均薪水较高,他们就可以工作地稍微少一些。在新兴经济体,人们的工作时间更长,因为他们的每小时工资要低一些,所以他们想要达到特定的收入水平。

不仅仅在互联网企业有996,在会计师事务所,投资银行,金融机构,加班也是习以为常。在中国经济崛起的这些年,风口与猪齐飞,而造猪人和追猪人,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某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经理级员工向时间财经表示,一年有半年的时间是根本没有周末和节假日。

时间财经在朋友圈,看到前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某员工,移民加拿大后的“幸福宣言”。国内某大型投资公司财务总监对时间财经表示,加班在投资和投行、四大都比较普遍,也能够理解,因为这类行业大多随着项目来开展工作的,项目有时间性要求,所以时间安排上也是脉冲式的,有忙有闲。但对于996而言,基于员工自愿,作为提高员工工作积极性和投入度来宣传是可以的,但若作为制度来安排,首先对于一个正规企业还是要守法为前提,是不能接受的。

生活工作平衡

在发达国家,人们现在价值观更普遍的是“生活工作平衡”、“家庭第一”。欧洲国家每周工作时长普遍在27-36小时之间,26个欧洲主要国家平均工作时长为32.5小时,相当于每周工作五天,每天工作6.5小时。

对于“996”,2017年图灵奖得主大卫·帕特森(DavidPatterson)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家庭第一”。他认为,对996的反思是一件好事,管理者的职责在于在合理的工作时间内激发出员工最大的产出。

大卫·帕特森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并曾于2004年至2006年担任美国计算机协会(ACM)主席。他曾长期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直至2016年退休,并于一年后宣布加入谷歌TPU团队。帕特森被誉为计算机架构领域“20世纪后半段最杰出的人之一”。

“如果家人不愉快,你也很难高效率地工作。”他说,“你的缺席对家人会是一种伤害。”家人的开心尤为重要。“平衡的生活至关重要”。帕特森表示,将绝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工作中是没有必要的。“你需要对此保持警觉。”(北京时间财经梁晨)

分享到:
责任编辑:时间财经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