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观察|步长制药曾花百万删贴,主打药品被限制使用

【撰文/谭丽平 统筹/刘金】近日,一纸判决揭露步长制药面对自认为“负面”行为,会雇佣公关公司非法删贴。在今年,步长制药还因董事长涉“斯坦福行贿案”被推上风口浪尖。

10月30日,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文书显示,多家公关公司先与步长制等签订合同,约定有偿帮助企业删除负面的信息,之后找到专门从事删帖业务的人进行操作。删帖的价格不等,公关公司从中赚取巨额差价费用。最终,这些公关公司及相关负责人因非法经营罪获刑并被处罚金。

然而除了多次卷入行贿受贿案件之外,步长制药还因企业畸高的销售费用被质疑,2018年步长制营收超过130亿元,但营销费用却高达80.36亿元。

对步长制而言,除了一系列的丑闻被曝光外,更为关键的是核心产品丹红注射液因频发严重不良反应,26次被预警列入重点监控,甚至随时面临停用风险。随着中药注射剂监管政策趋严,步长制药的产品也受到一定的影响。

再陷丑闻 步长制药上市前曾花百万删帖

被曝光找公关公司删贴的,不只步长制药。辅仁药业等企业也被曝在关键时期找人删除负面信息。

判决书披露,2016年5月至9月,被告人周某某在担任九富北京分公司负责人期间,承接了为步长公司提供IPO服务的项目,根据步长公司的要求,周某某指示其手下团队办理,其团队搜集了一批影响步长公司上市的帖文,并委托春鼎秋华公司和环宇公司对这些帖文链接进行删除和屏蔽。九富北京分公司通过有偿服务向步长公司收取费用,非法删帖经营数额为109.53万元,违法所得30万元。

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并购部部长陈某证实了,九富北京分公司为步长制药提供IPO项目合作服务期间,帮助步长制药删除负面帖文,并以每条3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价格收取了删帖服务费。

根据九富北京分公司提供的与步长制药的账目明细及付款增值税发票,证实步长制药共向九富北京分公司付款432.0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正是步长制药在资本市场活跃的关键时期,起步于1993年的步长,是集药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民营制药集团。于2016年11月成功上市。

显而易见,被非法删帖的内容也正是步长制药IPO的相关报道。这可从媒体报道中窥探一二。

据2016年年中的媒体报道,步长制药被爆出“天价推广费”——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间,公司在“市场及学术推广”方面分别花去了44.66亿、51.83亿、58.41亿,累计达到154.9亿元,连续三年超过同期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其中2015年,平均每天花1600万元用于“推广”。

据时代周报2016年报道,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市场及学术推广费”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超过了50%,是当期研发费用的20余倍。

步长制药成功上市的半个月内,其股价翻了近三倍,2016年12月高达153.8元/股。不过,步长制药随后的股价一直萎靡不振,时至今日,只在20元/股左右。

近两年,医药行业风波不少,而步长制药更是事件不断。

2019年5月,“斯坦福行贿案”曝光,媒体报道,中国富豪赵某之女,因为使用650万美元(近4400万人民币)伪造入学需要的证明,被斯坦福大学开除。后来媒体顺藤摸瓜,揭出这个赵某,就是步长制药的创始人赵涛。该消息也在国内社交媒体上持续发酵。

对此公司回应,董事长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其正常运营。

不过,据界面新闻,从2015年到2018年,步长制药至少七次卷入行贿受贿案件中。能够查看步长制药有关行贿的五份判决书皆是因其在药品推广过程中带金销售,业务员向乡卫生院领导和县医院医生行贿,金额为6万-11万不等。

而此前2002年,步长制药创始人之一赵步长曾向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为步长制药申报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提供了帮助。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公开资料显示,步长制药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该公司心脑血管相关的产品包括了中成药丹红注射液、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以及化学药谷红注射液等,产品治疗范围涵盖中风、心律失常、供血不足和缺血梗塞等常见心脑血管疾病。

2018年年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36.6亿元,同比下降1.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9亿元,同比增长15.3%。

其中,心脑血管领域营收近110亿元,占比超80%,毛利率为85.16%,公司的四种主要心脑血管药物产品2018年合计收入91.43亿元。

步长制药近期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02.42亿元,同比增长10.29%;实现归母净利润13.49亿元,同比增长10.97%。研发费用1.8亿,销售费用60.49亿。

业绩表现尚可背后,其颇受争议的销售费用依旧居高不下。步长制药近三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分别为68.50亿元、82.87亿元、80.36亿元,分别占当期营收入的55.60%、59.77%和58.81%。而同期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始终未突破5%。

另外,2016年至2018年期间,步长制药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在销售费用总额中占比分别约为87.78%、84.67%、93.15%,呈上升态势。

对此,步长制药回应称,医药行业销售费用普遍都偏高,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在所有医药行业里算属于中等水平。

近年来,随着“两票制”的落地执行,中间环节受到限制,生产企业持续承压的情况下,销售费用居高不下问题日益凸显。Choice数据显示,从2018年年报看,销售费用超过60亿元的公司达到5家,总金额达超过400亿元。

不过,一直以来,医药行业销售费用背后的灰色地带也饱受争议,也越来越引起社会各界和有关部门的注意。

今年6月,《财政部关于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的通知》显示,77家医药企业面临着来自财税部门主导的“穿透式”查账。步长制药作为首批被检查的企业也在其中。

大白新闻注意到,步长制药近期发布多个公告宣布投资设立多家子公司。步长制药表示,这些投资增资等行为,均是公司结合自身实际,为了业务更好发展,增强市场竞争力,逐步实现战略布局所做的决策。

而从公告内容看,步长制药似乎正在加速转型。早在2018年,步长制药就发布《生物制药战略规划》表示,未来公司将由销售型公司向科技型公司转换,由中成药向生物药、化药、医疗器械、互联网医药转换,并逐渐由中国本土化向全球化转换。

有业内人士分析,被列入辅助用药目录、进入医院重点监控药品目录、多个产品被要求修订说明书增添不良反应等一系列严控政策下,中药注射剂行业的洗牌也正在加速。

据媒体2018年4月报道,步长制药的丹红注射液(卖60元一支)因频发严重不良反应,26次被预警列入重点监控,甚至随时面临停用风险。

根据步长制药上市前的招股说明书,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丹红注射液的年销售金额分别高达41.61亿、38.31亿和33.6亿,合计113.52亿。收入占比超过30%,利润占比更稳居40%以上。

报道称,当时19个省份和15个城市出台的重点监控药品和辅助用药目录中中药品种占比接近40%,其中九成是中药注射剂。步长制药的独家专利产品——丹红注射液,首当其冲,被梳理出至少在11个省(市)26次被预警(严格监控)、限制使用,甚至随时面临停用风险。

在2019年国家版新医保目录中,丹红注射液也被列为医保乙类名单,被严格限制用于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以及有明确的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急性发作证据的重症患者。

此外,今年7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发布的《兴安盟已停止使用的55种辅助用药目录》中,丹红注射液亦赫然在列。而有声音认为,中药注射剂的终端被限来得很快,或许会在今年。

转型迫在眉睫。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传统中医药企业转型生物药研发并非个案,九芝堂、天士力、步长制药等为代表的上市药企纷纷布局生物药领域,其中抗肿瘤药物、干细胞药物均是热点。

针对多个问题,大白新闻向相关负责人发去采访提问,但暂未获得回复。步长制药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公司最终能否转型成功,未来还会因为政策、市场竞争格局等原因存在很大变数。”

分享到:
以上内容不代表北京时间观点

评论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