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选择了妥协挣钱,就别再装摇滚英雄

(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本文约1453个字,阅读需3分钟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今年2月14日在北京北展剧场举办了“2017千年等一会儿•214二手玫瑰北京演唱会”营业性演出活动。现场演出中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在演唱歌曲《黏人》时,歌词中带有脏话不文明语言,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对北京非凡京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作出行政处罚,罚款人民币8万元。此案是北京市因演出活动中存在禁止内容行为被处罚的第一案。

此新闻一出,很多摇滚爱好者和乐队的粉丝就愤怒了,纷纷在网上留言支持乐队,大骂执法部门,替乐队辩护。

但是北京时间“锐评”(微信ID:Btimelun)看了这些所谓的辩护,大概分成两种,一是说摇滚乐本来就应该有脏话,二是说XX别的乐队演出时也说脏话了,为什么不查?

应该说,只有第二点锐评君还是认同的,如果说这次处罚有什么让人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处罚来的太晚了!实际上不光是摇滚乐,很多现场表演的内容都拿“电视不让播的”当噱头,有些内容根本就是下流色情的,早就该罚!罚的太晚了!

但是就二手玫瑰来说,这个处罚并没有问题,执法部门于法有据,事实清楚明白。

从法治社会的原则看,并不能说之前有人违法没逮住,所以,以后违法的人就都不处罚了。如果这样,现在有个强奸犯潜逃了,是不是以后强奸就都是合法的了?不过从摇滚乐的层面考虑,也不能说乐迷们说的全无道理,实际上摇滚乐一直以来都存在说脏话的情况,即便在欧美也有大量的歌手将脏话作为歌词的噱头,F开头的话简直就是必备了;至于现场表演,也有很多歌手以不断爆粗口来表达自己是“真性情”,著名歌手阿黛尔就曾经因为说话不雅被BBC的直播单位提醒。

而在中国,一方面摇滚很多是从地下形式走出来的,另一方面摇滚被理解为一种“叛逆、不妥协、愤怒”的摇滚精神,很多知名歌手都有将脏话写进歌词的情况。

比如崔健就曾经表示:“当年我们在唱摇滚之前,先听到了罗大佑,发现原来歌可以这样唱!还发现罗大佑的歌骂人不吐脏字,但我们要摇滚就必须比他更过分,于是我们把脏话加进了歌词里。”

客观说,脏话本身除了跟个人素养有关,也是人类情绪表达的一种语言现象,各个民族几乎不约而同地都诞生了脏话,而且内容也都跟性、生殖器之类的有关系。彻底消除脏话是不可能的,因此有些民间歌曲中存在一些脏话现象,也并不奇怪,不要说摇滚乐,就是中国的二人转以前也有很多脏话和色情的内容在里边。

但民间存在和可以登堂入室则是两个概念,有些脏话你自己在没人的地方发泄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到了公共场合说,就肯定会受到一定的限制。

具体到二手玫瑰这次受罚看,演出规定本来就限制他们说脏话,这一点恐怕演出公司自己也知道。那么如果你要通过这个手续登上舞台,通过这个舞台去表演挣钱,你就得遵守游戏规则。

倒过来讲,如果用摇滚乐迷们的说话风格:二手玫瑰真的觉得自己牛,觉得自己要叛逆、不妥协,那就应该叛逆、不妥协到彻底,就别跟这个傻缺社会妥协,别挣这个傻缺社会的钱,别登这个傻缺舞台,那么你自然也不用遵守这个规定。

但是现在实际情况是,二手玫瑰不但要挣这个钱,要登这个舞台,要守这个规定,而且还是提交了歌词的。可见实际上二手玫瑰自己已经妥协,已经抛弃了本属民间的那一部分,已经放弃了说脏话的权利。

结果到了台上,主唱梁龙不知道是忘了呢?还是突然又要装成还是那个没妥协没放弃的民间样子,以为自己还可以放肆地说脏话。

那么这个罚款,不妨视为一次提醒,提醒梁龙和所有记性不好或者试图继续装的人:既然已经选择妥协挣钱,就别再装摇滚英雄。

最后,希望执法部门一碗水端平,别光罚二手玫瑰,也别光罚摇滚乐,有些说相声的也挺低俗的,该罚的时候可别手软啊。

文/北京时间评论员 佘友独

此文系北京时间原创稿件

转载需注明出处并保留署名

投稿邮箱:pinglun@btime.com

>>酷评推荐:

期待社会上升通道都像高考一样公平

明天将是一年一度的高考,从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以来,这场决定了千万人命运的考试,也同样牵动着数亿家长的心,可以说不仅是在当代,恐怕连历代的科举考试也不曾有这样的规模。[详细]

分享到:
责任编辑:赵跃 (FJ108)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