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点击按住视频可拖动

接下来播放

河南濮阳小学踩踏悲剧:谁“杀”死了小硕?

家长聚集在校园门口等消息

如果不是这场事故,3月22日中午,小硕应该开心地牵着妈妈王萍(化名)的手回家吃饭。

8时20分,河南濮阳县第三实验小学(东校区),晨读结束。这天,学校统一月考,考试要持续一小时,老师提醒孩子上厕所。谁都没意识到危险正在向学生逼近。

8时30分,两层的厕所楼梯间、厕所内被挤得水泄不通。一层楼梯上一个孩子踏空了台阶突然向前倒去,二层楼梯的孩子刹不住脚,瞬时,排山倒海般拥了下来。哭喊声、求救声乱作一团。

17时57分,濮阳县政府通报:踩踏事故共造成22人死伤,其中,1人送医途中死亡,5人重伤。

约18时,王萍看见了已经冰冷的小硕。

一场不该有的月考、超编的班级、配备不足的厕所蹲位以及学校管理不到位,这一切将小硕压在了身下,再也没缓过气来。

逝者小硕

小硕,男,7岁,濮阳县第三实验小学一年级学生。

22日早上7时50分,小硕在妈妈王萍的护送下来到学校,走进校门那一刻,懂事的孩子回眸一笑,给妈妈道了声“再见。”

背着书包,小硕一路小跑奔向教室。

学校作息时间:8时晨读,8时20分结束,休息10分后,进入一天的授课。当天,学校原定统一组织月考。

当日10时,妈妈正期待孩子考试后又能给自己一个惊喜时,却发现朋友圈在转发“濮阳县第三实验小学发生踩踏多人受伤”的消息,打开链接一看,有图,还有视频。

王萍坐不住了,急忙赶往学校查看情况。

还未靠近学校,王萍目睹校门外已拉起了警戒线,外围到处是警车,警察来回进出学校。

小硕妈妈心里一沉,知道出大事了。

此时,门口的家长黑压压一片。

虽然,警方在事发后第一时间介入,但是,王萍被同样急切的家长裹挟着涌向学校大门处。期间,家长们一度冲开校门,涌入校园。

大家心照不宣,都希望快点看见孩子平安走出校门。

等待了约半个小时,一些未见到孩子的家长被校方告知,孩子已被送到医院抢救了。而王萍既没有见到小硕,也没能从校方处得知孩子的下落。

根据网上流传的一份由濮阳县卫计委发布的《突发事件紧急医学救援信息报告》,小硕的家人在县医院、县二院、仁济医院,以及濮阳市人民医院展开人海搜索。

急诊、住院部、太平间,家属们查了一遍,均未获得一点有效消息。

小硕的一名亲属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当日13时许,没找到孩子任何消息的母亲,如同疯了一般,在濮阳市人民医院与事故善后接待人员吵了起来:“孩子是生是死,学校怎就没有一个消息!”

经多方打听,小硕父母得知,因抢救无效死亡的一名孩子被送到了濮阳市公安医院。

3月22日17时57分,濮阳县政府官方网站通报:8时30分,濮阳县第三实验小学发生一起踩踏事故,事故共造成22名学生受伤,其中1人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5人重伤。

约18时,公安医院法医检验中心,还未走近遗体,王萍一眼认出孩子身上的羽绒服。此时,她双腿一下瘫软,再也无法站立。

小硕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尸检室,任凭母亲撕心裂肺的呼唤,却再也唤不回一声甜甜的“妈妈”。

事发时有无老师在场?

面对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王萍几度悲伤晕厥,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远在云南昆明出差的小硕父亲,原本还祈祷着孩子平安无事,得知这一不幸消息后,便急匆匆踏上了归程。

“小硕的上身前胸、后背,表皮存在大块的淤青,”家长亲属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可想而知,他弱小的躯体遭受了多么难以想象的踩踏”。

一天时间不到,便阴阳两隔,家属要求了解事发及救治的整个过程,并对死因进行鉴定。

“事发后才有教师陆续赶到踩踏现场进行疏导、施救。”小硕的家属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他们调取了学校事发时的监控录像,发现濮阳县第三实验小学副校长刘文华说了假话,事发时,根本没有老师在现场疏导。

事发当日,刘文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时“看到有一个孩子在厕所一层的楼梯间想向前倒,一下冲上去把孩子抱住了”。

据其介绍,因后面孩子急着下楼,一下把他从第四个台阶推倒滑向最下层,他当时喊也喊不出来,鼻子都踩流血了。他一看有几个孩子趴在身上,赶紧示意旁边的老师打120。

针对家属提出的质疑,北京时间“暴风眼”致电学校周玖菊校长、教育局胡长征局长求证,对方未接听电话,也未回复短信。

据教育部发布的《中小学校岗位安全工作指南》规定,学校各岗位人员职责有明确要求,校长全面负责学校安全工作,任安全领导小组长,其他成员各负其职。

23日,校长周玖菊、副校长刘文华被停职。

比起小硕,受伤的学生是“幸运”的。

5名重伤学生家长在医院ICU外焦急守候 图/李英强

23日,濮阳市人民医院,家属焦急等待着。

从北京受邀而来的医学专家对重症监护室5名重伤学生进行了全面会诊。专家刚走出ICU室,就被早已等在门外的家长团团围住,专家介绍,孩子目前已度过生命危险期,伤情已得到控制。

这时,家长焦灼的目光才慢慢退去。

其中,一名孩子的父亲没能近身询问,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一路追跑着出去,向专家打听自家孩子的伤情。

“只要孩子在,只要孩子能早点好起来,其他什么都不重要。”得到回复后,这位父亲眼睛里依然闪烁着泪花,但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放松的笑容。

超载的校园

1死5重伤,是谁导致了这场悲剧?

22日的通报称,调查组初步查明,事故发生原因是课间时间较短,学生集中去厕所,拥挤导致踩踏。

同时,刘文华解释,学校原定8时30分举行统一的月考,考试时间一个小时,8时20分晨读结束,有教师让孩子抓紧时间去厕所方便。

事发后,有家长埋怨,如果学校不组织这场月考,也许就能避免这次灾难。

2013年8月22日,教育部发布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意见稿提出,一至三年级不举行任何形式的统一考试;从四年级开始,除语文、数学、外语每学期可举行1次全校统一考试外,不得安排其他任何统考。每门课每学期测试不超过2次,考试内容严禁超出课程标准。

针对“为何会对小学学生组织月考”的问题,濮阳县教育局教研室人员表示,学校这次组织的月考,教育局未能发现。截至发稿前,学校对此也未有回应。

也有家长认为,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除了校方有安全管理的漏洞,教学配套不完善、教育投入不足也是重要的原因。

北京时间“暴风眼”发现,濮阳县第三实验小学(东校区)学员超编严重。

濮阳县第三实验小学(东校区),设有一、三、四个年级,其中,一年级10个班,三年级8个班,四年级5个班,共有1704名学生。

教育部《城市普通中小学校校舍建设标准》规定,城市完全小学最大规模30个班、1350人,班级平均规模,不应超过45人。

4年级(2)班一名学生说,班上现有学生78人,该年级5个班,每个班都在60人以上。

在濮阳市人民医院,正在病房外守护孩子的一位家长介绍,受伤的孩子就读一年级,班里学生为80人。

“短短10分钟时间,1704名学生突然集中拥往厕所方便再回到座位,这根本不可能完成。”一位家长气愤地说:

据调查,事发学校四层的教学楼成半圆形状,坐南朝北,教学楼东北楼头紧邻一个独立的三层小楼,楼道宽约1米,一层厕所两间、二层厕所三间,三层为图书馆。

《国家学校体育卫生条件试行基本标准》规定,学校厕所,女生应按每15人设一个蹲位;男生应按每30人设一个蹲位,每40人设1米长的小便槽。

而学校两层的厕所楼中只有五个厕所,其中女厕两个,共24个蹲位;男厕三个,共15个蹲位,以及两个长达5米的小便池。如果男女生比例为1:1,所需蹲位应为85个,远超现在的39个;小便池则需21米,现有的10米也远未达标。

在事发当日的通报中,濮阳县政府要求对濮阳县第三实验小学实施改造,改善教学设施条件。

王萍见过孩子遗体后悲痛不已 图/李英强

生死别离

23日下午15时,小硕的尸检完毕,在被转送到冰棺存放前,需要给孩子买套干净的新衣服,因为之前的衣服在踩踏中弄脏了。

这些事情都是小硕的亲戚帮着张罗的,他们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不敢让孩子父母早到场,担心家长难以控制悲伤,再有个三长两短。

“一开始买的不合身,一条裤子都能把孩子的小身体包下。”法医检验中心门卫室人员说,要不是调换衣服,早就可以给孩子穿戴好了。

16时50分,一辆120急救车驶到法医检验中心门前,四名急救医护人员携带医疗设备陪同而来。

小硕父母被亲戚和医护人员搀扶着下了急救车,双脚刚着地,腿已松软的难以迈步。

法医检验中心大门距离尸检室,不足200米的路程,夫妻俩艰难地走了10分钟,进入尸检室大门那一刻,孩子母亲再度昏厥,迈不开了步子。

孩子静静地躺在尸检室担架车上,近在咫尺,却不能再靠近一步,王萍放声痛哭。

亲属们几次安抚,才将小硕父母送往医院病房。

23日,学校开始进行基础配套设施改造 图/李英强

​同日,学校已开始对校舍配套厕所进行升级改造,打通了厕所二楼与教学楼的通道,而且又增加了坑位。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事发学校始建于1998年,再大的力度改善教学配套设施,但受空间的限制,也难以达到教育部规定的达标建设标准。

濮阳县教育局一名匿名官员说,伴随着城市化发展,大量农村孩子随父母务工进城,给学校带来很大压力,近几年学校没增加,学生在不断增加。

学校配套设施薄弱,之前调研也早有发现,最难改的还是城区学校。

上述人员说:“有时针对发现存在的问题向学校反馈意见,校长一句话‘就这么大点地方,你说怎么改?’还真把我们问住了。”

他表示,改善学校配套设施薄弱问题,相对农村学校来说倒更容易实施,因为农村土地还不存在寸土寸金。

北京时间“暴风眼”发现,该小学连个体育场也没有,仅有一块狭小的空地作为课间活动场地。

上述要求匿名官员称,城区学校普遍存在超载运行,要解决这个问题,仅靠教育部门是行不通的,其中涉及财政、土地等多家部门。

23日,濮阳县政府发布第二次通报,实验第三小学厕所改造后,新增蹲位45个、小便池11米、洗手槽23米。同时,对楼梯进行改造,打通二楼教室与厕所隔断,保证每层楼都有厕所,确保27日正常复课。

一位家长说:“但愿血的代价和教训,能让悲剧不再重演。”

文/李英强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