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强硬”是否用对地方,才是民众担忧之处

——本文约2250字,阅读需5分钟

近期连续发生的“旅客高铁扒门”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而对于高铁宝鸡南站发生的“扒门”事件中,有旅客建议警方将涉事女子带走这个细节,有自媒体撰文《当高铁屡屡被阻,你们又要求警察强硬了?对不起……》,却引发了一些争议。

该文称“这会你们终于希望中国的警察能够强硬起来了?对不起,貌似有点晚了”,作者一方面举出一系列的警方执法造成伤亡后被处罚的案例,放言“全国230万警察战战兢兢,人人自危”,另一方面以山东菏泽女子暴力攻击警察的例子,反问“如果这时候警察真的动手去抓那两个女的,遭遇强烈抵抗了怎么办?她们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喊警察打人了,怎么办?”

此文经《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帐号转发删节版后,引发广泛热议。一些警方人士认为这说出了执法民警的不满和苦恼;但一些普通民众则认为这是警方在替自己的不当执法找借口,是无聊矫情。

其实对比删改版本和该自媒体原稿就能看出,《人民日报》官微并不是完全认同其文中所说,尤其是对一些案例的是非判断存在差异。刊发此文或许还是考虑为广大民警争取更加宽容的社会环境,改善提升警民关系。

但是北京时间“锐评”认为,由于对于警民关系的理解和侧重不同,这篇文章在警方人士的眼中和在普通民众的眼中并不是是同样的效果,因此也导致了不同群体的不同解读。

首先应当明确的是,警察作为行政执法权力的具体实施者,其权限来自于法律的赋权,而法律本身就具有国家强制力的背景。“强硬”在警方的执法中必不可少。

但同时应当认识到,现实中警方行使执法权时,既存在被执法对象不予配合、暴力抗法的可能,也存在个别执法民警滥用执法权,甚至本身违法犯罪的情况。而《当》文的作者显然只注意到了前一种情况,并举出了山东交警遭女子暴力攻击的例子,却忘记了后一种情况同样屡有发生,比如兰州财经大学学生遭民警“打烂屁股”的事情。

实际上,不论哪个群体都总有一些人存在违反规则的行为,而如果从人群中的“正态分布”看,这种“犯规者”在不同的种族、人群中都是存在的,因此民众中存在“不法之徒”的比例未必就比警方中有“害群之马”的比例高。

而在中国执法规范建立和完善的过程中,固然有民警遭遇“不法之徒”的侵害,但同时也有警方中的“害群之马”执法简单粗暴,侮辱伤害被执法对象,刑讯逼供或者受贿枉法者并非没有,甚至还有民警利用执法机会吃拿卡要。如果用举例的方式“摆烂”,恐怕也能举出很多警方的“不堪往事”。

正是因为这些警方中的“害群之马”,使得部分民众对警方产生了不信任的情绪,加之警察往往身处社会矛盾一线,容易成为批判社会问题时的“靶子”,这一点某些媒体的偏颇报道也难辞其咎。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警界人士对媒体偏颇报道的念念不忘和对暴力抗法的怨念不休同时,却对“害群之马”的危害避而不谈,只谈委屈不谈问题,只谈功绩不谈瑕疵,这显然并不能够服众,或许也是《当》文遭遇部分民众质疑的原因。民众担忧的并不是警方拥有“强硬”的权力,而是担忧这种“强硬”用的不是地方。

同时,如果从具体执法民警的角度看,由于以往一些社会监督事件中,个别警务人员因为执法导致被执法对象伤亡而被处分,因而产生的畏惧情绪也是存在的,“对方撒泼打滚喊警察打人怎么办?”这样的疑问恐怕在很多民警的心中都有。

不过这个疑问的根源并不是社会监督,也不是民众的不信任,而是执法规范缺乏细化所致,说白一点是“强硬”缺少使用的具体操作规范。

以往一些引发争议的警民冲突案例,除了少数不理性的意见外,大部分意见还是集中在警方执法的规范问题。而警方在面对质疑时,往往只能搬出一些相对粗疏的执法规范文件,缺少一些细节的规定。

就在几年前,甚至连“着装民警是否需要出示证件”这样的简单程序问题,都引发社会争论,而专家、学者、警方、民众则各执一词。这种缺乏广泛规范认同的环境下,民众对警方的误解其实是普遍存在的,也难怪民警执法时会有“怎么办”的疑虑。

想要解决一线民警的这种疑虑,绝不是靠提倡“强硬”就能解决的,甚至在缺少规范化操作指引的情况下,某些“强硬”就可能越过边界,也可能因为广大公众的误读,进一步恶化警民关系。

实际上,在2016年公安部就举办了全国公安机关规范执法视频演示培训会。据报道,视频演示培训会中的演示片所演示的规范显示,警察在面对执法对象或其亲友突然下跪抱腿、拖拽、缠抱时,警察如何灵活规范地迅速摆脱纠缠。

诸如此类具体的执法规范措施,一方面让民警心里有底,同时经过媒体的广泛传播也让公众心里有谱,民警知道遇到了具体情况怎样处置,公众也知道发生执法纠纷时警察会作何反应,那么实际上是双方对对方的行动有一个预期,也能更好地互动,减少摩擦。

目前看,如果还有相当一批一线民警自认“战战兢兢”,在执法时担心处置引发争议,说明这种规范化执法还有进一步细化的必要。具体到像这种占据公众交通工具或设施拒不离开的,应当如何沟通,如何警告,如何控制,如何带离,如何处置随行人员包括未成年人,如何用执法记录仪纪录全程,都应该有更加明确的操作规程。

而规范化执法的一个前提是,只要民警按照操作规程实施,就不应当对因此造成的损伤承担责任。这样民警也才能真正“强硬”起来,民众也会在认可其操作规程的同时认可这种“强硬”,社会监督也可以不再让民警“战战兢兢”。

据此锐评君认为,专业规范的执法是“强硬”的基石,民众质疑的从来不是“强硬”本身,而是期待“强硬”能够用对地方,用的得法,这一点与警方的执法目的并不矛盾,相信随着规范化执法的不断推进和提升,一切都不会晚的。

文/北京时间评论员 梁千里

分享到:
责任编辑:赵跃 (FJ108)

评论

热乎 热乎视频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