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干部打人,养狗女子为何反遭围攻

——本文约983个字,阅读需2分钟

日前,一则微博在网上引发了热议,内容是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一朱姓女子投诉当地干部打人的,然而这名女子却遭到了网民的围攻。

根据这名女子投诉,她及丈夫、几个朋友带着一条边境牧羊犬去澜沧江边散步,边牧追赶一个小朋友导致对方摔到,尽管她老公之后把狗拉开,但是对方二话不说动手打人。

在描述中,该女子多次强调对方是国家公职人员、党员,并曝光对方照片及姓名、职务,希望网民给评评理!

结果至少有上万网民满足了她评理的愿望,只不过大部分都是批评她纵狗行凶的。

北京时间“锐评”(微信ID:Btimelun)认为,不管是什么人,打人都是不对的,更何况国家公职人员、中国共产党党员应该行为标准更高于普通人。

但是首先一方面,目前关于打人的说法只是这位朱女士一面之辞,很难想象对方一个人面对“几个朋友”陪伴的夫妻俩还敢造次,这种人数对比显然不符合“欺负人”常有的画面感。

但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位朱女士对自己的行为描述明显有避重就轻的嫌疑,比如她描述狗追小孩是“我家的狗狗看见小朋友跑就想去跟他玩”,这种颇通狗性的说法其实不符合人性,一般人见到大型犬只都会害怕,更何况是个小孩,作为狗主人外出遛狗理应戴上绳圈。

眼看着自家的狗追赶小孩导致对方摔到,却用这种话掩饰,朱女士的做法让人感觉颇不厚道。

反而是对方冲动之下打人的行为,虽然于法于规多有不当,但是于情于理绝不像朱女士说的那样“不分青红皂白”,更何况是不是真的打人了,就凭朱女士这样的讲述风格,恐怕也要画一个问号。

至于对方的职业身份,其实在这个时候并不产生多大影响。正如有网民说的:这时候他是父亲而不是官员,作为一个父亲看着狗追赶自己的儿子到摔倒,如果不挺身而出,反倒是件让人唏嘘的事情了。这也是为什么网民大都支持对方而批评朱女士的原因。

同时,除了朱女士表述不当的问题,社会公众对于一些养狗人士有违公德的行为也是这次围攻朱女士的潜在诱因。如果从这一点说,这位朱女士则成了养狗人士中的猪队友的代表人物。

实际上,一些养狗人士动辄以爱心为名,纵容自家犬只在公共环境里乱跑,随地便溺而不收拾,追逐大人甚至小孩还怪对方“为什么要跑”,这种养狗劣行早已为公众所不齿。

当然,在养狗人士中也有遵纪守法、维护公共秩序的优质狗主人,他们不但出门给狗栓绳圈,也注意避让小朋友、约束犬只便溺并及时清理,让自己的爱好和公共利益不发生矛盾冲突。但至少从朱女士自己的表述看,她显然不属于这个行列。

至于此事,相信既然朱女士报警,那么警方自然会依照法律处理,但是对于朱女士这样的养狗人士,锐评君奉劝你们最好还是约束自己和自己的狗,否则将来真的伤人害命,恐怕不是一句“我道歉我赔偿”能收场的了。

文/北京时间评论员 梁千里

此文系北京时间原创稿件

转载需注明出处并保留署名

投稿邮箱:pinglun@btime.com

>>酷评推荐:

广场舞暂停扰民,压根儿谈不上“深明大义”

既然大妈们知道广场舞扰民,那就不应该只是在高考时停下,而是应该彻底停止。临时停止扰民的行为并非恩赐,也压根儿谈不上“深明大义。”[详细]

投诉干部打人,养狗女子为何反遭围攻

朱女士声称的对方打人,是在自己家狗追赶对方幼童并致其摔倒之后,这引发了网友对于部分养狗人是劣行的声讨,朱女士要求评评理的想法获得的实现,只不过上万网民都是来批评她的。[详细]

称学者演讲是“怼”证监会有挑事儿之嫌

对于吴晓求先生的发言,证监会不妨好好研究一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或者干脆也来与吴晓求先生约个饭聊聊,或许反而有些裨益了。[详细]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梁千里 (FJ107)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