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伟长: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1983年,上海工业大学迎来了一位新校长。

他是著名的科学家,我国近代应用数学与力学的奠基人之一。在科学界,他与钱学森、钱三强并称“三钱”;

他也是著名的教育家,时刻关注民办高校、基础教育的发展;

他还是杰出的社会活动家,身体力行为推动国家社会发展做贡献。

为拯救国家,他毅然弃文学理,他曾说,他一生当中所有重大选择都是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

他就是钱伟长

钱伟长

钱伟长说:“回顾我这一辈子,归根到底,我是一个爱国主义者。

弃文从理,抗日救国

1931年,他以中文、历史两个满分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历史系。日军侵占东三省的炮声,让他作出了弃文从理的抉择,从此改学物理。

钱伟长用常人难以想象的刻苦,在试读的一年中,克服了英语听读的难题,补上了原先总共只考了25分的数理课程。这一切只因他要学造飞机大炮,抗日救国。

钱伟长

1940年夏,钱伟长从上海启航,开始了公费留学生活。

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钱伟长师从应用数学系主任辛吉教授。他们合作攻克了板壳内禀统一理论这个世界性的难题。这时,钱伟长仅28岁。

1941年5月11日,现代航空大师冯·卡门60寿辰。美国科学界的著名学者决定出版一本高质量的祝寿论文集。

参与撰写论文的大多是世界一流的科学家,比如爱因斯坦。就在这本论文集中,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钱伟长。

1941年6月,钱伟长(前排右二)在多伦多大学

钱伟长是论文作者中最年轻的一个。他在论文中提出了板壳理论的非线性微分方程组。论文发表后,许多科学家指出,钱伟长是第一次把张量分析用于弹性板壳问题上的富有成效的学者。那组方程式,被称为“钱伟长方程”。

1942年,由于钱伟长出色的研究成果,多伦多大学授予了他博士学位。就在这一年,他离开多伦多,来到了冯·卡门教授的门下,在喷射推进研究所任研究员,主要研究火箭的起飞、飞行中火箭的翻滚、火箭弹道的控制等。

1942年10月,钱伟长在多伦多大学博士毕业典礼留影

回国支持新中国建设

1946年,钱伟长以探亲的名义悄然回国,并出现在清华大学的讲台上,负责讲授工学院全部班级的力学课。

1951年,他开始招收研究生,培养出了解放后的第一批力学研究生。

钱伟长以空前的热情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同时也迎来了学术生涯中的第二个丰收期。与钱学森、钱三强一起,被周恩来总理誉为“三钱”。

1954年,钱伟长和他的学生合著的科学专著《弹性圆薄板大挠度问题》出版。这是国际上第一次成功运用系统摄动法处理非线性方程。“钱伟长法”被力学界公认为是最经典、最接近实际而又最简单的解法。

1956年,钱伟长(前排左二)被任命为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委员

1956年,钱伟长与钱学森等共同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力学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并担任副所长一职。

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和清华大学联合创办了力学研究班。后来,该班学员大多成为我国从事力学研究和教学的领军人物,如我国船舶原理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何友声、力学家嵇醒等。

1985年,钱伟长独创了宏观字形编码法,俗称“钱码”。在国家标准局组织的全国第一届汉字输入方案评测会上,这套编码系统从34种方案中脱颖而出,被评为A类方案,单人输入速度第一。

1980年12月,钱伟长在四川绵阳29基地讲学备课

推进教育体制改革

1983年底,他以七旬高龄出任上海工业大学校长,是我国最年长的大学校长。

来到上海后,钱伟长以独特的眼光和魄力对学校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改革。他首先提出要“拆掉四堵墙”,即拆学校与社会之间的墙,拆师生之间的墙,拆各科系之间的墙,拆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墙。

钱伟长(右一)在上海工业大学电机系实验室检查工作

为了提高学生的自学能力和适应能力,减轻学习负担,他提出推行短学期制,精简教学大纲。针对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钱伟长还增设了许多新的科系。

1994年,上海工业大学与上海科技大学、上海大学、上海科技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建为新的上海大学。钱伟长被任命为校长。

在教育改革上,除了推行短学期制,钱伟长还开创了学分制和导师制。上海大学是上海最早实行学分制的高校,也是公认的开展学分制最成功的高校。如今,上海大学已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钱伟长(左一)在精切实验室检查工作

钱伟长说:“我没有专业,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他这一生学过十几个专业,科研生涯涉足几十个行业。每一次重大的改变和选择,都是因为国家的需要。

多舛的命运,磨炼了他坚韧不拔的意志;再坎坷的磨难,也消蚀不了他的那颗赤子之心。

2010年7月30日在上海逝世,享年98岁。

参考文献:

1.《钱伟长:弃文从理 六十余载报国路》,文汇报.

2.《钱伟长的科学人生 从偏科生到物理专家》,中国人事报

3. 《记钱伟长院士:自强不息的科学大家》,科学时报

4.本文图片来源于中国科学家博物馆(网络版)

分享到:
以上内容不代表北京时间观点

评论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