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顶级焊工如何焊接泄露的天然气管道 不懂的会吓着你

画家有画笔,音乐家有乐器,而他们的创作工具就是焊枪,他们用手中的工具造出飞机大炮、万丈高楼,他们用手中的工具做出桌椅板凳、电子电器。生活中处处都是他们留下的“痕迹”,而为了让这“痕迹”能更完美,哪怕铁水跟肉融在一起也不觉疼。他们甚至是在生死线上工作,终日与危险相伴,为的是保障千家万户居民的生活。他们是“冒险家”、“发明家”,更是“艺术家”。

12月8日上午9点,由北京市总工会主办的“挑战大工匠”第九场比赛—焊工技能挑战赛即将开始。北京时间(www.btime.com)作为独家直播媒体,也将对这场比赛进行全场直播。这群能工巧匠到底都有哪些绝技?提前认识一下这几位选手。

张海军:焊工中的“发明家”

每天早晨8点开始上班,如果接到抢修或是老旧管线改造的任务,张海军随时都会和自己的同事出发;当没有任务时,张海军总会跟学徒们在自己的工作室里进行讨论和学习。

为了提高焊工的专业技术水平,他通过实践与考察,编制了焊工培训教程,并将培训教程进行了应用推广。同时,基于焊接工作现有的各类卡具、堵板,结合现场抢修工作的可操作性与可实施性,张海军开展了快捷带压堵漏卡具及堵板的研制,通过多次试验,不断优化设计,最终研制的产品得到了成功应用。就这样,张海军从一名普普通通的焊工,成为了一名“发明家”。

2012年张海军来到了高压管网分公司工程一所,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燃气职工。从事焊工行业以来,他经历的大大小小的各类作业上千次,在大型作业中,为了不影响市政交通的运行,作业往往安排在夜间甚至凌晨进行。在狭小的作业空间中,他仔细观察作业点的位置和状况,熟练地进行着操作,1000多度的焊渣经常烫穿厚厚的焊工服,手上、胳膊上满是伤痕,这些并没有让张海军退缩。燃气的安全直接关系到北京市千家万户居民的生活,绝对不是小事,张海军也正是用他那种敬业爱岗、拼搏奉献的精神诠释着燃气人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

耿永昌 他被业界称为“第一把焊枪”

双手各持一把焊枪,在焊花飞扬、弧光闪烁之中,耿永昌动作娴熟流畅,完美呈现了“左右开弓”,两条焊道几乎呈现出完全相同的高质量焊接效果。耿永昌正向北京时间记者展示这项独门绝活,“一般人的双手协调性不同,手持焊枪的稳定性也不同,所以要练成双手焊接手工电弧焊,不下点功夫肯定不行。”37年来,耿永昌一直工作在焊接一线,不管是在车间,还是在焊培中心,“钢铁裁缝”的手上功夫一直没放下。

1980年,不到20岁的耿永昌进入北京锅炉厂成为一名焊工。“学徒的时候,师傅很严格,我也算勤奋,每天利用各种机会练习。”耿永昌告诉记者,焊接是个高精端的技术活儿,为了掌握手持焊枪的稳定性,他手绑沙袋进行训练,每天焊接钢板达6个小时,这一练就是8个月。

耿永昌现在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培训青年焊工的工作中,他说工业是大国的脊梁,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职工能接过这把“焊枪”,为企业多做贡献,为国家工业多做贡献。

范磊 生死线上绽放的“焊花”

今年已经是范磊工作的第21个年头,他的工作内容听起来特别惊悚,管道燃气还在流通,他却要在上面开始电焊。他说自己的工作常与火、燃气以及尘土相伴,危险时刻在身旁,所以要始终保持头脑清醒,安全是第一位的!

“焊工的苦主要体现在工作环境上,焊工工作基本都是风餐露宿的,很多是在地下的坑里,还有应急抢险,一干起来就没有点了,48个小时不休息都是有的,就更别提准点吃饭了。” 范磊对北京时间记者说。

他说:“学习焊工你要把他当做你的兴趣,要走心的去学,要不你也干不好这一行。” 参加这个比赛主要是想和同行相互交流切磋,看看自己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找找差距。

薛礼亮 修好火车头,牵引精彩人生

薛礼亮的工作对象很特别是咱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火车头,从08年参加工作到现在已经有9年的时间了。

“我的工作是火车头机车方面的焊接,现场如果有难活比如机车牵引之类的不好操作,眼睛看不到的位置,焊枪进不去的,不容易做到的任务都会来找我,有些要用非正常方式。” 薛礼亮在和北京时间记者介绍工作内容的时候,眉宇间透露着自信与自豪。他喜欢追求极致,在达到标准的基础上,比标准再高一层次对他来说才最好。

他说做焊工,首先你需要有好的身体,因为焊工对眼睛,耳朵,要求比较高,还要手稳,吐气要均匀。对耳朵要求高是指,当你听到电弧打底“噗噗”的声音,如果是有经验的电焊工,通过声音判断背后焊缝没有焊穿。吐气要均匀,是因为你手握那么大的焊枪,要焊接到毫米级别的,如果喘气太用力了,可能就会有误差。

韩积冬 鸟巢火炬原来是他做出来的

韩积冬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就职,日常工作主要是焊接有色金属,铝合金和钛合金。平时工作不太累,就是工作量比较紧。虽说“电焊接,三天半,”看起来很简单,谁都可以学会,其实不然,对技术的要求特别高,其他东西形状不好可以去修,去调整,但是焊接的东西是一次成型的,好就是好,不好就不好。

大家熟悉的鸟巢火炬就是经他的手制作出来的,他带领5个焊工共同完成的,陆陆续续有将近三个月。觉得比较难忘,因为要求特别高,必须确保万无一失,所以我当时压力比较大,而且任务时间比较紧,我们人员又少,我们后来修改焊接方法之后,大大提高效率,按要求完成了任务。除此之外盘古大观也是韩积冬参加的项目。

韩积冬对北京时间记者说:“并不是说你的技术好就有工匠精神,你造飞机也好,我抡锤头也好,只要兢兢业业做好自己就是一种工匠精神。国家还是比较重视技术人才,现在有精力就应该投入到工作中,踏踏实实工作。”

翟利龙 80后小伙的大工匠梦

“燃气管道焊接,还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是带气带电作业,我们在进行焊接的同时,要保证大家伙生活不间断,所以要带气工作,但是燃气和空气达到混合比的会易燃易爆,所以还是有挑战性的。”刚刚参与到燃气管道焊接工作一个月的翟利龙工龄已经有13年了,他原来的工作是关于锅炉压力容器等化工设备的焊接,设备有涉及到高压或超高压,几十公斤到几百公斤不等,需要耐热钢、不锈钢复合板层,每种焊材用的焊条都不一样的,需要具备全面的操作技术。

关于赛题他说双手焊还是挺有难度的,原来都用右手,一只手进行焊接,现在用两只手,你的大脑要支配手进行交替焊接,因为电焊要求要稳,要准,两只手在准方面达不到一只手的要求。

赵成林 铁水跟肉融在一起也不觉疼

脱下防护面罩,起身收拾完自己的工具箱,整理好自己的工作台,赵成林完成了自己今天的任务。

在接受北京时间记者的采访时,焊工赵成林刚刚忙完,他身上那件白色的工作服,也沾上了一些黑色的污渍。“焊工的工作服,应该就是白色的。因为弧光反射的时候,白色服装能减少弧光对身体的伤害。”

仰焊是焊接操作中最难的一种。焊接的过程中,遇到铁水掉下来,赵成林忍着也得焊完,因为这样才能保证焊缝的高度和宽度。“等到焊完之后,铁水跟肉都融在一起了,那个时候都不觉得疼了。而且你挨烫多了之后,就会躲了。”

在2012年参加工作之前,赵成林在浙江当了两年的兵。已经工作15年的赵成林认为,其实焊工这个行业,队友就是可以“把我的后背交给你”的人,这跟部队是一样的,队友是值得依赖的。在焊接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具体的分工,除了做好个人防护,现场会有专门的安全人员。比如一个天然气管道的焊接,可能一两个人下去焊接,但是配合的人会有十几二十个,基本上就是一个班组。

李朋朋 焊工也是艺术家

今年是李朋朋工作的第10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高层以及超高层建筑的框架结构焊接,像中国尊、北京城市副中心等项目都有他的参与。刚开始学徒的时候,工作时间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半,收工之后李朋朋还要再练习到十一点半,就是凭着这种毅力,他的焊接技术在短时间内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李朋朋从来不会让自己的工作枯燥,他总是要求自己今天比昨天进步一点,比如说效率上的提高,质量上的完善。遇到问题,他总是和同事一起做实验想办法,在对单面焊双面成形的操作上,他们研究出了一套既节省碳棒使用量,降低噪音,又能节省一倍人工的方法。他笃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最大的奋斗目标是能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或者在全国比赛上拿到名次。

李朋朋非常喜欢自己的工作,他觉得自己其实是在做艺术品,“画家有画笔,音乐家有乐器,而我的创作工具就是焊枪,每当摸着一道道自己完成的焊缝都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以上八位选手您最看好谁?谁又将成为大工匠候选人?12月9日上午9:00,北京时间将全程直播大工匠挑战赛——焊工挑战赛,全新赛制,全新视角,快来关注本场比赛吧!同时,积极参与直播互动,还有精美大礼送给你哟!

分享到:
责任编辑:孙雪松 (FZ043)

评论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