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海员的工作与生活:非常付出,非常幸福

北京时间记者 黄海东 王兴悦 报道

6月25日是“世界海员日”,此前一周时间,北京时间记者有幸参加了全国总工会和交通运输部组织的为期一周的体验活动,乘坐COSCO的天庆河号货轮,驶过渤海、黄海、东海、穿越台湾海峡、一路向南,体验海员工作与生活,度过了终生难忘的5天时间。

天庆河轮为中远(COSCO)的一条6.3万吨级的内贸天天班航线船,记者体验的是其航线中的一段,从锦州港上船,在厦门港下船。上图是天庆河号行驶在东海海面上。

海员的“非常付出”

驾驶舱:每天站立8小时以上的工作

你能想到哪些职业需要每天站立8小时以上的时间吗?轮船的驾驶舱工作就是这样一项每天需要站立8小时以上的工作。

上图为天庆河号船长黄思忠在驾驶舱里全神贯注的工作状态。政委多次提醒记者,在驾驶舱只可以观察和拍摄,不要随便采访和提问,以免船长分心影响安全。

天庆河号船长黄思忠告诉记者,海员因为工作时间昼夜交替,有时候半夜靠港离港又会打破工作生活规律,所以要求海员在休息时间,即使睡不着也要强迫自己睡觉,必须保证有旺盛的精力来应对工作。为了防止海员在驾驶过程中因疲惫而睡着,规定在驾驶舱值班期间是要始终保持站立的,加之接班的人要提前15分钟到岗适应环境,上一班的人要保证交班后15分钟一切正常才能离开,所以实际上驾驶舱里的工作人员每天平均站立时间都在8小时以上。

驾驶舱分3个组,每组每天值班2次,每次4个小时,凌晨4点到早上8点,以及下午4点到晚上8点期间由大副当班;从深夜0点到4点,还有中午12点到下午4点期间,由二副当班;早上8点到12点,以及晚上8点到12点是由3副当班。

比白天4小时更辛苦的,是在黑暗中站立4小时,为了海员在夜间可以更好地观察其他船只和海面状况,规定驾驶舱晚上不许开灯,随着夜幕降临,整个驾驶舱都陷入黑暗,而值班的海员要在黑暗中站4个小时直到下一班接班。

晚上11点,船长仍然在驾驶舱查看气象和航海信息,船长要合理安排航线,预判前方天气和海面状况,同时为了提高能效节省燃油,还会根据风和流适时调整经济航速,顺风顺流时加转速,顶风顶流时减转速,有时一天内要调整几次转速。

轮机部和甲板部:衣服一天汗透好几次

在驾驶舱以外,船员主要分工为甲板部和轮机部,甲板部主要负责船体的驾驶和甲板维护,而轮机部则是在下层轮机舱内维护主机,保证船舶的动力。

对于甲板部而言,除锈和维修是家常便饭。记者刚刚上船的第二天,就发现海员正在维修弯曲的栏杆,原来在港口装卸集装箱的时候,巨大的集装箱稍微一剐蹭,就会把栏杆或者扶手碰歪甚至刮断。

海风中富含盐分,腐蚀性极强,舱盖板总是锈了补,补了修,工人在除锈的时候,要先用铁锤把锈斑砸开,铲干净,再刷上好几层油漆。甲板作业只能在天气好的时候见缝插针,但是没有风雨的时候,往往又是暴晒,太阳把舱盖板晒得滚烫,海员汗流浃背,这是一场针对海水锈蚀的持久战,考验着海员的耐心和体力。

轮机部的海员常年与高温和噪音相伴。设置在船体底部的机舱就是船的“心脏”,船舶的动力、电力保障都来自于轮机,运转的机器使舱内的温度变高,轰鸣声让人甚至听不清自己说话的声音,不少轮机舱的海员听力都收到影响。

就像汽车要定期保养一样,轮船也需要定期维修保养,但是船上的部件可比车上的要大的多重的多,上图为轮机部的4位海员借助滑轮把巨大的滤器吊上来,准备清洗滤器。在清洗滤器,更换主、副油头过后,人人都是满身油污,洗都洗不干净。

在船上,船员们通常亲切地称呼轮机长为“老轨”。记者跟着老轨在轮机舱转了一圈,汗水就浸透了整个工作服,而这是他们每天都要做的工作。天庆河号货轮的轮机长吴根泉告诉记者,海员经常是一天内衣服汗透好几次,都是家常便饭。

巨大的货轮像一座漂浮在海上的楼房,上图为海员下到甲板以下几层楼深的位置在检查舱底。

海员的“非常幸福”:

有手机信号就好幸福

只有在航海途中,才能体会到手机有信号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

记者在船上,最不适应的其实不是晕船,也不是空间狭小生活单调,而是没有手机信号!天庆河号货轮虽然是内贸船只,但是航行在大海上,远离陆地,船上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没有手机信号的。只有在船靠近港口或者陆地岬角的时候能收到信号,而即便有信号的时候,信号往往还是很微弱,在房间里或者在远离大陆的一侧就没有信号,在靠近大陆一侧的甲板上才有信号。当手机有了信号,突然收到一堆短信,这时候才发现没接到前天的快递,错过了昨天的聚会,耽误了工作的回复,而刚想回复,又没有了信号,真的是让人非常焦虑。对于每天生活工作都离不开手机的记者而言,真是深切体会到了在大海上手机有信号的时光是多么短暂而珍贵!

行程第三天傍晚,船靠近长江出海口时有信号,天庆河号的船员们早都计算好了时间,匆匆吃完晚饭后,纷纷跑到船靠近陆地的一侧和家人通电话和发微信。记者听到一位年轻的海员父亲在和妻子孩子视频,而另一位在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半个小时后,信号中断了,海员们纷纷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因为海上绝大多数时间没有信号,即使有信号的时候也非常微弱,所以有海员自制了手机架子,把手机固定靠在窗户上等着接收信息。

共处一条船:像同事,更像家人

船上空间有限,海员们每天工作和业余时间几乎都在一起,大家既是同事,也是朋友。

上船的第二天上午,风浪很大并且下起了雨,原计划的甲板作业无法进行,船长和政委抓住这个时机组织海员们一起包饺子,多数海员对包饺子并不在行,大家包出的饺子也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不过通过一起包饺子,不同岗位的人有机会坐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交流,也是船上难得的休闲时光。

在同一条船上工作,海员之间也很会相互理解和体谅。记者注意到,政委等不少人的房间里是配有小电视的,但是包括政委在内的不少人休息时间也会前往餐厅看电视,政委解答了记者的疑问,原来船上各个房间之间墙壁较薄,隔音不好,不少海员是白天和晚上各值4小时的班,所以随时都有人在睡觉,担心在自己房间看电视会影响其他人休息。

上图为天庆河号的餐厅,墙上的电视荧幕一片雪花,只能听声音。在航海途中,电视机多数时间只能是当作收音机用。原来船上的电视是靠接受陆地发出的无线虚拟信号,距离陆地稍远就荧幕全是雪花只能听声音,甚至彻底没有信号。

据政委介绍,现在远航货轮的硬件条件比当年大为改观,船上有了卫星信号,船员可以看电视,每个船员还会分配到200M的无线上网流量,可以和家人进行简单的文字交流。但是绝大多数的内贸船都还没有进行升级改造,内贸船员只能是等船只距离陆地和港口比较近的时候才能利用自己手机的流量上网。

为了丰富业余生活,天庆河号上的海员们也是动了不少脑筋。上图是海员在船上用废旧钢铁自制的杠铃和仰卧起坐器等健身设备。

海员生活中还有一个让记者印象深刻之处就是处处讲究节约和环保。上船的第一天,政委告诉记者因为船上不像陆地,食材有限,船上用餐是4人一个小桌,午餐基本上是一荤两素,要求不能浪费,饭菜尽量都吃光。记者注意到,船上二十多个人吃饭,剩菜剩饭却很少。环保标识在船上处处可见,并且每个房间里都有两个垃圾桶,塑料垃圾和其他垃圾要严格分类。

致敬中国海员:中国是世界上拥有海员数量最多的国家

“没有海员的贡献,世界上一半的人会受冻,另一半的人会挨饿。” 前国际海事组织秘书长米乔普勒斯如是说。

世界贸易90%的运输量是从海上进行运输,全球65亿人的生活所需离不开150万名海员的辛勤工作,国际航运业的运作安全、保安、有效且环保,都离不开海员的服务与贡献。而在这150万名海员当中,80%来自发展中国家,亚洲地区约占全球海员资源的50%。作为海员大国,中国有165万船员,其中海员65万人,占世界海员总数的三分之一,是世界上拥有海员数量最多的国家,他们承担着中国93%的外贸运输任务。海员作为海运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动我国建设海洋强国的中坚力量,

海员在船工作期间,长时间联系远离陆地,工作、生活全部在狭小的空间内;船舶在海上不断航行,需要连续倒时差,体内生物钟紊乱;海上缺少娱乐、体育设施,与亲人分离,除工作外没有任何社交活动,内心的压力和抑郁长期无法释放;海上青菜储存、补给困难,海员长期处于营养缺乏状态;噪音、颠簸等水上运输特殊状况,对海员来说是周而复始永不间断,给海员的精神带来巨大影响。海员劳动责任重大,在船上是独立管理、操控船东和货主的超过亿元的资产,工作期间除了要承担船舶驾驶、管理的责任,还有防止海洋环境污染的义务、履行海难救助义务。更不用说那些驶入战区、疫区、海盗活动区域的船舶,海员们面对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卫生防疫风险甚至对生命的威胁。

6月25日是“世界海员日”,在这个特殊的日里,希望借此文章向天庆河轮的船长、政委、老轨及全体海员道一声“节日快乐”,也向全中国140万船员致敬!

COSCO的天庆河号货轮

船长、政委和老轨在开支委会。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兴悦 (FN011)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