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军谭冠三家书出版:长子谭戎生18岁时,一家人才团聚

前言

2019年4月18日,开国将军谭冠三之子谭戎生参加了北京中华世纪坛红色讲堂召开“不忘初心——追忆革命前辈”系列讲座,那天,他讲述了“雪域高原两代军人的西藏情”的故事。

近日,谭戎生向大白新闻赠送了刚刚出版的一本自己编著的书——《将门家风老红军谭冠三、李光明致长子谭戎生书信集(一九五二年——一九六五年)》,书中刊载了谭冠三夫妇写给谭戎生的四十封信。赖文毅少将为该书作序,字字珠玑,言之凿凿。今天大白新闻刊发了这篇序文,一起感受一下一个共产党人笔尖下的将门家风。

《将门家风老红军谭冠三、李光明致长子谭戎生书信集(一九五二年——一九六五年)》(图片来源于中国西藏网)

日前,开国中将谭冠三将军的长子谭戎生大哥发来一邮件,嘱我写一篇其父母与子女家书的读后感并作为《将门家风》的序言。我颇为忐忑,自咐分量太轻,不足以为“序言”。但又深感此嘱托之重、期望之殷,令我绝无推却之理。我父亲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中期谭将军去世前,一直负责首长秘书工作。那时我家老老小小共八口,仅有两间屋,非常拥挤。老将军有一天对我父亲讲,你家老二(我排行第二)爱学习,成绩不错,你家里人口多,条件差,我这里宽敞,到这里来住,以便更好地学习考大学。这样,我从1978年春节后就吃住在老将军家里,直到1980年7月高中毕业,顺利考上大学。前后在他家住了近3年,与老人家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记得,我告别老人前去上大学时,老人家向我伸出大拇指,连说:“好啊,你是状元啊!要好好学习,增长本领,将来好好为国家服务。”一晃时光已流逝近40年,此情此景依然如在眼前。而老将军离开我们已经33年了,我也从当年一懵懂少年成长为一名共和国的将军,头上白发已不可胜数也。抚今追昔,实有沧海桑田之慨。

在争取国家独立、人民解放的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中,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不怕牺牲、前赴后继,书写了可歌可泣、气吞山河的壮丽篇章。谭冠三将军就是其中杰出的一员。谭将军是我军璀璨将星中极具特色的一位,他早年参加革命,是我党在湘南地区早期从事农民运动的组织者之一,后率赤卫队参加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随后参加了朱德和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上了井冈山,历经艰险参加万里长征,奔赴华北冀、鲁、豫抗击日本侵略者,转战豫皖苏、挺进大西南,建国初期奉命率部进军西藏、解放百万农奴,把红旗插上喜马拉雅山,是老西藏精神的主要倡导者、实践者和总结者。西藏平叛指挥若定,对印自卫反击再立新功,遗嘱将骨灰埋在西藏,永远镇守这片神圣国土,雪域高原矗立着谭冠三将军的巍巍丰碑。

古往今来,仁人志士一封封饱含深情的家书,传承着意蕴深远、润物无声的良好家风,立下了崇德修为、行稳致远的严厉家规,鞭策着子女激扬搏击、奋发有为的战斗人生,让后人甚为感佩、备受教育。2015年2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春节团拜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一所学校”,指出“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今年是谭冠三将军诞辰11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中国藏学出版社编辑出版《将门家风》一书,收录整理了谭冠三将军大量珍贵的家书,信中他或向家人讲述自己的历史、近况、抒发报国之志,或向子女询问他们的生活学习,留下教子的箴言,展现了将军赤诚向党、以身许国、廉洁治家的革命精神和崇高风范。每每阅读这些发黄的书信,总令人万分感动、肃然起敬,让我们感悟到一种穿越时空、永不褪色的家国情怀和精神力量。

谭冠三长子谭戎生

一封封家书,彰显了老将军对子女从政治上关心,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大爱情怀。老一辈革命家,从不把子女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而是把他们放在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高度在考量,这个革命事业接班人绝不是当多大的官,而是教育培养他们不能脱离人民群众,不能丢了革命战士的本色,不能忘记共产党人的使命。1961年3月,当知悉长子谭戎生入党后,他难掩心中喜悦,专门致信勉励:“向你表示同志的祝贺!祝贺你光荣地成为中共预备党员,对做父母的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安慰,望你戒骄戒躁,继续努力,早日成为中共正式党员”。当组织批准戎生为正式党员时,他及时去信进行指导,提出希望并批评他身上存在的缺点:“望你成为成熟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共产党员”“忠心服从党的领导,坚决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接班的人是你们这一代,如何做真正的接班人?!”这是一个革命老前辈对青年一代的迫切希望,是对我们这一代人的考验,“接班人”这个责任是多么的重大。这些谆谆教诲,是他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一心为党、终身护党的真实写照。老将军1985年12月6日临终时,我和他身边工作人员围在他床前,他只交待了两件事,一是请求组织将骨灰埋在西藏,他要永远与西藏人民在一起;二是把他的工资全部交党费。这是何等无私的境界和情怀啊!这就是刘伯承元帅讲的做一个“足秤”的共产党员。

一封封家书,展现了老将军公而忘私、以身许国的崇高风范。“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老将军从参加革命的那一天起,便决心把一生都奉献给国家和民族。1950年党中央毛主席决定由二野十八军担负进军西藏的任务,邓小平在重庆接见十八军军长张国华和政委谭冠三,第一句话就是:“今天谈话凭党性”,谭、张二人坚定回答:“一切听从党安排”,干脆利落、斩钉截铁,生动诠释了老一辈革命家忠党爱国、披肝沥胆的党性和觉悟。他在家书中写道:“我一生只知为党为人民,不知为私,生出你们几兄妹,均寄托出去了,不能照顾你们,你们长大成人,是对我在边疆工作很大的鼓励,是党和人民给予我的鼓励。”老将军为了国家顾不上小家,直到1959年7月,将军赴京向中央书记处、中央军委汇报西藏平叛和民主改革情况,当时正值放暑假,全家才第一次团聚。几兄妹都出生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一生下来基本都寄养在老百姓家里,有的互相都没见过。到全家团聚时,老大戎生已经18岁、老二延丰15岁、老三齐峪12岁、老四戎丰11岁。想象他们全家的第一次团聚该是何等的欢快和温馨,又是何等令人心酸啊!他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孩子,却在他亲手创建的拉萨八一农场里收养了很多藏族流浪孤儿,给他们食物,教他们文化知识,向他们宣传党的政策。多年后,这些孩子大多成长为农业、卫生、教育等各条战线的专家,成了建设西藏的中坚力量,为稳藏建藏做出了重要贡献。这种可歌可泣的家国情怀,伴随着谭冠三将军的一生。

一封封家书,寄托了老将军对子女成人成才的殷切期望。“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将军的铁骨柔肠在信中展露无遗,“你这几年来,学习进步一定很好。我们天天在这里希望你进步。你的弟弟延丰现在哪里?他学习有无进步?希你写信来告我。”1953年8月写道:“戎生,亲爱的孩子,来信知你在学习上成绩及格,另外我们也接到你学校的来信和你的考试成绩报告表,也说到你考试及格了,同时也说到你性情不大好,爱打架,望你努力学习尊敬老师的教导,和同学们讲友爱,互相帮助,我们相信你会努力争取成为一名好学生的。”1956年6月写道:“亲爱的戎生,你要在这两学期内努力学习,求得各种课程优良,争取考入高中,同时要鼓励你弟弟延丰好好学习,每月你去看他两次,我们均好,勿念。”在培养孩子成才上他不惜笔墨谈体会和感受,教思路、传方法,谆谆教诲,耐心启发。他写道:“学习方法和指导作战一样,要机动灵活,集中力量,突破一点”,分析自己时则谦虚地说“思想上总赶不上党中央、毛主席的远大战略和策略思想,还要在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下不断学习成长。”“从你现在的缺点来看,在学习方法上打不开局面,敞不开思想,工作上产生急躁情绪,其原因是有点好强,因而也就产生不同程度的主观片面性,遇事冷静思考不足,探讨不够,虚心向上,向同学学习请教的精神缺乏,甚至有时在不重要的问题上进行争执不休而引起隔阂,这就会影响到你的进步。今后你要大胆地打开局面,敞开思想,好学好问,探讨钻研,突破重点,求其全胜,保学丰收。”这种同志式的关怀和平等探讨、提示,是老一辈革命家特有的风范和品格,也是将军留给后人的宝贵精神财富。

一封封家书,体现了老将军教育儿女谦虚谨慎、踏实做人的严格要求。他在1958年10月的一封信写道:“你无论在工作在学习都要听党、团组织的话,接受组织的领导与指示,经常与群众在一块接受他们的指教和批评,绝不要因为有一点成绩就骄傲自负,那样就会落后。你在工作中绝不要急躁,遇事要冷静,但又要勇敢果断,这一点是很不容易做到的。望你在工作中注意。”在谭戎生参加工作后,将军写道:“这仅仅是开始,还需继续努力提高,更重要的是要很好的学习毛主席的思想,在实际锻炼中去体会,去灵活地运用,特别在取得的初步锻炼的成绩基础上,切戒骄傲自满情绪,更要虚心。向领导向群众学习,探讨自己在取得成绩中所产生的缺点,也就要善于吸取经验教训,这是非常重要的,希切记住。”谭戎生因表现优秀当班长后,将军以其丰富的政治工作经验教导孩子怎样当好班长,他写道:“当班长要很好地团结班里全体同志,以遇事商量、互相学习和互相帮助的精神来进行工作,对每个同志的思想情形,每天都要了解,耐心帮助同志解决思想上的问题,多采取个别交谈摆事实、讲道理,使对方易于接受,不要轻易采取指责批评,更不要轻易采取班务会议的批评斗争的方式,如个别同志需要开班务会解决时应请示支部连队首长取得指示后进行,亦应是和风细雨的摆事实、讲道理,帮助其解决问题。”这也是老将军自己从事政治工作领导的真实写照,时时处处体现了“古田会议”精神和人民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优良传统。

一封封家书,映照了老将军教育子女不忘初心本色、保持廉洁家风的崇高品质。“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老将军始终不忘自己是农民的儿子,是劳动人民的一分子,身居高位不改布衣本色,严格要求子女。四个孩子中,长子谭戎生继承父亲遗志在西藏工作,次子谭延丰是一名普通工人,女儿谭齐峪为空军医院护士,幼子谭戎丰在农村当了一辈子农民。老将军生活简朴至极,从北京到成都,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没有任何个人的行李和物件。在成都军区工作时,一身黄军装、一套旧沙发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书信中他常教导子女:“任何人都是普通的一个人,没有什么特殊干部子弟”“要与群众打成一片,处处谦虚谨慎”“要牢记你们是一个革命者的后代,永远保持和爱护革命光荣的意义”。“现在部队实行薪金制了,你们的生活要特别注意艰苦朴素,要节俭、要节约,要向农村的孩子们看齐,不要搞特殊化。”自己身体不好,却告诫子女“共产党员就是有点毛病也是可以抗拒的,不要记挂”。老将军去世后,治丧期间,从农村赶来的幼子谭戎丰没有粮票,连旅费都支付不起。老将军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名真正共产党人至真至诚的信念、家国天下的情怀和大公无私的境界。

这本《将门家风》还有一个特色,就是每封信均有谭戎生的追忆,对于我们理解和认识将军写信的背景有着重要引导意义。通过追忆介绍了将军为建设西藏、稳定西藏、保卫边疆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感人故事,展现了老将军的崇高风范和无私情怀,也轮廓式涉及了共和国发展史上重要的历史事件如解放和稳定西藏、反右运动、大跃进、西藏平叛、自卫作战等一些背景情况,同时也展示了那一代青年人的理想、奋斗和成长历程,有助于我们更真切地体味家书的深刻内涵和高远境界,有很强的教育和启发意义。

(原标题:精神丰碑启后人 ——读《将门家风》有感)

本文作者:赖文毅,1963 年 6 月出生,四川成都人,1984 年 7 月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并入伍,2006 年于西安政治学院军事硕士研究生毕业,现任西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少将军衔。

分享到:
责任编辑:大白新闻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