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创业该如何好?咕法骨汤私房面给了我生活的希望

2014年冬,大雪纷飞的傍晚,我独自来到海边,对我来说,这是悲惨的一年,阴暗的一年。

我有一个死党,他叫于飞,从小学到高中,我们都是同班同学,每日都形影不离,任谁看了都说是难得的好朋友。我们相约去同一座城市,一起打拼,一起谈一场恋爱,一起挣钱,一起回家。然而这些目标,我们似乎只完成了一半。

因为学习成绩不理想,我们在高考中双双落榜,难兄难弟一起辞别了父母,来到广州一起打拼,在这个富人的天堂里有无限的商机,有些机灵的我从网游里淘到了第一桶金,发现这是一条财路后,叫上我的死党于飞一起干了一个游戏工作室,起先只有不到4人的团队,用几台网吧里收来的破旧电脑,不分昼夜的在网游里面刷金币,攒装备,这些都是人民币玩家们不愿意花费时间做的事,对他们来说做这些事情花费的时间,远比那些人民币有价值,我们也就顺理成章的做着这种近乎搬砖的取巧活,不同的是我们耗费精力,真正的搬砖工人耗费的是体力。

不过几年时间,因为网络游戏的大火,我们不断转战奋斗基地,在各个游戏中不断努力,把工作室搞得很有起色,作为创始人的我们自然也隐居幕后,手里有些小钱的我们时间一下子宽裕起来,这时我遇到了我心爱的女孩,有了空闲时间,我觉得我也要谈一场恋爱了,我迅速对她发起了猛攻,在我金钱和温情的双重火力下, 她顺理成章成为了我的女朋友,然而这只是一个悲伤故事的开始。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从上海出差回来,来到家中想着是女友热切的目光,和甜美的拥抱,但是等待我的只有空无一人的房子和一封不知道搁了多久的信,‘小新,我们真的不合适,我走了,你不用找我,也不用担心我,于飞会照顾我的。’,晴天霹雳一般,我仿佛瞬间从天堂摔下地狱,我的挚友和爱人同时离我而去,而且还是一起离去,我瘫坐在椅子上,心如死灰,我们两真的同时谈了一场恋爱,可悲的是,我是那个失败者。

于飞不仅带走了她,还带走了工作室几乎所有的资金,屋漏又逢连夜雨,我心灰意冷解散了工作室,马上订了回家的车票,只想马上逃离这个让我悲伤的城市。

时间真是最好的止痛剂,几个月过去了,我已经慢慢淡忘这些事,颓废了这么久,身上的钱几乎也花的差不多了,我有心重振旗鼓,然而网络游戏的工作室都已遍地开花,我失去了最佳的入场时机。

人总是要活着,这行不成,还有其他门路,经过这些年的磨练,我也有自己独到的目光,我迅速锁定了一家蒸蒸日上的面馆‘咕法骨汤私房面’,饮食业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冷门,在我的老家面食也是很受大众的喜爱,虽然没有干过这类行业,但是经过我几日考察,这‘咕法骨汤’确实是很有真材实料,秘法配方,精选配料,简单的入门程序,让我这种新手也能迅速掌握其中奥妙,加上有总店老师在一旁悉心指导,经营起一家面馆,对我来说真是绰绰有余了。

不需要多大的投资,小小的门店,低廉的价格,再配上可口的面食,这些优势让我的面馆迅速在老家站稳了脚跟,不过半年我手中的资产已经与那些年做工作室持平了,这多亏了我独到的目光和‘咕法骨汤’的强劲实力,然而这些我还是不满足,迅速准备筹划了另一家分店,心中豪情万丈,让那些背叛我的人看看,没有他们,我依然过得很好。

0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