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D立德人物|人世间的悲情亘古不变,却了然无痕

1947年4月,侯孝贤出生于广东梅州,4个月大的时候随全家迁至台湾定居。

1966年,服兵役期间的侯孝贤受到英国影片《十字路口》的影响,决心用10年的时间进入电影界。1973年,侯孝贤正式踏入电影界,从场记到副导演再到制片人、编剧、导演,大概经历了七八年的时间。后来他本人回忆这段经历说:“我也不是一下子蹦出来的,我有一个磨练的时间。”1981年,侯孝贤拍出第一部长片《就是溜溜的她》,在这部影片中,他大胆运用长镜头、空镜头与固定镜位,让人物直接在镜头中说故事,造就出的独特视觉风格,后来成了他的电影的标识。

三十年来,他曾因《悲情城市》成为首个获得威尼斯金狮奖的华语导演,在台湾电影的低谷时期,仍然能可贵的保持着创作量。2015年,侯孝贤凭借电影《刺客聂隐娘》获得第68届戛纳电影节和第5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奖,为自己的执着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用最简单的方法,讲最多的东西

侯孝贤是台湾电影新浪潮下少有的浪漫现实主义导演,他十分强调还原作品环境中的真实情愫,大量运用了长镜头、空镜头与固定镜位,让人物直接在镜头中说故事,营造气氛。

他的这种艺术特色在影片《恋恋风尘》中得到了完整的展现——那是一部感觉多于故事的电影,更是一部情绪多过情节的电影。

影片讲述了来自乡下的青梅竹马阿云与阿远的故事。他善于取材生活里真实的场景,所以影片没有华丽的布景,没有花里胡哨的镜头技法,就是把朴实无华的乡村生活真实的展现在观众面前。全片并没有使用丰富的台词来诉说故事,但表现的细枝末节都能被观众所注意到,从而描述出他们最朴实最真挚的关系和情感。

他用充满诗意的镜头抽丝剥茧的娓娓道出两人的故事,没有海枯石烂,没有轰轰烈烈,没有儿女情长,却又不失爱情的本质,不缺生活的本真,不乏人生的韵味。这种表现手法虽然显得朴实内敛,却又是那样的平易近人。

由此看来,侯孝贤绝对是一个内心敏感的人,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那么准确地观察到生活里的细枝末节,才能那么沉稳地描述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才能那么内敛地展现出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才能用最简单的方法,去讲述最细腻的东西。

一个人,没有同类

台湾新电影导演中,侯孝贤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具有诗人的气质和人文主义精神。他的影片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精神内化为一种人文情感和艺术追求,并以诗一般的镜头语言呈现给观影者。这种独特的表现手法,导致他是孤独的。

他的影片《刺客聂隐娘》一度被人评价为不知所云,而他其实只是想用他的方式还原一个真实的大唐。他说过:“唐朝更前卫、不为传统所限,可以逃脱儒家的道德规范,视野其实更大,更具现代感。”

《刺客聂隐娘》是一部极其高傲的电影。它不像其他电影那样,翻来覆去把人物关系、故事情节给你呈现,全片只有短短107分钟,也没有什么台词,简洁到如果你不提前了解一些历史什么都看不明白。但是这部片子没有废笔,很多细节也不是没有交代,而是只说了一次,剩下的就留给观者自己揣摩。

几位主创历经七年的删删减减,才终于缩减到107分钟。而最终保留下来的这些台词,布景,无不蕴含着无数的信息量——每当你对一些人物感到诧异的时候,片中的短短几个字就能把人物关系串联起来。这部影片并不是常人无法欣赏的,真正能耐着性子揣摩故事脉络的观众,他肯定能看懂侯孝贤在讲什么。说来也很奇怪,根据全片所剩无几的这些信息,将影片细细品味,居然就真的能慢慢地还原出整个大唐。

不谈故事剧情,《刺客聂隐娘》的画面也是表现的独具侯孝贤风格——充满着中国传统诗意的绝美。影片里无数次出现的山、水、烛火,都是人物的情绪表达,营造出凄冷的压抑气氛。

这部电影想说的其实也是侯孝贤本人——孤独。在繁华的大唐里,聂隐娘是孤独的,没有人能够理解她,她就是那只孤独的青鸾。而在如今纷繁的电影市场里,侯孝贤同样也是孤独的,他一直在以他的方式拍电影,不会因为别人的不理解而轻易改变自己,他也是一只高傲的青鸾。

影如其人,返璞归真

与其说侯孝贤是一个导演,倒不如说他是个画家,是个诗人。他说自己的电影受文学影响很深,这几乎可以说是他的电影“底色”。而他看书的习惯一直持续到现在,从来没断过,对各种文字的东西他都有兴趣。

在侯孝贤看来,一个人的创作思路跟最早接触的东西有关。在创作剧本《海上花》的时候,他就是受到了张爱玲的《忆胡适之》一文的影响,所以题材上虽然是八十年前的上海妓家,并无艳异之感,反而充满日常生活的气息。《海上花》讲的虽然是一个妓院的故事,可是它却如此的本色,如此的日常,如此的真切。

在拍《刺客聂隐娘》时,他看了几个月的《资治通鉴》。他说,不看那些东西,就找不到底色。侯孝贤除了将他喜爱的作家的文学观念带入自己的电影,还将作家个人生命的印记、经验带入电影。因此在很多人看来:在中国人的世界里,只有侯孝贤才能这样准确地拍出我们的今生。”

如今,侯孝贤电影成了台湾人的共同记忆、台湾人成长的纪录、光影博物馆,是过去岁月最真实的写照。因为他镜头下所呈现的世界非常真实,逼近纪录片却又不乏韵味,讲述的故事虽平凡朴实,却散发朴素的魅力,深深打动着观众。

侯孝贤的成就,不只是带动了新台湾电影,他也是在世界电影史上名列大师级的中国导演。而他从不因谁的看法而改变自己的这种执着,更值得我们尊敬。他就是他,电影人侯孝贤,孤独的侯孝贤,他一个人,活出了一个世界。

版权声明:文章图片、以及部分文字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