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李岩的悲剧从而引发的历史倒退

李岩,本名李信;河南杞县人,出身于官宦人家;文武双全,极富政治头脑,为人仗义有侠气,乐善好施,人称“李公子”。

明朝末,河南连年大旱,官府横征暴敛,百姓民不聊生,李信所在的杞县更是饿殍遍野,李信请求知县停止征赋,并开仓放粮,被知县拒绝。李信遂拿出自家粮食赈济灾民,不料,被官府以“收买民心,图谋不轨”为由抓捕入狱;灾民群情激奋,在江湖艺女红娘子的带领下,攻破县城,杀死县官,救出李信。原本李信尚存侥幸,望朝廷能还他一个清白,至此,李信在当时的正常体制内已无退路,只好真的走上“不轨”之路。李信的夫人汤氏苦劝不果,自尽而亡。李信心中悲苦,却头脑清醒,简单料理丧事后,即与堂弟李牟、红娘子商议,他认为凭借目前的力量难以支撑局面,必须投靠有实力的大股义军方能成就大事。李牟支持这一说法,红娘子一向仰慕李信,自然无异议;李信随即派出人马四处打探。期间,与早就倾心于他的红娘子结成伉俪。

明末流民遍地,义军四起;较有规模者有“八大王”张献忠、“闯王”李自成。李信选择了李自成,1640年,李信、李牟与红娘子率部投奔了李自成,李自成大喜;二人彻夜长谈,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从此,李信改名李岩,以示“此心如岩石”之意。

原本李自成手下基本都是武将,且大多是老粗,战场上勇猛无敌,除此之外便无其他长处,整个义军始终摆脱不了流寇的习气。李岩加入“闯军”后,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他规劝李自成“尊贤礼士,除暴恤民,禁兵淫杀,收人心以图大事”,李自成一一采纳,不久,李自成的部队面貌焕然一新。李岩还编写童谣,让孩子们到处传唱“闯王来了不纳粮”,并且派人假扮商人在各处散布“闯王仁义”之说。在可触及的范围内,迅速提升了李自成的知名度。未几,宋献策、牛金星等文人也来到闯营共图大事。

李岩的政治抱负既宏伟又简单——救民于水火。杞县起义投奔李自成后,便将自己的所有美好理想紧紧的绑在了李自成的战车上。不久,李自成又接受李岩的建议,在义军控制范围内实行“均田免赋”政策,使农民获得了新生,当然也大大提高了李自成部队的战斗力。由于李岩的谋勇兼备,屡败官军,1643年李岩被李自成封为制将军,是为大顺二品武将职衔(一品为权将军,只有刘宗敏一人)。其弟李牟封为讨北将军。

公元1644年3月17日,李自成率百万大顺军围攻北京城,明军已完全丧失战斗力。18日,崇祯皇帝写下血书给李自成,言自己德薄,死后可任尔分尸,只是不要残害百姓。随后便登上煤山,自缢于寿皇亭,贴身太监王承恩也在对面树上吊死。

从1629年投入高迎祥起义开始,经过十五年的浴血奋战,如今终于进入了北京城。李自成的兴奋心情不言而喻,大顺军的上上下下也洋溢着胜利后的狂喜。

李自成虽说从1629年就投身义军,但直到1643年才开始步入顺途,此前一直被明军追剿,最惨时仅剩十八人,逃入商洛山中。1643年中原灾荒严重,饥民遍地;李岩提出“均田免赋”口号,李自成的部队迅速壮大到百万人马,此后一路顺风顺水,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便推翻了明朝。

兴奋是应该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胜利了。但这份胜利来得太快了,兴奋得也过头了。

在全军上下几近于忘乎所以的时刻,唯有制将军李岩的头脑还保持着清醒,他提醒李自成“莫要忘记北方的狼”。当是时,中国大地上有四个政权同时并存,李自成的大顺政权,张献忠的大西政权,关外的后金政权以及南京的南明政权。面对虽然攻占了明朝首都却并没有实质性的占领天下的纷杂局面,李岩向李自成提出了建设性的四条建议:第一,择日登基,政府各项事务正规化。第二,对前朝官员追赃要分层次,不能一律化。第三,军队暂住城外,一方面以免扰民,另一方面随时听候调遣出征。第四,各地尚未归附者宜立即遣使传檄,尤其对于山海关的吴三桂更要重视。为了安抚明朝旧臣,应加封明朝太子。

实在的说,李岩的四条建议不仅表现了他的清醒头脑,更是体现了一个政治家的高瞻远瞩,李自成只要尚存一点进取心,只要脑子尚有一丝清楚,便会立即办理,因为以李自成当时的声威,办理这几件事并不是难事。

然而,但是,可是,非常可惜的是,李自成对着这份奏疏只是淡淡的应了声:“知道了”,便再也没了下文。

也许在李自成的心目中,革命已经成功,同志可以享受了。李岩的奏疏中,第一条就是择日登基,也就是说在登基前,请李自成移居宫外;扯淡,老子打下了江山,住他一下皇宫怎么了。第二条,追赃分层次,笑话,那些个赃官全是刁民,不出点狠招,我的军饷从哪来。第三条,军队住城外,凭什么,北京城的人是人,大顺军的士兵就不是人?第四条,那些个丧家犬还能蹦跶几天?难不成还能飞出我的掌心?朱家太子不杀他就够便宜他了,还要加封,做他的美梦去吧。

在李自成的心里,李岩的这几条奏疏一点没意义。在他派去和山海关总兵吴三桂接洽的竟然是降将唐通,这就接近于小孩子的游戏了。而一面要吴三桂投降,一面却在京师威逼其父,霸占其妻;吴三桂本来在犹豫中,自己效忠的大明朝没了,个人何去何从呢?想想自己是个汉人,虽说大明没了,难不成去投鞑子?但在投降李自成前,他还想再看一看,看他李自成对他的态度怎样,也掂量一下自己在李自成心目中的分量,他的这些微妙想法,早已被大顺军的李岩洞彻,所以李岩极力主张优待吴三桂的父亲吴襄,善待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但李岩的主张在权将军刘宗敏这里不起作用,吴襄遭到了拷打,陈圆圆被强占,而李自成再也不是那个未进北京城的“闯王”了,对忠言的逆耳大概是每个君主的通病,他对李岩的一系列谏言全当耳边风,甚至有些厌烦。

终于,吴三桂得知了京城的一切,冲冠一怒为红颜,在山海关竖起了对敌大顺朝的旗帜。李自成招降不成,于1644年4月13日,亲率六万大军杀向山海关,当时吴三桂顾虑自身力量不足,已向后金多尔衮求助,而李自成则被年初以来的巨大胜利冲昏了头脑,对军事形势严重估计不足;在他看来,吴三桂的部队与明朝的其他部队没啥两样,殊不知,吴三桂的关宁铁骑战斗力在当时是首屈一指的,就连后金的战兵主力也常常败于他的手下。李自成此前不仅在战略上忽视了吴三桂,至使其打出了“复君父之仇”的旗号,现在又在战斗力上轻视吴三桂,更在出征山海关时,被吴三桂的假意“议和”所迷惑,犹豫恍惚间失去了轻兵疾进迅速夺取关隘的良机。4月23日,大顺军与关宁军在“一片石”战场上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斗,狡猾的多尔衮在两军对阵时,躲在一边作壁上观,待两军皆疲惫不堪时,率精骑直冲大顺军,大顺军猝不及防,被后金军杀得伤亡惨重,大败亏输。李自成无奈之下,只得率部退回北京城。4月29日,李自成在北京皇宫武英殿称帝,次日即退往西安。在退却的路上,一败于庆都,二败于定州,三败于真定,而在定州之败后,有传言说河南郡县悉数向南明朝廷投降了,李自成大惊失色,部下亦无言以对。此时,李岩提出了建议,由他自己率两万人马赶去中州,以镇各郡县,若有暴乱者,则坚决镇压。李自成犹豫不决,就在这当口,向无寸箭之功的牛金星向李自成进谗言:“十八子,主神器。陛下不要忘了李岩也是姓李啊”。李自成被牛金星的话打动,认为李岩有自立的嫌疑,遂命令牛金星第二天请李岩来军营为他饯行,埋伏亲兵,当场将李岩、李牟兄弟杀害。

俗话说:鸟尽弓藏。可现在外敌未灭,自起内讧;这李自成不败还真没了天理了。他杀掉的不是一个李岩,而是一个民族的希望。

李岩死前没有反抗,他大可反出“闯营”,真的去河南自立,但他没有,知识分子的清高使他甘愿束手就擒。也许是他已看到了大顺朝的结局,也看到了自己理想的破灭。从对李自成的绝望激发了自己的死志。

李岩死了,大顺朝的最后一丝曙光也就灭了。宋献策跑了,牛金星降了;众多武将死的死、降的降;不久,李自成自己也在九宫山遭到民团武装的袭击,生死不明;剩余部下分崩离析。至此,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轰然倒塌。中国大地进入了满清朝代。

李岩在大顺政权中虽只是二品制将军,但他却是全军的灵魂。他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上马杀敌,下马草檄;是当时可遇而不可求的全才;设若当时李自成能听从李岩的建议,那么,以李岩的威望,在河南必能登高一呼而应者云集,而以李岩的才能也定能稳定河南的局势,从而使清军不敢轻举妄动,李自成的主力有了喘息之机,未尝不可反败为胜。可叹李自成心胸狭隘,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理由,自去强助,不仅葬送了大顺事业,也使得中华大地的文明停滞了二百六十八年。须知,明末时期,中国的生产力已趋世界前沿,明朝的文官体系已经相当成熟,皇帝即使数十年不上朝,国家机器照样运转不误;经济上,南方的多处城市已进入资本主义的萌芽状态;科技上,集中体现在明军的武器装备上,许多火器直到清末都还是先进装备。而满清社会,在当时勉强从奴隶社会进入封建社会,无论文化、科技、生产力等等和当时的明朝社会不可同日而语,只是凭仗着蛮力和极个别的精英人物(如多尔衮),加上一些汉人的投降者,这才取得了天下。当然清朝使中国的领土从明朝时期的360万平方公里扩充到最高峰时的1300万平方公里,将新疆、青海、西藏、蒙古统统纳入中国版图,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但仅从文明方面来说,清朝的二百六十八年,是历史倒退的二百六十八年。

李岩的个人悲剧引申到国家甚至是民族的悲剧,孰是孰非,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作者:陆元寰

0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