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盘点|2018中国汽车8大事件和5大人物:董明珠排第几?

“逢8必灾”,这句话再次印证在2018年的中国汽车市场。

2018年,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造车公司,都不同程度地陷入相同的困境。对于困境下的车企掌舵者们而言,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即便是过去九年稳居全球产销首位的中国汽车市场,也将不可避免地进入漫长的“微增长”乃至“负增长”时代。

毫无疑问,在全球汽车电动化趋势的裹挟下,中国汽车市场的增量竞争正在转变为存量竞争。如何在这一轮竞争中胜出,并在汽车智能化、电气化战争中占据新的一席之地,拥有新的话语权,是接下来汽车企业必须攻克的世纪课题。

(一)年度人物—经济寒冬下的企业家群像

1、年度最失意人物——董明珠

对于女强人董明珠而言,2018年过得难言顺心。

11月13日,银隆新能源宣布,大股东涉嫌通过关联交易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10亿元,并已起诉至法院及报案。此后大股东指责个别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董明珠为个人私利,利用公司对大股东发难,目的在于“驱赶大股东出局”“打压公司估值,争夺控制权”。公司高层人事斗争迭起的背后,银隆已经陷入风雨飘摇中。

2016年,董明珠推动格力电器收购珠海银隆失败后,个人联合万达王健林、京东刘强东等4家单位共同增资30亿元,获得银隆22.388%的股权。其中,董明珠一人投资10亿元,成为银隆新能源的第二大股东,由此启动新能源造车梦。不过,她可能没想到,任何一个领域进入都是有门槛的,同样是制造业,“门外汉”由家电业进入汽车业也没那么简单。

除了缺乏造车基础,董明珠押注的电池路线也令人不够看好。银隆新能源釆用的钛酸锂电池技术路线相对冷门,能量密度低、体积大,目前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使用并不广泛,也难以发展成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主流技术路线。

银隆新能源被视为董明珠为自己铺设的后路。但是,一个扎扎实实做实业并赢得社会尊重的人运气似乎没那么好。

2、年度最悲情人物——祁玉民

在华晨宝马痛失25%股权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后,华晨汽车集团董事长祁玉民无疑成为汽车业内年度最悲情人物。

10月11日,在华晨宝马成立15周年庆典上,宝马集团和华晨汽车集团联合宣布,华晨宝马合资协议将延长至2040年(从2018年至2040年)。此后,宝马宣布将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份,交易完成后,宝马将在合资公司中占有75%的股份。

这意味着,华晨汽车集团即将失去长久以来的利润支柱。作为华晨的“利润奶牛”,宝马为其贡献了98%以上的利润来源。

以2017年为例,华晨中国(华晨宝马中方母公司)实现收益53.05亿元,同比增长3.5%;股东应占净利润43.76亿元,同比增长18.85%。其中,集团应占合资公司收益较2016年增加31%至52.33亿元,主要由集团间接拥有50%权益的合资企业华晨宝马贡献盈利增加。华晨宝马对集团净利润贡献,较2016年的39.98亿元增加31%至52.38亿元。如果扣除宝马的利润贡献,华晨中国实则净亏损达8.62亿元。

实际上,“华晨傍宝马”已是业界公开的秘密。华晨汽车旗下自主品牌不振,以近年数据为例,2013年华晨中华品牌销量超过21万辆,2014年中华销量大幅下滑至14.12万辆,至2017年中华的销量更是跌至9.6万辆。更为可惜的是,曾在轻型客车领域风生水起的华晨金杯,也于去年7月将49%的股权转让给雷诺。

对于祁玉民而言,这或许是不得已。地处东北的华晨汽车,面对大变局下的中国汽车市场,已是积重难返。2005年,时任大连市副市长的祁空降华晨,可谓临危受命——彼时,华晨集团频临破产边缘,全年净亏损6.49亿元,尚欠供应商10个亿。祁玉民曾动用雷霆之力将华晨汽车拉出泥淖,并立下要做“中国的宝马”的雄心壮志,但无论是受制于地方国企的掣肘之忧,还是困于华晨自身的“无米之炊”,又或是最终习惯了依靠合资公司“躺着赚钱”,这一梦想似乎离华晨越来越遥远。

最终的结局已经无法改写。在祁玉民任期的最后一年,他又能做什么呢?

3、年度最跌宕起伏人物——李斌

自去年底首款车型ES8在空前规模的发布会上亮相后,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就陷入了不断的交付焦虑中。

今年11月27日,蔚来汽车与江淮汽车宣布第1万辆ES8正式下线,他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因为这意味着在新造车公司的“交付赌局”中,他初步赢了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

但是,新的麻烦又来了。几乎是在ES8万辆交付的前后脚,媒体曝光蔚来车主吐槽ES8存在多个问题,并要求退车——接踵而至的麻烦,终于让新造车公司意气风发的创始人们清楚地意识到,造车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此前,在中国新造车鼻祖乐视汽车风波前后,作为观望者,无论是李斌还是何小鹏,显然并没有想到,无论是造车基础还是资金难题,都是新造车公司的共性难题,而非PPT造车者自己画地为牢。

眼下,蔚来汽车也陷入了资金难题。公开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蔚来产能近5000辆,实现营收14.696亿元,但经营性亏损扩大至28.099亿元人民币,同上季度相比增了49.9%;净亏损为28.104亿元人民币,同上季度相比增长了56.6%。

此外,高管出走同样出现在蔚来汽车。公开报道称,蔚来汽车董事、蔚来北美CEO 伍丝丽(Padmasree Warrior)近日宣布因个人原因离职,从12月17日起生效。伍丝丽于2015年12月加入蔚来汽车,负责蔚来全球软件开发以及北美公司的全面管理。李斌对其评价颇高。伍丝丽在蔚来交付的关键节点离职,不免令人吃惊。

但对于李斌而言,这是一场自主选择的战争,他只能进不能退。或许值得庆幸的是,电动车在全球都是新的赛道,而蔚来只是一家成立仅四年的公司,年轻的它和李斌尚有试错的机会。

4、年度最敢言人物——埃隆·马斯克

一向敢想敢说又敢做的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终于付出了代价。

8 月 7 日,马斯克在推特发表声明称,他正在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公司私有化。尽管其两周后在官网宣布私有化作罢,但这一举动导致特斯拉股价产生大幅度波动,并引起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关注,导致在9月被SEC正式起诉,罪名为“证券欺诈”。

二者最终达成和解。根据协议,马斯克将保留公司CEO职位,同时在45天内辞去董事长职务,且三年内无法再次当选董事长。此外,马斯克需要支付2000万美元罚款。

对于马斯克而言,因言获罪或许是第一次,但在推特上“口无遮拦”却并非首次。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他曾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彼此唱和,质疑中国的进口关税问题以及汽车合资股比设定。

不过,大度的中国汽车市场还是向他敞开了怀抱,特斯拉在7月正式落户上海。但从被迫辞任特斯拉董事长一事来看,“自己人”显然对这位大嘴CEO没那么“友好”了——即便他的天才,让美国人为之自豪。

5、年度最具争议人物——卡洛斯·戈恩

11月19日下午,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戈恩,在日本东京羽田机场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带走。罪名为涉嫌在财务报表中隐瞒真实薪酬、违反金融法。

当日晚间,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举行新闻发布会,列举了戈恩的三大罪状,并称将向公司董事会建议立即解除戈恩董事长及代表董事职务。一周后,日产汽车单方面紧急召开董事会,正式宣布解雇戈恩。

戈恩事件引发全球车业震荡。在日本国内,对此事也有不同声音。舆论多认为戈恩事件背后另有隐情,并对戈恩表现出同情,原因一是日产与雷诺背后的法国政府正在为控制权博弈,二是戈恩曾是日产汽车的拯救者。

公开报道显示,1999年日产汽车已连续7年亏损,背负债务高达21000亿日元,市场份额由6.6%下降到不足5%,公司濒临破产的边缘。当年5月28日,雷诺以54亿美元收购日产汽车36.8%股权,成为日产公司的大股东,并组建了雷诺-日产联盟。此后,戈恩对日产采取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拯救了处于破产边缘的日产汽车。仅仅两年时间,日产汽车扭亏为盈,成为汽车界的传奇。

在戈恩的推动下,2016年三菱汽车也加入雷诺-日产联盟,由此形成全球销量最大的汽车制造商,联盟旗下10个不同品牌的汽车在全球销量超过1000万辆。在这样的情况下,戈恩突然被捕令人诧异。

但二者的恩怨或许早已埋下伏笔。“成本杀手”戈恩曾在赴任日产之初推行大裁员计划,2万名日产老员工在其手中遭到解雇。

戈恩事件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走向令人担忧。目前,除了雷诺,日产和三菱汽车的董事会都通过了解除戈恩职务的决议——尽管,配合调查的戈恩否认了日产的指控。

值得一提的是,日产在中国市场表现可圈可点。美国和中国市场合计占日产汽车全球轻型商用车销量的50%,中国市场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在中国,日产汽车通过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和郑州日产汽车有限公司这两家合资企业制造和销售汽车。

数据显示,在过去10个月里,日产汽车在中国累计销售169,517辆轻型商用车,同比增长达5.4%。在车市寒冬来临之际,良好的市场表现离不开新产品的投入。

(二)年度大事件——变革将至、重构格局的中国车企

1、华晨宝马股比放开,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

2018年10月11日,宝马官方宣布,德国宝马计划增加其在华晨宝马中的股份比例,从50%提高到75%。宝马集团已与华晨汽车签署协议,将斥资约36亿欧元从对方手中收购25%股份。二者将于2022年完成股权调整的变更工作。

此举被视为汽车行业“合资股比放开第一例”,在汽车行业以及股市引起巨大反响。中国汽车市场中主要依赖合资模式的车企北京汽车、东风集团、广汽集团等均被列入下一个受影响对象,人人自危。

12月4日,一则“戴姆勒提高了与中国合作伙伴北汽集团合资的股比,戴姆勒表示有兴趣将其持股比例从49%提高至至少65%”的消息再次走红于网络,被视为或将成为继华晨宝马后的第二例,北汽以及戴姆勒不得不连夜辟谣。

合资股比是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政府为了保护民族汽车工业而做出的决策。政府希望借此“拿市场换技术”,但数十年过去,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汽车第一产销大国,自主品牌却并未集体做强。这使得中国政府下定了决心,让市场来历练本土的企业。

2018年4月,中国政府宣布将放宽中国汽车业外国拥有权限制(即外国投资者据此不得拥有汽车制造公司50%以上之权益),并将于2022年开放中国乘用车市场。

2、FF恒大之争,一场看客过瘾、是非难辨的战争

“白衣骑士”孙宏斌谢幕,“黑武士”许家印登台。短短半年之内,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与恒大集团的故事几度反转,主角贾跃亭与许家印的红与黑之争难解难分。

2018年6月25日下午,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公司以67.4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后者为时颖与FF成立的合资公司,全资持有FF香港与FF美国,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贾跃亭掌控的新能源汽车公司FF。

恒大的注资一度被视为“给FF带来了救命钱”,也被认为是贾跃亭背水一战的最后机会。然而,仅仅过了三个月事情发生突变。

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耗尽恒大注资的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要求,并在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撕毁所有合作协议。

由此,双方拉开了对簿公堂的大幕。至今这场战争仍无定论,不过风雨飘摇的FF又再次走到了悬崖边上。12月5日晨间,FF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因投资人违约拒绝支付投资款,FF现正面临严峻的现金流危机,由此不得不采取进一步的成本削减措施来应对当前的财务状况,包括“进一步采取停薪留职措施”。

3、一汽夏利“保壳之战”背后,中国汽车最早的荣光落幕

11月27日晚间,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拟作价约29.23亿元将所持天津一汽丰田15%的股权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一汽股份。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一汽股份对一汽丰田的持股比例将增加至50%,一汽夏利将不再持有一汽丰田股权。

一汽夏利此举意在“保壳”。上述股权转让若能年底成交,一汽夏利的年报报表扭亏为盈将再次成为可能。

由于主营业务表现不佳,一汽夏利销量持续下滑,2013年开始连续两年亏损,继而被深交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为了保住上市公司壳资源,一汽夏利不得不一再出售旗下资产,但仍未能挽回颓势。2017年年报显示,一汽夏利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41亿元,同比降幅高达1110.64%。

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时,一汽夏利称,如2018年公司经营不能得到有效改善,在公司继续亏损的情况下,可能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此次出售的一汽丰田股权,被视为这家老牌国企手中的最后一份“值钱家当”。这也意味着,此后除了壳资源,一汽夏利将再无资产可以变卖。

一汽夏利的困境,映射出的是中国汽车最早荣光的落幕。夏利是中国最早进入家庭的主力车型之一,名字更为时任天津市市长的李瑞环所起,风光时稳坐国内轿车龙头宝座,远超当时国内的“老三样”桑塔纳、富康和捷达,承载着中国几代人的记忆。

4、奇瑞混改,前自主“一哥”最后的反攻

对于曾经的自主品牌“一哥”奇瑞而言,过去一年几乎是负面消息缠身。继2018年上半年“奇瑞欲出售股权,引入新股东”消息被曝光后,9月份奇瑞混改一事正式浮出水面。

9月17日,奇瑞增资扩股方案首次在长江产权交易所披露。公告显示,奇瑞控股欲募集资金总额不少于83.3亿元,对应持股比例为31.4%;而奇瑞股份募集资金总额不少于79.1亿元,对应持股比例为18.5%;双方合计募集资金预计不少于162.4亿元。

至9月21日预公告到期后,奇瑞汽车向长江产权交易所正式递交文件,并于9月25日发布了正式挂牌公告。不过尴尬的是,截至11月22日公告期满,奇瑞方面尚未征集到意向投资方。根据公告,从11月22日起,这项股权招募方案将按照5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延长,最长延长四个周期。

奇瑞方面透露,本次公开募股,目前已有7家意向方有意介入,均为投资性公司,7家有可能联合出资,具体还需谈判协商。此前被曝宝能集团、五粮液、正道汽车等都系潜在买家。现在,普拓资本又进入公众视野。

奇瑞董事长尹同跃也因此再次回到台前。此前,他在致员工的一封信中强调,奇瑞此次是增资扩股,而非易主。作为国内唯一尚未上市的大型汽车集团,奇瑞之所以增资扩股,除了响应中央“去杠杆”的号召外,还意欲增加企业在新产品、新技术、新能源、智能互联+、无人驾驶、品牌建设、高端国际市场等方面的系列布局。

奇瑞股份当下盈利状况并不理想。资料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奇瑞股份亏损14.43亿元;截至期末,奇瑞股份资产负债率为74.5%。奇瑞曾数次启动上市,但都未能如愿。奇瑞曾立志2015年夺回自主“一哥”之位,如今看来仍旧遥遥无期。

5、特斯拉在华独资建厂,大嘴CEO仍有他的烦恼

对于在推特上因言获罪的埃隆·马斯克而言,年度最大收获当属在中国市场独资建厂落地。

今年7月10日,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临港集团共同签署了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按照协议,特斯拉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项目规划年生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

这成为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特斯拉也成为国内首个100%独资的外资企业。这对于跨国汽车公司和国内新造车公司而言,都将影响深远。

不过,在中国市场志得意满的马斯克仍有他的烦恼。贸易战起起落落,特斯拉的产品价格也随之起起伏伏。

先是中国宣布自7月1日起,进口车关税从25%下调至15%。特斯拉迅速响应,宣布其在中国市场销售的Model S和Model X售价下调4.8万元至9万元人民币。但仅仅几天后,情况又变了。中国宣布自2018年7月6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汽车、水产品等545项商品加征25%关税,整车进口关税由15%调整至40%。特斯拉的价格不得不重新涨起来。

当然,这对于见惯风雨的马斯克而言,已是最小的波折。中国众多新造车公司创始人都是他的门徒,在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式投产之前,师父与门徒的正面交锋尚需等待。

6、90亿美元投资戴姆勒,李书福海外风光后院起火

有“走进来”就有“走出去”。现如今的自主品牌大哥吉利汽车,做出了最好的表率。

今年2月,吉利控股董事长李书福以约90亿美元价格收购了戴姆勒9.69%股份,成为奔驰母公司戴姆勒的最大股东。据称,这是中国公司在西方汽车工业中的最大手笔投资。

针对吉利入股戴姆勒原因,李书福表示,戴姆勒是全球汽车领导者,在电动化、智能化、无人驾驶与共享出行各领域都是引领者,从战略协同的角度,戴姆勒与吉利、沃尔沃产生协同效应。

不过,近年来吉利四处并购,耗资不菲,其财务状况令人担忧。对于上述投资资金的来源,李书福强调吉利此次入股资金没有使用中国境内资金,收购资金是吉利海外公司通过海外资本市场安排。

目前,吉利控股已形成吉利汽车、领克、沃尔沃、伦敦出租车、宝腾和路特斯(莲花)六大汽车品牌矩阵,覆盖中低端品牌、豪华品牌、超豪华品牌的完整产品谱系。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何消化与协同。

今年9月,吉利汽车旗下吉利、沃尔沃两大品牌分别被曝光拖欠供应商款项以及严重的质量问题,此后吉利又与长城汽车陷入“水军门”恶战,令这家年轻的自主品牌老大深受困扰。

7、铃木1元出售股权,跨国车企在华“淘汰赛”再升级

9月4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与铃木正式达成协议,长安汽车以1元人民币现金收购日本铃木及铃木中国分别持有的长安铃木40%和10%的股权,收购完成后,长安汽车将成为长安铃木100%控股股东,2018年12月31日前进行股权交割。这意味着,铃木将正式退出中国市场。

铃木曾是日本第四大车企,也是全球知名的“小车之王”。其在中国有两家合资企业,分别为昌河铃木和长安铃木。二者都曾在中国市场推出风靡一时的车型,如奥拓、北斗星等。

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铃木坚持推崇的小型车战略无法适应中国人以大为美的喜好。今年6月15日,铃木正式从合资23年的昌河铃木中完全撤资。8月23日,铃木宣布将解除与长安汽车的合资关系,退出中国汽车市场,集中精力转向更青睐小型车的印度市场。

铃木的退出不是个案。2014年年底,通用旗下子品牌欧宝退出中国市场。今年6月初,菲亚特-克莱斯勒宣布将于近几年内停止在中国和北美销售菲亚特品牌汽车,未来重点押注于Jeep和玛莎拉蒂豪华品牌。此外,包括法国标致雪铁龙旗下的DS品牌、日产旗下英菲尼迪、本田讴歌等二线豪华车弱势品牌,都危在旦夕。

这或许表明,曾经被视为黄金遍地的中国市场,同样遵从优胜劣汰原则,不再是淘金者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丰厚回报的天堂。

8、吉利长城“水军”暗战,折射中国车市竞争“惨烈化”

10月18日,一张微信截图引爆汽车圈,车企“黑公关”事件正式浮出水面。长城汽车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公司长期遭遇大量恶意攻击和抹黑,怀疑这是有企业组织、有预谋的“黑公关”迹象,并在声明中提及吉利汽车。吉利很快回应称是遭人抹黑。

在长城汽车选择向警方报案后,吉利汽车亦反诉长城汽车“商业诋毁”。不过最后,此事以双方握手言和告终。11月15日,长城、吉利发表联合声明,认定此次的网络水军为造谣、冒充,表示会尽快消除影响,并且撤销法律诉讼。

“黑公关”事件在汽车业内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自主品牌车企站出来发声。10月29日,包括长城、奇瑞、比亚迪、东风风神、华晨、陆风、宝沃以及东南汽车在内的8家中国车企在上海和平饭店召开会议,共同发起成立“中国汽车行业自律联盟”。

这也意味着,越是车市寒冬,越是难得和平。但守住基本的商业底线是每个公司都必须努力做到的基本职责。(时间财经 金宁)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