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记者当“故事大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本文约1600字,阅读需5分钟

今天《环球时报》在其微信公众号转发了署名“张超群”的文章《我炒了写假新闻的外媒记者》,文章称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上海分社的常驻记者Oscar Garschagen“长期、严重编造假新闻”,因此这位“张超群”则是他的助理,因为受不了这种做法而“炒了他”。

说起这位Oscar Garschagen也不是无名之辈,有个中文名字“盖诚澈”,环球网在2013年报道《荷兰政府新闻处称首相马克·鲁特将于下月访华》中还援引了他对马克·鲁特的介绍,只不过当时对他的介绍是“《NRC商报》驻中国的通讯员”(NRC是《新鹿特丹商业报》的外文名缩写)。

而北京时间“锐评”在中国的网络上输入他的名字搜索,还有各种诸如“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社长”、“上海分社社长”等叫法,身影则从政要峰会到民间采访都有出现。

但根据“张超群”的说法,这位“盖诚澈”可谓神通广大,“给他一个人名,他就能让这个人开口说话;给他一个地点,就能让那个地点发生故事;给他一个题目,他就能把题目扩展出一篇新闻报道”。

有趣的是,“盖诚澈”被爆出的造假手段其实也谈不上有多高超,用中文概括无非就是无中生有、移花接木之类的老把戏。但是由于《新鹿特丹商业报》是一家荷兰媒体,而荷兰语属于冷门的小语种,很多人就算看见了也未必知道写的什么意思。

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造假的内容其实还是有些讲究的。

第一就是“蹭热点”,可以说中国在国际上什么受关注,这位“盖诚澈”就往什么上凑,如果这是真实报道自然没有问题,但如果是虚假报道就不能接受了。

其次,被爆出的造假内容很少有核心事实。比如采访案件,就编造律师的个人感慨;比如采访高峰论坛之前,就编造看见了“狙击手”。这些内容就事件整体而言并不是核心信息,但是却影响了读者对事情的看法,颇有防不胜防的感觉。

第三,其造假引用的信源往往看似有名有姓,但其实根本是杜撰的。比如说杜撰了一个叫Wang Yu的球童,不但编造了某高官爱打高尔夫球,还编造说这是“中国公开的秘密”,而其实这位记者连高尔夫球场的门也没进去。

第四,就是被爆出的造假往往很难核实。比如说某高峰论坛前他说看见狙击手了,这属于安全保卫的细节,即便是外国警方也不会在媒体上发个示意图,告诉媒体用没用狙击手,因此中国媒体也基本无法核验,而警方或者其他有关部门也未必能回应。如果不是作为助理的“张超群”爆料,恐怕还很难发现。

总结起来,这些被爆出的手段,其实就是一个用冷门语言掩护下的对非核心信息进行编造信源式的造假,而且利用了中国广大的空间和众多的人口作为掩护。

当然,“张超群”的爆料是否真实,由于没有第三方信源的验证和“盖诚澈”的回应,尚不知其中确实的有多少。现在就定论“盖诚澈”是个大骗子为时尚早。

不过,外媒记者中存在某些“故事大王”,依靠想象和偏见在中国混日子的外媒记者不是没有。

就在去年,有个别外媒报道称“中国开始恢复银行利率管制”、“重新为存贷款利率浮动幅度设限”,提出“重启银行利率管制是改革的倒退”,央行有关负责人发表声明称,有关报道歪曲事实,误导舆论。

而在这些“故事大王”中,比如那些身处海外纯粹靠想象的作者,某些驻华记者的做法就更让人觉得难以接受,因为他们明明知道中国是什么样子,却为了迎合某些人的偏见和利益,故意歪曲、编造事实。

不过锐评君认为,这种外媒记者中的“故事大王”恐怕能混的日子也不多了。首先是中国的样子就在那里,不是因为歪曲、编造了,中国就改变了。

其次,这个世界已经是“平”的了,世界各国的民众信息互通已经不再单纯依靠几个驻华记者的敲击键盘,文字、图片、视频转瞬即到,甚至连语言障碍也在人工智能翻译技术面前变得越来越模糊,任何发布出来的信息都会经受真相的拷问。

而在这样的环境下,某些人颠倒黑白、信口雌黄、移花接木的做法,恐怕用不着自己的助理“反水”,就会被公开的信息和公众的诘问啪啪打脸,最后落得个名誉扫地甚至身败名裂的下场,那就很不好看了。

文/北京时间评论员 梁千里

如有新闻线索,欢迎爆料。邮箱:btimecf@btime.com

>>>>北京时间评论部问卷调查,欢迎您填写,为我们提供宝贵意见!

请点击:问卷链接

本文(视频)系北京时间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赵跃 (FJ108)
0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