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氢发动机在收“智商税”?涉事公司风险提示超640条 曾骗补遭处罚

水氢发动机又是一场“忽悠”?

5月23日上午,中共南阳市委机关报《南阳日报》在其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引发外界关注。其中提到,水氢发动机在我市正式下线啦,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到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时,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

这是青年汽车落户南阳市半年后的最新进展。《南阳日报》曾报道,2018年12月,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宣布落户南阳市高新区,该项目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

据了解,制造出“水氢发动机”的公司是青年汽车集团,成立于2001年,法定代表人是庞青年,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通过天眼查发现,青年汽车存在司法风险641条,其中包括开庭公告106条,法律诉讼156条。同时,青年汽车集团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但这个只需要加水就能行使的氢能源车受到广泛质疑。最新消息,5月24日,安阳市工信局就“水氢发动机下线”一事回应,称系当地记者报道有误。水氢发动机尚未认证验收,系记者在报道中用词不当。青年汽车集团庞青年的秘书对新京报表示,他已经知道此事,“早上已经有很多人打我电话,晚点我们会有回复的,正在开会。”

又一个“水变油”骗局?

关于水氢发动机的运作原理,庞青年此前曾表示,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也就是科技成果就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才能将水转换成氢气。最终实现青年水氢燃料车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就能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的惊人表现。

据上游新闻报道,处于漩涡中的青年汽车集团“加水就能跑”厢式货车,外观上与装有氢能源发动机的厢式货车没太大区别。一位吴姓负责人说:“区别在于发动机,把水灌进去,产生化学反应便可以产生氢气。”目前“加水就能跑”的厢式货车,全厂只有一辆,该厂销售的主要是氢能源厢式货车和公交车。

这个项目遭到广泛质疑。北京理工大学机械余与车辆工程学院教授孙柏刚认为,纯的水变油或使用神秘的催化剂把水变成氢气,这都违背能量守恒。“纯水变成氢气作为动力,就和过去的“水变油”一样,这是不可能的,是纯忽悠。”

科普作家方玄昌认为,就目前的信息来看,“水变氢”明显违背热力学第一定律的“永动机”。“水边氢”、“水边油”是多年来反复出现过的“忽悠”,曾有不少地方政府和企业都上过当。

同时,这也遭到网友的集体吐槽,“其实就是骗国家专项扶持金”;“打破能量守恒定律的一帮人”;“收智商税”;“大家都想想怎么圆啊,到时候别再暴露智商了”;“这又是和以前那个什么超级公交一样”……

水变油事件是一个在中国曾经名噪一时的骗局。1984年3月,哈尔滨公交司机王洪成宣布发明“水变油”,在四分之三的水中加进四分之一的汽油,再加入少量由王洪成配置的 “洪成基液”(也称 “水基燃料膨化剂”),就可以变成“水基燃料”,一点即燃,热值高于普通汽油和柴油,无污染,成本极低。这项“发明”经过王洪成的现场表演,受到一些大学教师“眼见为实”式的肯定,被全国几十家新闻媒体炒热。

水变油意味着氧原子变成碳原子,这在科研上是不可能做到的事。但是在那个时期里就有许多人相信,认为这是个大发明。1993年1月28日,某张全国性大报以半版篇幅宣传“水变油”,标题说它是“中国第五大发明”。一时间,全国约有数百家企业拿出上亿元资金与王洪成搞共同开发,一些企业则从王洪成所办公司买了大量的膨化剂。

此后,“水变油”遭到原物资部能源司干部严谷梁,以及何祚庥、郭正谊等多位科技界人士的质疑。最后,1998年王洪成被收容审查和判刑10年,这幕闹剧才结束,但造成了数以亿计的经济损失。何祚庥说:“遗憾的是,直到今天,仍然有人为水变油辩护,说它不是伪科学。”

涉嫌诈骗、骗补遭处罚

庞青年的青年汽车真正崭露头角,是从2008年开始。当时,通用汽车财政恶化,旗下子公司萨博要被抛售,多家中国车企竞相参与竞购,包括北汽集团、汽车经销商庞大集团和青年汽车均有意,不过最终在2012年由国能电动车公司竞得。

不过,在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其时,煤价高企,利润颇丰。

然而,在收购萨博汽车尚未成功、生产线尚未投产、13亿吨煤炭指标尚未兑现之时,青年汽车即将煤炭指标转手卖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佳合公司”),并收取2亿元定金。

但是,收购萨博汽车失败,鄂尔多斯市政府不予青年汽车煤炭指标,青年汽车与亿佳合公司的交易陷入僵局。由于2亿元定金已支付,且要求返还未果,亿佳合公司选择报案,并最终获得警方以涉嫌诈骗对庞青年立案侦查。

不过,负责此案的白山市警方表示,因庞青年是浙江省人大代表,根据法律规定,对庞青年采取强制必须报请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批准“暂停执行代表职务”,但浙江人大并未采取措施。因庞青年无法到案,批捕程序无法启动。

此后,青年汽车依然遭遇诸多问题。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骗补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包括撤销这7家汽车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取消其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这7家公司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并责成上述企业进行为期2个月的整改。

当时,金华青年汽车被处罚的原因是其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

除此之外,庞青年和青年汽车还面临多起债务需要兑付。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已确认的债务有,青年集团欠石嘴山矿业集团1400万元,欠中国银行泰安高新区支行3000万元,欠光大银行济南分行1.7亿元等等,账期均超过4年。

梳理判决书发现,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约定,青年汽车投资13亿元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管委会为此提供了扶持投入5.3亿元。“因该项目停产,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青年汽车被要求赔偿5.3亿元。”2016年12月29日,最高院判决支持了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诉求。

2017年8月,由庞青年控制的青年汽车系浙江青年莲花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这一次,庞青年的麻烦来自其浙江本省,因其自2013年开始拖欠当地国资公司7.6亿元委托贷款,被诉讼至法院。(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

分享到:
责任编辑:时间财经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