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禁赌40年为钱重开 提振经济但负面效应丛生

——本文约1429个字,阅读需2分钟

新加坡有赌场?如果是一个十多年没去过新加坡的人,可能会对这个变化大吃一惊,因为当初新加坡曾经严厉禁赌,然而为了提振经济却重新开禁,虽然获得了不错的经济收益,不过带来的社会问题也不容忽视了。

如今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度假村是新加坡的地标之一,被称为世界上最昂贵的独立赌场建筑。滨海湾金沙与新加坡的另一大赌场圣淘沙名胜世界,构成了新加坡博彩业的两大支柱。

在华人文化中,“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的观念根深蒂固。诸多方面保留中华传统的新加坡,亦是如此。自1965年独立建国起,新加坡政府一直施行禁赌政策,国父李光耀甚至有若要建赌场“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的决绝之言。

然而,40年后,面对遭亚洲金融危机冲击、经济下行的状况,新加坡主政者的思路发生了变化。2005年,担任新加坡总理尚不满一年的李显龙(李光耀之子)宣布批准赌场经营,希望籍此挽救旅游业颓势,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并增加政府收入。李光耀也对此予以支持。他表示,无论是在感情还是在理智上,都是反对人们赌博的,但是如果新加坡不建赌场,那么会有很多赌场在邻国出现,从而使新加坡在竞争中落后。

围绕是否“开赌”,新加坡国内曾发起了相当热烈的讨论。但如同这个国家的其他重要议题,一旦执政精英形成了共识、做出决策并付诸行动,那么便不会再有强烈的反对声音。2010年,圣淘沙名胜世界、滨海湾金沙度假村这两大以赌场为核心的观光度假胜地先后开始营业。

新加坡政府建立赌场的主要考量,是“赚外国游客的钱”。为降低赌场业在本国可能引发的负面社会影响,新加坡通过了《赌场管制法》,设立了隶属于内政府的赌场管制局,并授权新加坡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发放“赌场禁门令”,阻止有嗜赌问题或有财务问题的公众进入赌场。

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若要进入赌场,必须缴纳100新元的入场税(由赌场代收),外国游客则不必缴纳。种种措施,皆可见新加坡政府力图让本国民众远离赌场的良苦用心。两大赌场曾通过返还入场税以及提供便利巴士等措施吸引新加坡民众入场,均遭到过赌场管制局的处罚。

如新加坡政府所愿,赌场建立后,一度极大提振了新加坡经济。2010年当年,新加坡GDP增长14.7%创下历史新高,两大赌场带来的旅游观光业爆发功不可没。但随后几年来,赌场业对新加坡经济的提振作用在逐渐衰减。2016年上半年,新加坡赌场收入下降两成,新加坡旅游业“最吸金部门”的头衔让位于购物商场。

与此同时,民间及外界对赌场业给新加坡带来的社会负面效应则议论不少。2013年,新加坡贪污调查局助理司长杨少雄曝出挪用公款丑闻,被判入狱10年。案情披露,杨在两大赌场赌输至少47万新元。这样的贪腐丑闻在新加坡是极为罕见的。

同时,与新加坡政府所希望“赚外国游客的钱”不同,两大赌场的核心客户群均是新加坡本地人。新加坡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的信息也显示:在开放赌场业之后,嗜赌的新加坡人的数量大为增加,“过去每年仅有数百人接受嗜赌治疗,近年来平均1个月就有数百人就医”。

经营状况下滑,社会评价降低,新加坡的赌场还要应对“收不上钱”的难题。澳门博彩业中有约200名持牌照中介人(与赌场合作经营贵宾厅的个人和机构),他们可以向赌客放贷,并负责后续收款事宜。相比之下,由于政府监管严格,新加坡两大赌场中只有3名持牌照中介人,绝大多数情况下赌场只能自己放贷,并通过合法的司法途径要债。

2013年,新加坡赌场催要赌博欠款提起的诉讼仅有两起,2014年骤增到49起。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包括美国DMG集团董事长肖文阁在内的多名海内外华人富豪都曾被新加坡赌场追债,赌博欠款高达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美元。

文/北京时间特约评论员 陶彦召

此文系北京时间特约稿件

转载需注明出处并保留署名

投稿邮箱:pinglun@btime.com

>>酷评推荐:

是孩子越来越“熊”,还是我们越来越不宽容

所有成年人都曾经是孩子,因此这个社会还需要保持对孩子们的宽容,而家长们也应该珍惜这种宽容,那么或许未来我们身边的熊孩子也会越来越少见了。[详细]

商业策划造假疑似变相诈骗,法律应当有所惩戒

目前看,除非影响极大而引发国家有关部门重视,一些虚假策划堂而皇之地进行宣传,不但是欺骗媒体,也欺骗了广大网民。[详细]

分享到:
责任编辑:赵跃 (FJ108)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