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压强投入,华为云“Cloud+X”打开产业下一极空间

2018年对于中国的公有云产业来说,是一个分水岭。在这一年,一个强有力的公有云新集团军正在浮现。在2019年5月,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8下半年)跟踪报告》显示,2018下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IaaS/PaaS/SaaS)超40亿美金,IaaS市场增速同比增长88.4%。除了市场上的五强之外,还有一个占据26.4%市场份额的另一集团在高歌猛进。根据Frost & Sullivan最新发布的《中国IT基础设施行业白皮书》,指出2018年凭借在云基础设施领先的实践和创新,华为云以21.3%的市场份额获得中国云基础设施市场领导者的地位。

在中国公有云产业的后发力者中,华为云是唯一非上市、非IPO且不带互联网生态的独立第三方通用型公有云服务商。2018年华为云被Forrester评为中国全栈公有云平台领导者,也是新集团军中唯一入选领导者象限的厂商。而在2019年5月IDC发布的《2018中国云系统与服务管理软件市场追踪报告中》,华为云Stack云管理平台ManageOne在市场占有率中位列第一。如今,华为云已经成为了中国公有云市场最大黑马。更进一步,在2019年华为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常务董事、ICT战略与Marketing总裁汪涛表示华为云的战略是打造混合云,华为内部已经进行了架构调整,把私有云、IoT等整合到了Cloud BU中。

华为Cloud BU的组织整合是整个华为“Cloud Only”战略的重要推进。如今,华为云正在朝着成为政企最佳全栈混合云供应商的方向稳步迈进。在2019年5月9日的“杭州·选择不凡 华为云城市峰会2019”站上,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表示,目前正在整合过程当中,整合的目的有两点:第一,更好地服务好客户,真正地为客户提供一个随着数字化转型进程发展的混合云解决方案;第二,更加充分地发挥华为内部优势,帮助政企从私有云向混合云再向公有云平滑迁移。

在谈到华为云的差异化优势时,郑叶来强调华为不是上市公司,没有业绩压力,因此可以更加沉稳打磨产品、技术与方案,更好地服务客户。实际上,华为也是中国公有云/云计算产业中唯一的非上市公司或不准备IPO的供应商,这给了华为云足够的资格引领中国云计算2.0时代。目前华为云已经服务了350多个政务云和200多个金融云,为服务政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在华为云城市峰会2019杭州站上,不少SaaS创业公司也纷纷表示,因为更好的技术和用户体验,已经在过去一年选择在华为云上重新生长。

云计算的市场空间才刚开启

就中国云计算产业而言,这是一个随着数字中国建设而逐渐扩大的市场,中国的云计算产业才刚刚开始。

2019年4月,安筱鹏博士于清华经管学院进行了“数字化转型2.0”的主题演讲,他认为今天所讨论各种各样的云和工业互联网概念的背后是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这个时代就是体系架构大迁徙的时代。而这是一场历时20年的技术架构体系大迁移,这场迁移5年前已经开始,会在未来15年结束。

这是因为,在IT与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下,商业系统的复杂性逐渐增加,对信息系统的响应要求越来越高,而传统“孤岛型”和“烟囱林立型”IT架构下的业务系统响应呈线性增长,难以应对日益复杂和要求实时性的业务需求。基于云架构的业务系统,在一套软件体系架构下汇聚所有的业务和数据,系统之间互联互通,即“系统之系统”模式,不仅能快速上线新业务,还让业务系统响应能力指数级指长。

而IDC所指出的40亿美元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也仅是接近300亿人民币的规模。那么,中国整体企业IT市场规模是多大呢?Gartner预测,2019年中国对技术产品和服务的总支出将会增长3.7%,达2.9万亿人民币;到2022年,将达到3.2万亿人民币。去除掉PC等IT设备的支出,数据中心系统、软件、IT服务和通信服务加在一起的企业技术市场规模在2019年将达到2万亿、2022年将达到2.2万亿规模,而2018年也保持了约2万亿的规模。

简单理解,包括公有云、混合云和私有云等在内的云计算是企业技术的服务化商业模式,是对企业IT市场的替换和升级。从这个逻辑来看,300亿人民币规模的中国公有云市场,也仅仅占到2万亿企业技术市场的1.5%。换言之,即使是中国的公有云产业,也才刚刚经历了“从0到1”的启动阶段。

从国家政策来看,全力推进数字中国建设,中国数字经济正在规模化发展。《人民日报》2019年4月撰文指出:“信息化为中华民族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我们必须敏锐抓住信息化发展的历史机遇,以信息化驱动现代化”。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31万亿元,约占GDP的三分之一;预计2035年将达到150万亿元,占GDP比重将突破55%,达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因此,从企业技术架构大迁移、数字中国建设、数字经济发展等角度来看,中国云计算市场和产业都才刚刚开始,产业与市场空间规模巨大。

云计算另一级:“Cloud+X”技术生态

以公有云为代表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在第一阶段出现了几大代表厂商,其共同特点就是从互联网公司发展出来的云计算业务,Cloud+互联网生态的特色明显,形成了云计算第一极。而正在崛起的云计算另一极,就是以华为云为代表的技术生态派,包括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计算、存储、网络、IoT、AI等企业IT技术以及智能终端等消费端技术生态。

郑叶来在华为云城市峰会2019杭州站上指出,目前云计算处于Cloud 2.0时代,越来越多的企业核心业务系统将上云,云计算将成为企业的数字化底座。企业上云考虑的不仅仅是计算,还要考虑人工智能、联接、IoT、5G、芯片、消费终端、生态等一系列因素。因此,云计算加上这一系列技术,即“Cloud+X”,将极大地帮助企业释放生产力潜能。

《人民日报》2019年4月文章强调,信息化具有全域的渗透性、交织性和融合性特征,正在对社会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全域赋能。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发展,推动各领域各行业业态重塑和格局调整,正在成为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主导力量。而以信息化驱动现代化,就要把握信息化的全域赋能作用,依靠信息化推动各行各业提质增效,为各行各业发展插上智慧的翅膀。

换言之,云是新型信息化的技术“底座”,“Cloud+X”即是基于云“底座”对各行各业赋能,通过云平台打通各行各业的流程、数据与业务,优化和提高生产力的同时形成新的商业和业务模式。而在这个转型的过程,平台“底座”的中立性和全面性就显得很重要。

郑叶来强调,华为云的中立性不仅仅是针对外部客户,对华为内部客户也是同样的参与竞争,凭技术实力赢得内部客户。“有人出主意,让华为公司出一个政策,把所有华为手机上的APP都放到华为云上,因为华为手机的体量,显然华为云的业务量就够了。我认为,第一从国际化企业来讲这违反竞争要素,通过垄断优势强迫消费是不对的,也不合规。第二,如果华为云、华为手机、华为5G等都做的好,对外部客户来说是1+1+1>3的效益,能为客户带来更大的价值,不需要我们要求,他们也会用华为云。因此,华为云必须要把自己做好,因为华为内部也是开放竞争,没有规定一定要选择华为云。所以,自己做好最重要。”

在技术的全面性方面,2018年华为云已经对外提供了超过160+项云服务,合作伙伴增长45%、达6000多家,云市场新增上架应用1500个、解决方案超过140个。2018年下半年,华为还推出了基于自研芯片的全栈AI解决方案,相关产品从2019年初开始陆续上市。2019年初推出的华为云混合云解决方案“HUAWEI CLOUD Stack(HSC)”,实现公有云和私有云统一架构。而2019年4月,华为云全栈PaaS云智能应用平台3.0推出,为基于云原生计算的政企数字化转型打开了更大的空间。

更重要的,是对于当前的政府、企业数字化转型来说,恰恰是华为过去10年所经历过的过程,“大企业客户经常对我们说两句话:第一句话是你们华为走过的数字化转型的路,是我们正准备要做的;第二句话就是我们讲的,华为一遍就听懂了,因为政企客户的痛点华为最懂。”郑叶来表示。

没有业绩压力的“实干家”

2018年5月华为云勾勒了“普惠AI”愿景,让普通的行业从业人员也能利用AI人工智能技术,把数字技术与行业的流程结合起来。在华为云城市峰会2019杭州站上,郑叶来进一步强调华为云要做普惠AI实干家。

所谓“实干家”,不仅仅是指华为云的全栈全场景AI技术与服务,更是一种心态。“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不需要刺激股价”,郑叶来表示,“从我们来讲,看一个技术很冷静。”而在谈到业务营收压力时,郑叶来表示由于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云BU的收入多一些少一些并没有太多影响,关键在于竞争力。

“实干家”是华为云普惠“云+AI”的态度,也是很多企业选择华为云的重要原因。SaaS公司上上签是中国电子签名行业领跑者,为企业提供合同起草、实名认证、在线审批、签约管理、合同管理、履约提醒、法律支持、证据链保存等合同全生命周期智能管理服务,是业内唯一的切入大型银行客户领域的电子签约平台。在中国,上上签就迁移到了华为云平台上。

上上签电子签约相关负责人在华为云城市峰会2019杭州站上表示,上上签刚开始与华为云接洽的时候,有一些迟疑,但是通过持续的接触和测试后,发现华为云是很好的选择。更重要的是,上上签的客户涉及到各行各业,这就需要底层云平台的高稳定性,保障客户数据安全。因此,把上上签服务通道也架设到华为云上,“比较放心”。上上签采用华为云,可以实现多通道部署,更加提高系统稳定性,满足客户的高并发需求。该负责人表示,成立于2014年的上上签,最开始的时候,很多底层技术必须自己研发。但底层技术开发并不是上上签的本业和核心竞争力,随着像华为云这样供应商的技术完善和成熟,上上签愿意选择与华为云共同成长。该负责人强调,在与华为云团队合作的过程中,华为云团队主动听取客户想法、了解客户痛点、与客户一起协同合作解决问题,“这种能动性非常杰出。”

二维火是一家专注于餐饮和零售行业管理系统研发和应用的公司,其智能设备帮助餐饮、零售等行业实现线上线下融合、线下消费在线化和数据化以及互联网信息化。目前二维火将服务范围已向亚太扩张,并将海外业务搭载在华为云上。二维火高级副总裁马超在2019华为云城市峰会杭州站上表示,2017年底走出国门与泰国正大集团合作,当时需要在海外单独部署系统,经过对比之后选择与华为云合作。“华为公司给我们感受比较深刻的是客户价值导向,比较尊重客户、以客户价值为第一。我们目前基本上主要是海外市场和华为云合作,未来也不排斥未来将探索与华为云在国内市场业务合作的机会与华为云探索国内市场业务合作的机会。”

随着公有云的普及,IAAS+将会逐步同质化,客户会倾向于选择一个稳定可靠,安全可信,值得信赖的供应商。“对我而言,关注最多的就是客户需求,客户对我们是否满意。”郑叶来强调,华为云的竞争力关键在于是否有越来越多的大企业、创新企业和跨国企业选择华为云,“过去两年,很多大企业和跨国企业进入中国,选择合作伙伴时大都选择了我们。在这一点上,我们对自己还比较满意。”

进入2019年,中国云计算产业将迎来再上台阶的战略机遇,“Cloud+X”正在打开云计算产业的新空间。2018年,云计算技术堆栈开始形成整体产业标准,不同云计算技术之间开始互联互通,整体公有云产业正在酝酿新一轮的变局,产业新格局正在形成中,2019年初的华为云加码投入即为前奏。华为云所引领的云计算另一极,将给云计算产业和数字化转型带来新的选择。(文/宁川)

分享到:
责任编辑:云科技时代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