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锅碗瓢盆到航天军工 都离不开这群和微米较劲的人

有这样一个行业,它关系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提起它我们却不怎么熟悉。实际上,从家里的锅碗瓢盆,到航空、航天、军工等国家核心领域,都离不开的就是—机床。机床是制造机器的机器,亦称工作母机或工具机。比如日常生活中的茶具,就是通过机床生产模具,再由模具大批量制造成茶具。

1952年,计算机技术应用到了机床上,在美国诞生了第一台数控机床。相对于传统机床,数控机床是一种高精度、高效率的自动化机床。机床是一个国家制造业水平的象征,1958年中国开始引入数控机床设备,成为全球第四个引入此设备的国家。然而由于技术垄断,当时能够掌握数控机床操作的人员奇缺。在艰难的条件下,一线工人自主学习,反复钻研,经过多年的积累和发展,他们中的佼佼者逐渐成长为顶级大工匠。

11月22日上午9点,由北京市总工会主办的“挑战大工匠”第五场比赛—数控机床技能挑战赛即将开始。北京时间(www.btime.com)作为独家直播媒体,也将对这场比赛进行全场直播。数控机床究竟有多神秘?提前认识一下这几位选手。

冯佳林:埋首十年 竟然和机器称兄道弟

已经在这行工作十年的冯佳林,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加工零件。加工的零件各式各样,但大多都是不常见的特殊零件。当北京时间记者问到具体的零件名称时,他笑笑说:“不可说不可说。”对于工作中操控的机床,冯佳林也亲切地将之称为“哥们”,这是每天都陪着他一起工作的兄弟。

卫建平:边查资料边练习 从普通操作工成长为数控行业的领军人

89年从业的卫建平,就经历了传统机床到数控机床的变化。80年代,首钢引进了数控机床设备,但当时没有人会用。卫建平告诉北京时间记者:“我比较好学,就自己研究数控机床设备。一开始是研究说明书,那时候的说明书特别薄,光看说明书根本不可能进行操作,所以我白天干完活,晚上下班了接着边自己查阅各种资料边练习,死磕理论书。”

秦涛:用最笨拙的努力 收获着缓慢的前行

从业已有24年时间的秦涛,也经历了自学计算机知识,摸索操作数控车床。从最简单的装卡、校正,到简单的编程指令,一边对照手册,一边逐个字符编写程序,他用最笨拙的努力,收获着缓慢的前行。

算算自己离退休还有12年,秦涛感慨说:“主要还是自己喜欢,要不怎么能做这么久。不管我用什么机床,都可以加工出合格的零件,做出有用的东西。偶尔在实践的过程中遇到难题,但是通过学习掌握,能够加工出零件,这些都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徐红飞:车间试验攻坚克难 平时小磕小碰那都不是事

徐红飞是他们车间的主力,一些攻坚克难都在他们车间完成。为了减少零件变形,提高产品合格率,他们经常通过用各种工装和卡具不断试验。虽然过程中难免有小磕小碰,但在徐红飞看来那都不是事儿。

快车工慢钳工,溜溜达达是电工。谈到自己这行的变化,徐红飞表示:“以前有句话是‘臭屁工人’,就是在说我们工人地位挺低的,但是随着国家的重视,加上今年习总书记强调要弘扬工匠精神,我觉得我们工人的地位会提高一些。”

李强:电路接触不正确会爆炸或燃烧 每天都小心翼翼

李强主要做的是数控设备维护,他试图用通俗的话来让大家理解数维这个工作,“假如数控机床就是一辆汽车,汽车坏了要去4S店维修,我们的厂就像是数控机床的4S店。”谈到自己的职业经历,他告诉北京时间记者:“我们经常会有一些意外发生,电路如果接触不正确会爆炸或者燃烧,所以要每天小心翼翼从事这个行业。现在说起来没什么,但是当时是相当紧张的。”

吴广磊:当我看到他人快乐的时候 我也会觉得快乐

数控机床是现代制造业的关键设备,一个国家数控机床的产量和技术水平在某种程度上就代表这个国家的制造业水平和竞争力。做了多年数控机床操作工的吴广磊,后来也转到了维修。因为他在操作过程中发现,“机床本身所具备的精度就是你的极限,单纯做数控机床的操作工,还不够。”如果要达到更高的数控技术,就必须了解数控更深层次的东西,而不仅仅只是操作。

在吴广磊看来,其实工匠精神也是一种劳模精神,社会需要有一批人,在非常枯燥的环境下坚持、和冷冰冰的机器打交道。“有时候突破技术攻关,可能在外人看来就是经济效益,但是当我看到他人快乐的时候,我也会觉得快乐。”

扫描下方二维码,观看数控机床技能挑战赛直播!

分享到:
责任编辑:郑棋文 (FZ041)

评论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