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厅级干部终审获刑17年半,曾因开房被偷拍后直接跨省抓人

【编辑/王梅梅 统筹/刘姝蓉】11月9日上午,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依法维持此前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安徽省司法厅原副厅长程瀚受贿、徇私枉法一案所作出的一审判决: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六个月。

据悉,程瀚是合肥乃至安徽有名的“霸道官员”:民警起立敬礼慢了,上去就是一耳光;一言不合打掉副局长一颗牙;开会动辄大骂,没人敢抬头平视……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还了解到,其与一名女干警开房被偷拍后,便下令组成“特别专案组”,要求不办立案手续直接查,并违规动用技侦手段,将技侦手续挂在另一起敲诈案上,对偷拍者进行跨省追捕。

程瀚一审现场(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

安徽省司法厅原副厅长终审获刑17年半

11月9日上午,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依法维持此前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安徽省司法厅原副厅长程瀚受贿、徇私枉法一案所作出的一审判决。

今年7月13日,安徽蚌埠中院作出一审宣判,程瀚受贿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400万元;犯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400万元,对其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一审宣判后,被告人程瀚当庭表示提出上诉。程瀚及其辩护人上诉提出原判认定收受贿赂与事实不符、其构成徇私枉法罪证据不足,原判量刑过重。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书列举的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均已在一审开庭审理时当庭出示并经质证,安徽省高院对此依法进行全面审查,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及所列证据予以确认,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平时脾气暴躁,喜欢“动武”

程瀚平时性格霸道,行为粗暴。关于程瀚打人事件,有两件事广为流传:

某次程瀚到某派出所视察,一名民警在电脑前忙工作没看见,没及时起立敬礼,被程瀚一个耳光打上去,骂其“不长眼”;另外一次则是其一巴掌打掉某位副局长一颗牙。据媒体走访调查,两次打人事实均存在,情节比传闻更恶劣。程瀚不仅对敬礼慢了的民警又打又骂,事后还多次在内部大小会议上将此事作为反面案例,斥为“不懂规矩”。而“掌掴副局长”事件,起因仅是一次公务接待上的琐事,程瀚嫌副局长“没陪好”他的客人,当众大骂后动手打人,用力过猛打掉这位副局长一颗牙。

程瀚任合肥公安局局长时,他的作风堪称“霸王”——言语粗鲁、喜怒无常,想骂谁就骂谁,经常让一些干警无所适从,有事汇报时战战兢兢,更多时候尽量躲开。局领导班子办公会,往往只有程瀚一个人说话,其他领导很难插上话,或担心说错话而引来粗口。

“平常局里干部开会,他坐在台上向下依次扫视,谁都不敢跟他平视,只能低头记录。”合肥市公安局一名中层干部说,有次一名县公安局政委看了下手机,被程瀚大骂并让其“滚出去”。

和女干警开房被偷拍后直接跨省抓人

据了解,程瀚有多名情妇,部分还是女干警。这也是公安局里公开的秘密,但他并不避讳,有时甚至在酒桌上以此自夸。

有一次,程瀚与一名女干警在合肥某五星级酒店开房被偷拍,偷拍者将视频资料寄到公安局,要挟勒索程瀚。程瀚接到偷拍视频者的电话后,态度强硬,安排当事女干警等人秘密组成“特别专案组”,要求不办立案手续直接查,并违规动用技侦手段,将技侦手续挂在另一起敲诈案上。

3天后,偷拍者之一在安徽淮北被抓获。程瀚要求专案组小范围审讯,其他人不得参与,并嘱咐“细节不要搞那么细”,只要查清有没有同伙,视频有无备份。

经调查,偷拍者有两人,他们并非针对程瀚,而是在合肥3家五星级酒店安装了偷拍设备,以此敲诈谋利。无意中拍到了程瀚视频后,在网上搜索图片,比对出是程瀚。查清缘由并销毁该段视频后,程瀚以敲诈者认罪“态度不错”为由将其释放。此时另一名敲诈者在内蒙古被技侦锁定,程瀚要求跨省抓捕的干警放弃。【资料来源:中安在线、澎湃新闻、人民网等】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