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手机看

1、打开北京时间App

2、打开 “我的” 使用 “扫一扫”

扫一扫 手机观看

接下来播放
自动播放
"元首座椅"京作大师:刘更生 30余年水滴石穿历练一手好活儿 2017-09-01 21:50:52
视频简介

1983年,刚满18岁的刘更生来到龙顺成接父亲的班,“父亲是龙顺成的一名老木匠,我之所以喜欢做木匠,也是从小受他的熏陶。”刘更生说,他从小看着父亲鼓捣木头,渐渐地认识了大刨、小刨等工具,而且他从小成长的环境也与宫廷家具相关。

“我小时候住崇文区,那有很多当年清末宫廷“造办处”流落到民间的工匠,后来他们就那开设多家木匠铺,我从小就见识过宫廷皇室物件,无论是雕工还是做工,漂亮!”成长环境的影响让刘更生对于家具制作非常感兴趣,进龙顺成以后,他跟着师傅种桂友学习木工,种桂友是龙顺成的第四代传人,也是国家级硬木家具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木工这个活都是从三年学徒开始,每天早上拎着一个大暖壶给师傅打水,是学徒的必修课。除了这以外,就是“看”,偶尔师傅也会让我做点最基本的活儿,比如给木头打眼。那个时候我干活不上心,看见木头拿起锤子就往里凿,师傅看见以后,一巴掌拍到我的头上。”刘更生告诉记者,这一巴掌点醒了他如何做好一名木匠。

“常言道做木工活,要把姿势拿对。打眼,首先得把木板放在屁股下边压一半,然后拿着锤子侧着身体用力均匀凿,那个眼儿打出来才光滑,木头也不会开裂。”此后,刘更生白天用心看师傅的姿势,琢磨技巧,等别人下了班,他就用一些废料慢慢练,三年后,他比同期进厂年轻人的基本功都扎实。

图为刘更生在雕刻座屏上的卷草图案。

水滴才能穿石,做个好木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因为锯木头、刨木头会有毛刺扎进肉里,刘更生经常把手弄的血淋淋的,但还不愿意放下手中的活,连木刺都不拔,有时候俩手肿的跟馒头一样,吃饭只能用勺子。“手被扎那是钻心的疼,当时脑海中闪过放弃的念头,但转念一想,我不能给父亲丢脸,也就硬撑过去了。”

木工活好学,难精。同样都是红木家具,大师做出来的可以世代相传,用上好几百年,但也有不重信誉的小作坊糊弄了事。

“做一件红木家具,选材、工艺都应极其严格。比如最好的红木产自东南亚,如果图便宜,用非洲红木以次充好,就会影响家具的质量。”刘更生告诉记者,选完料以后,就要进行片料,而后烘干。“这个可是大学问,烘干就是去除木头里的水分、胶质,如果烘干不到位,买家具的时候看着挺好,没用几年就会出现裂缝、鼓包,也有的会散架。”

在龙顺成位于西三旗的制作工厂,记者看到了一个硕大的窑里装着 几十吨片料,经过大约35天高温烘干后,这些片料就会被拿出来进行风干晾晒,而后就是定位、打眼、制作榫卯。京作家具最大的优势就是经年不散,随着时代变迁,榫卯结构这个制作起来非常复杂费工费时的方法却一直被沿用,“虽然钉子可以起到零部件的固定作用,但是钉子会破坏红木的美感,时间长了容易松动。”

雕刻,对于京作家具来说,是其精华所在。说起雕刻的学习,刘更生也是下足了功夫。

“当年学习雕刻的时候,师傅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公园。我当时就纳闷了,学习雕刻竹子,找一本竹子的画像比着刻不就行了。”不过,当他到了公园,看见一片竹园,竹子有高有矮,有粗有细,每根竹子还神态各异,才明白师傅的用意。他盯着竹子看了一天,用心记住了竹子的每一个形态,顾不上吃完饭,就赶回厂子用废旧木料练习雕刻竹子,可真动手刻才发现,将竹子的神韵描画出来很难,师傅看了之后更是连连摇头。

刘更生有一股子拼劲,越是做不好的事情就越上心要做好,此后的每一天,他白天去公园观察,晚上去工厂练习,大约三个多月以后,活灵活现的竹子受到了师傅的认可,他也开始了雕刻之路。

刘更生说,雕刻除了技术,还有一项很重要,那就是心情,“心情好的时候,雕刻出来的东西惟妙惟肖,入木三分,心情不好的时候,雕刻作品看起来有形无神。”对于木匠这一行,无形中就要求他们每天都要克服各种心理低潮,始终兴致饱满的工作。

图为刘更生向记者示范正确的打孔坐姿和手法。受访者供图

留住祖辈传给后人的念想

在龙顺成,记者看到了一个30多平米的小屋子中,有几个人认真地修复古旧家具。作为京作非遗传承人,刘更生对古旧家具修复也是一把好手,“民间有一些祖辈流传的旧家具,或损坏,或缺件儿,十多年前,我们看到了这个问题,由师傅和我一起牵头,修复民间古旧家具。”

民间的古旧家具,不仅是祖辈留给后人的“念想”,也承载了中国多年流传下来的历史文化。在刘更生看来,如果能把自己所积累的这些手艺用来修复古旧家具,也是对社会的贡献。如今,他已经修复了数百件古旧家具。不过,修复工作非常不易,“比如我曾修复好的清代黄花梨躺椅,不仅具有历史意义,价值也不菲,但在寻找配件方面则十分困难。”

“黄花梨躺椅修复之前仅有椅面边框、下扶手和部分枨子,从零件上和结构上推断是清代。由于缺的东西太多了,尤其是给残缺的零件配上同样的木材,做成同样样式,很难。”为了找到合适的木材,刘更生在堆成山的木料库里一呆就是大半天,天天如此。最后,他如愿找到了相应的木料,欣喜若狂的他赶紧去制作,然而困难又来了,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原物,刘更生也不能硬生生创造一些残缺的部件。

“比如躺椅的头枕,清代家具的头枕形状也不同,我们要具体确定到底是清早期还是清晚期,查资料、翻图谱,我和师傅几乎泡在书堆里,幸运的是,我们确定了椅子的年份,也找到了类似的图谱,剩下的就是靠极细的工艺完成修复。”刘更生说。

与木头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刘更生,已经和它们成为了亲人、朋友,它们身上的每一条花纹,他都铭记在心。如今,他想把这个技艺传承下来,让龙顺成的每一个人都能像亲人一样对待每块木材,用心雕刻,把最美的一面呈现给大家。而他也一直在毫不“藏私”的将他的手艺传承下去,让这个老字号承载的中国文化瑰宝永远保存延续下去。

责任编辑:陈琪 (FZ037)

评论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