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怒的金佛》拍案惊奇佳构剧,笑闹夺宝善恶图

在这个信息化透明的时代,没想到还有这样一部电影的存在。将在爱奇艺上线的电影《狂怒的金佛》,让人想起了当年的《疯狂的石头》《心迷宫》这样的电影。小成本佳构式喜剧,浓郁的地域特色,个性鲜明的群戏角色,围绕一尊金佛的你争我夺,再加上开放式的结尾,将电影魅力的娱乐效果在有限的空间内最大化的发挥出来,也将人性的贪婪渲染到淋漓尽致。

《狂怒的金佛》是一部纯正的商业电影,但电影从导演杨龙到主演高爽、田川等都是一水的新人,毫无名气,因此可以断定,该片乃是典型的独立制作。但无名气不代表没水平,就像本片的导演杨龙,毕业于纽约电影学院,曾凭借电影短片《海滨之歌》、《EXIT》等作品入围众多国内外电影节竞赛单元,最终斩获 “柏林国际电影奖”的“最佳短片”,才华还是有的。

影片围绕龟城出土的金佛,讲述了龟城农民万一平挖到一尊金佛,恰逢被邻居李大嘴盯上。谁知商人陆哥与大嘴勾结,合谋盗取金佛。而在陆哥寻找金佛的时候目击了万一平与地主龙大贵的争斗。陆哥意外杀死大贵后逃离现场,但所有证据指向万一平。无奈万一平将尸体掩藏于地窖,当警察任小武到来时尸体却无故消失。随着疑团一层一层拨开,终究发现几拨人马被命运“黑色幽默”了一把。

虽然是小成本,但制作费与剧本体量,有时候并不直接挂钩。平心而论,《狂怒的金佛》的剧本新颖吗?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故事简言之,就是因一尊金佛引发的闹剧,听上去有些类似《心迷宫》,但二者故事完全不一样,共同点就是属于典型的黑色喜剧,以及这个多线环形叙事。当年的《疯狂的石头》走得就是这样的路子。

炫技般的连环叙事,阴差阳错的人物关系,错上加错的故事走向,多条线索连环交织环环相扣。这样的电影其实不少,比如科恩兄弟的《血迷宫》、《11点14分》、挪威电影《猎头游戏》,甚至昆汀的《落水狗》和盖里奇的《两杆大烟枪》也有如此风格。电影发展100多年以来,其实任何故事几乎都形成了一种模式,包括本片类似的电影,通过一件物品,一件起因推进了多条平行叙事线上的人物关系,在故事结构上玩平行时空的概念,故事角色身处漩涡中心处于当局者迷的状态,以观众作为上帝视角审视整个事件的发展,如希区柯克善用的“桌子下的定时炸弹”概念,给观众提供宏观的戏剧化脉络,更能具有各自人物和情节的带入,从而达到典型的影像的二元性,带来极致的观影效果。

类似的电影也成了一种模式,从这方面来看,《狂怒的金佛》的临摹痕迹很重,在其中能够看到上述许多电影的影子,甚至几条故事线上的时空互为因果也有《记忆碎片》的影子。所以从这方面而已,电影的故事模式不算新鲜。

但从另一个角度,在如今“旧瓶装新酒”成风的条件下,这样的故事算得上是酒瓶装新酒。模式不新鲜,故事是新鲜的啊!电影故事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和线索绝非简单的套模板就能搞定,这类故事是建立在剧本本身复杂的基础上,想要“套模板”还需自身有两下子,从这方面来看,《狂怒的金佛》又是很新鲜的,尤其是在华语电影的大环境下。

因为华语电影中,这类好故事精巧布局的电影,真的很少。而且本片在风格上,有着独特的地域特色,建立在风格之上的佳构式故事,更娱乐一些。

电影发生在甘肃,地域决定了电影的风格,这是一部带有西部风情的电影。但并不如《无人区》那样孤寂,电影的故事发生在一个村落里,诚然整个故事很闹腾,片中几位角色的台词笑料都和让你有地域色彩,说白了,这是一个北方农村常见的场景设定。比如大贵的角色设定,就是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大土豪,还有大嘴这个典型农村懒汉,北方观众一定不会对电影的人设陌生,说白了,就是接地气。

电影是以故事取胜,依靠的是情节张力,并不是依靠地域特色。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故事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电影只是针对地域特色设定了相应的台词,由此产生的诙谐笑料,但电影整体,主要是靠角色与情节的互动带来的错位感,来实现“佳构式”喜剧的特色。

还有那段默片表现手法,将过程比较纠结的情节过场用这样的方式表现,很有创意。电影格局很小,代入感很快,通过一些细节交代了人物关系,马上进入剧情。一场阴差阳错的“绿帽子事件”,分裂出多条主线故事,这几大这三条线索在叙事上各有先后,实际上乃是平时间,电影取巧的地方在于对叙事先后与平行时空的掌握,给观众造成了强烈的悬念,几段故事彼此独立,但互为补充和呼应,后面的故事解释前面留下的悬念,而前面的故事又照应了后面的故事发展。

最令人深刻的是,本片的悬疑营造和表现手法,片中人物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审视事件,对彼此之间的作为并不知情。但观众作为上帝视角,通过三段故事的互相呼应和阴差阳错的人物关系,虽然故事之间环环相扣,但观众对整个事件脉络有着清晰地认知。这就是“桌子下的定时炸弹”概念,就像电影中的那枚戒指,也是该片令人叫绝之处。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见乌鸦的电影文酷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