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田祐康的“少年表达”新作《企鹅公路》

说起石田祐康,可能不关注二次元的人会不太熟悉,但其实他是日本近年来上升势头非常强的一位导演。只用一个示例就能说明:制作第一部动画长片《企鹅公路》的时候,他才30岁,在日本,这是一个打破了宫崎骏、新海诚的记录。

说回电影,影片讲述在一个百无聊赖的平凡夏天,一群企鹅凭空出现在没有海的住宅区又凭空消失,而牙医助理大姐姐可以把投掷的可乐罐变成企鹅,这让少年青山君觉得不可思议,也成为了他重要的研究课题。

曾记得李安在谈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说过,理性像一座动物园,而人类则是独一无二的一种动物,因为我们为自己打造笼子如社会、家庭、学校、宗教组织等等,并且选择居住其中,刻意地利用限制范围来防止我们自身去接触未知。因为未知代表着令人恐惧、同时也具有诱惑性的事物。看罢电影《企鹅公路》,觉得此导演与李安导演的创作心路有着某种异曲同工之妙。

小小少年青山君,常常忙碌于各种研究,作为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孩子,他所接触的世界是有限的,他甚至还没有看过海;但同时他对世界的想象力亦是无穷的,因为有太多未知的事物可以让他去想象,去幻想。青山君与爸爸的对话常常很有趣味也充满了哲理,比如爸爸会问他,“忙碌到不记得刷牙,和忙碌中依然记得刷牙,哪一种人更厉害?”青山君自然回答当然是后者更厉害。并且从始至终,青山君都觉得自己会成为非常了不起的人,自己也会不断超越前一天的自己。

青山君还说过一句颇有意味的话:地球是圆的,所以地球是没有尽头的,所以真正的世界尽头,应该在遥远的太空。而在电影的结尾处,经历了一场神奇“梦境”的青山君,改变了自己当初的想法,他后来认为世界应该是有尽头的,而通往世界尽头的路,是可以找寻到大姐姐的路,也便可以称之为企鹅公路。

整个故事的创作,充满了奇幻的色彩,故事发生在这样一个百无聊赖的夏天,孩子们喜欢幻想,不拘一格的大人也有着不同的人生观,他们共同探索着生活中的另一种可能。无论是意料之外出现的海,和不合常规出现的企鹅,实际上都代表着创作者本人对于童真的幻想,对于世界背面的另外场景的美好幻想。

虽然是动画电影,却也能够出现诸如“胸部是个神奇的东西,每次想起胸部时,想到的都是大姐姐的胸部。”这样的台词,其实是毫无违和感的,因为还在上小学的小小少年,是真的少年模样,对一切都未知,对男女的情感更是懵懂,因此这种想象和表达,是非情色的表达,而是一种对世界美好的幻想,是小孩子内心对于不了解的事物的神秘的向往。当青山君的爸爸说到了袋子“内侧”“外侧”的理论的时候,这对于之后的青山君是大有启发的,空中突然飘来的水球,会不会是地球的外侧发生了某种改变?其实侧面的表达了环境对于人类的重要性,在某些被人忽略或者看不见的地方,可能环境正在发生“漏洞”,而大姐姐可乐瓶变出来的企鹅,正是一种美好的隐喻,它们是正向的力量,是想要堵住“漏洞”的手段或工具,是美好的存在。

不管整个故事的发生,到底是青山君与大姐姐的臆想,还是整个城市人们的集体幻觉,其实到故事的最后都根本不重要了。我们看到了一个拥有求知欲和上进心的少年,一个能陪伴少年召唤出企鹅的大姐姐,一个最后共同努力去保护那片海的孩子们,就足够了。电影里的故事结束了,青山君的暑假也结束了,可最后他对自己未来的无限幻想充满了励志的模样,是啊,无论再怎么开心的事,也有结束的一天,可只要心中还存有幻想,也总会像青山君一样每一天都能超越前一天的自己。

分享到:
责任编辑:Missing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