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当编剧进军话剧舞台 易中天:写剧本是玩票

上过讲坛,做过论著,发表过小说,但是写一部话剧并把它搬上舞台,这是易中天多年来的夙愿。如今,这个夙愿终于要实现了。9月8日到9月24日,《模范监狱》即将搬上海淀剧院的舞台,这是易中天编剧的首部话剧作品。昨天,这部戏举行了媒体探班。说到自己写作剧本这件事儿,在接受信报记者采访时,易先生笑着说:“就是好玩儿嘛,我写剧本就是玩儿票,就是一业余票友,玩儿一把。”

“我就是一个业余票友”

因为“百家讲坛”系列讲座、因为《易中天中华史》等论著,学者易中天火了。“我出名以后,我弟弟不高兴了,他说,你火了我们都没有名字了,永远会被介绍,这是易中天的弟弟。”易中天打趣地讲着这件趣事。写书著述讲课,这次为啥会来抢编剧的饭碗,写一部话剧?易先生笑着解释说:“我没抢人家饭碗,咱不是为了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市场吗?其实,对我来说,其实就是好玩儿嘛,我写剧本就是玩儿票,就是一业余票友,玩儿一把。”

易中天回忆,其实,他十岁就当编剧了,那是1957年。1965年,易先生去新疆参加生产建设兵团,在宣传队里专职当编剧,对口词、三句半、山东快书、天津快板各种艺术形式都创作过。

“这部戏关键是好玩儿”

说到这部戏的出炉,该剧出品人吕冰介绍,这两年他一直在找中意的剧本,之前也有打算把易中天的《文火慢熬》《高高的树上》两部中篇小说排成话剧,并请来编剧改编成剧本,但结果他和易先生都不中意。

对此,易先生表示,多年来自己也一直想写部大戏,那天在车上在手机上看到一篇关于“陈光标演砸了”的消息。于是,就冒出了这个念头,写一本民国时期监狱的戏。“关键是好玩儿,不好玩儿我犯不着写了。”易先生说,他可以负责任地告诉所有人,这是一个很好玩儿的戏,“戏剧结构非常紧凑,我是严格地按照‘三一律’来写的,现在很少人写这种戏了,太古典。我跟导演和演员说,首先我得嗨,我嗨了你们才能嗨,你们嗨了观众才能嗨。”

易先生曾经说,有三个领域特别不能腐败——医疗、教育、司法,医疗腐败,公民的生命有危险。教育腐败,民族前途有危险。司法腐败,执政党的地位有危险。这部戏写的是民国时期的司法腐败。尽管自己已经深谙历史,但是易先生还是请了两位历史学家和法学家来当顾问,为这部戏把关。

“每个人物都没有名字”

这部戏有特派员、典狱长、犯人等十几个角色,每个角色都性格分明。易先生说:“我的戏中,每个人物都没有名字,三个特派员就是特派员甲、特派员乙和特派员丙,而犯人则是抢劫犯、小偷等。”

此外,在易先生的原稿中,监狱中的一些犯人使用的语言是方言,包括陕西、河南、四川、湖北等多种方言。台词虽不多,但笑点都在这些方言中。

但他也有些担心,一个是演员说的方言是不是地道,此外就是演出时北京观众是不是能够听得懂。好在,采访中,易先生惟妙惟肖地用数种方言给记者学说了几句台词,在场记者都表示“没毛病,能听懂”。易中天对演员方言十分挑剔,他说,如果不能说地道的方言,宁可不说。

易先生说,他之所以能掌握并谙熟运用方言,得益于当年在新疆建设兵团工作时,身边的战友来祖国各地,操着各种不同味道的家乡话。易先生的语言天分不仅表现在人物设置上,他也能够自如地表演。据介绍,易先生曾经给剧组主创演过一次“独角戏”,他一个人将整个剧本演了一遍。当时,易先生将每一种方言都模仿得淋漓尽致,把导演、出品人还有演员都震住了。

“用互联网思维写作”

这两年,易中天日程非常紧张,原本答应出版社交稿的《易中天中华史》第19册“南宋”,因为这部话剧的创作排练已经推迟了数月。

易先生透露,今年十月即将推出《中华经典故事》系列丛书,“这套书一共6本,包括《论语》《孟子》《庄子》《周易》《禅宗》。其中,《论语》有两本书。我用了互联网思维去写作,就像写公众号一样,很好玩儿。比如说,《论语(上)》写的孔子那些学生,书名叫‘同学们好’。《论语(下)》叫‘老师好’。”

年逾七旬,易先生紧跟时代,丝毫没有落伍。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易先生的朋友圈,比他小几十岁的八零后九零后跟他没大没小地“玩”在一起。

信报记者张学军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