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人被判犯规出局!这是中国短道速滑被黑最惨一天

2月13日,平昌冬奥会已经进入到第五个比赛日,而中国代表团何时能斩获本届冬奥会的首枚奖牌,一直牵动着中国观众的心。

还好,在上午进行的单板滑雪女子U型池比赛中,黑龙江姑娘刘佳宇便以一套流畅的动作得到裁判的认可,以89.75分的高分成功拿到一枚银牌,不仅为中国队打开了平昌冬奥的奖牌账户,更帮助中国获得了这个项目历史上的第一枚奥运奖牌。

刘佳宇凭借友谊的表现夺得单板滑雪女子U型池银牌

然而,在晚间进行的中国冬奥最强项——也就是短道速滑的比赛中,韩国人再一次让我们领教到了“魔鬼主场”的深刻含义。在范可新、武大靖、韩天宇等名将齐齐上阵的情况下,任子威、韩天宇、范可新、曲春雨这四名优秀的短道速滑运动员先后被判犯规,仅武大靖一人涉险过关。

疑似被韩国“主场哨” 中国冬奥最强队折戟平昌

作为中国冬奥当仁不让的“梦之队”,中国短道速滑队自出征平昌便被寄予厚望。在2月13日进行的短道速滑女子500米比赛中,中国队派出范可新、曲春雨和韩雨桐三人出战。

在这个项目上,中国队可以说具有绝对的统治力。从杨扬、王濛到李坚柔,中国已经实现了在500米短道速滑上的奥运“四连冠”,而第五冠的重任则落在了范可新身上。

但在半决赛中,范可新和曲春雨双双被判犯规出局,中国队无缘卫冕。

范可新赛后含泪接受采访

其实这两场半决赛自鸣枪开始就透露着一股诡异:韩国选手崔敏静以42秒422破奥运纪录的成绩晋级决赛,而范可新却仅仅滑出小组第三的成绩,并直接被判犯规出局。在第二组半决赛,曲春雨更是直接摔倒没能完成比赛,并同样被判犯规。

中国男队也并非表现不好,如果按照预赛的最终成绩,中国男队的三位健儿本应都携手晋级半决赛,但遗憾的是,在韩国人的主场我们却疑似再度“被黑”。

在三位中国选手中,任子威率先出场,结果这位赛前不被看好的小将获得了小组第二的成绩。但是在赛后,任子威却因为在出弯道时摆臂动作被裁判认为犯规。

如果说任子威出局已经让中国观众够义愤填膺,那么随后的韩天宇被判犯规出局则直接让人看不下去了。因为韩天宇在第六组中表现十分出色,并且最终力压韩国名将徐一拉排在小组第一。

韩天宇完成超越之后特意举手证明清白

赛后,让国人瞪目结舌的一幕再度发生,裁判以韩天宇与徐一拉有身体碰撞为由,将其判犯规取消晋级及资格。从慢镜头显示,韩天宇的犯规动作并不明显,要知道此前女子500米韩国选手对曲春雨的动作更恶劣却相安无事。但是在韩国人的主场,我们只能无奈的接受这样的结局。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今天比赛之前,韩国MBC电视台就曾发布消息:除了拼实力,中国选手的“犯规动作”也值得韩国选手警惕,尤其因频繁犯规被贴上“犯规王”标签的范可新格外值得注意,她曾在去年札幌东亚会上和上赛季世界杯上分别与韩国选手沈石溪和崔敏贞有过冲撞和龃龉。

2月5日,韩联社在报道中国短道速滑队训练相关消息时,甚至单独配上范可新训练时照片,并配上“驰骋冰场的‘犯规王’范可新”的字样。《东亚日报》则配上范可新与沈石溪在赛场上激烈拼搏的照片,并在文中介绍“中国选手犯规动作之多,世界闻名”。《东亚日报》称,若中国选手周洋和范可新都进入决赛,中国队不排除施展“让其中一人故意犯规妨碍其他选手,好让另一人夺冠”的战略。

但事实上,相较于范可新的犯规困扰,韩国的“主场哨”更加威名远扬,1999年在韩国江源道举行的亚冬会,四名中国选手大杨扬、孙丹、王春露、小杨阳以正常的战术配合,在女子500米半决赛两个小组包揽前两名,包揽决赛四个名额,但却被裁判莫须有地在“串通”之名判罚王春露、小杨阳犯规,无缘决赛。

随后在男子四个个人项目中,中国男队领军人物李佳军全部被判犯规,没有拿到一项名次。大杨扬在夺得女子500米金牌以后说:“如果我不拿下这枚金牌,我就对不起流下屈辱泪水的我的队友们。”

而在今天的比赛中,尽管也有其他国家的选手被判犯规,可以用裁判尺度较严来解释。但中国选手被判下场人数之多,韩国选手受益之大让我们不得不对裁判的判罚有所怀疑。

看到弟子无故被罚,中国短道速滑主帅李琰愤然离场

而当我们翻起中韩两国在短道速滑的发展史,其实,可以找到这种“关照”的来源。

以技巧取胜——短道速滑是中国冬季项目突破点

短道速滑,全称短跑道速度滑冰,比赛场地的大小为30×60米,跑道每圈的长度为111.12米。短道速滑19世纪80年代起源于加拿大,当时加拿大的一些速度滑冰爱好者常到室内冰球场上练习,随之产生了室内速度滑冰的比赛,20世纪初,这项比赛亦逐渐在欧洲和美洲国家广泛开展。1992年被列为冬奥会比赛项目。

短道速滑比赛采用淘汰制,以预、次、半决、决赛的比赛方式进行。4-8运动员在一条起跑线上同时起跑出发,预赛站位通过抽签决定,之后进行的比赛站位由上一场比赛的成绩决定,排名第一则站一道,以此类推。比赛途中在不违犯规则的前提下运动员可以随时超越对手。 场地周长111.12米,直道宽不小于7米,弯道半径8米,直道长28.85米。

短道速滑场地介绍正是由于场地狭小,距离偏短,短道速滑往往更加考验选手的技战术与心理素质。因此,在雪上运动基础薄弱,同时身体素质与欧美选手相比并不占优的情况下,更考验技术的短道速滑项目成为我国在冬季项目中的突破点。和我们身体条件相似的韩国队,也自那开始便成为了中国队的最大敌人。

中韩短道情仇绵延26年

1992年,短道速滑首次进入冬奥大家庭。在这个比拼速度和技术的项目中,韩国选手显示出了强大的实力。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韩国队拿到2金1铜,中国队仅获得1枚银牌,这名运动员就是现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

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韩国选手席卷4金,中国队只有张艳梅一枚金牌入账。1998年长野冬奥会,大杨扬、小杨阳、李佳军等名将横空出世,中国队拿下5银1铜,但是仍未能实现金牌零的突破,韩国队再次拿到3金。上世纪90年代,中韩短道之争以韩国队的全面胜利而落幕。

2002年,在美国盐湖城举行的十九届冬奥会上,杨扬为中国实现了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她一举拿下500米、1000米两块金牌,在短道速滑这个项目上为中国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也是中国队首次在冬奥会压倒韩国队。

杨扬助中国队实现冬奥金牌0的突破

2006年,第20届冬奥会在都灵举办,王濛接过杨扬创下的荣誉,帮助中国队守住了短道速滑女子500米的金牌。但整体来看,韩国队则东山再起狂揽6金,中国队再次被韩国反制。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王濛再次勇夺女子500米金牌,并打破十分钟前刚被打破的奥运会纪录。在本届冬奥会中,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也有了新的突破,小将周洋在决赛中八名选手出场的情况下,再次夺得一枚金牌并打破世界纪录。

值得一提的是,在该届冬奥会上,由王濛、周洋、张会、孙琳琳组成的中国女子短道速滑3000米接力队力压韩国队,夺得宝贵的一枚金牌,加上王濛获得的女子1000米金牌,中国女队包揽了2010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的全部金牌,这是短道速滑史上唯一一个国家包揽全部奥运金牌的壮举!

周洋凭借历届冬奥会中的优异表现成为本届冬奥会中国代表团开幕式旗手

2014年,冬奥会在俄罗斯的索契举行,上届冬奥会三冠王王濛因伤缺阵,不过其他中国选手仍然在短道速滑的赛场上锋芒毕露:周洋夺得1500米冠军,成功卫冕;李坚柔勇夺500m金牌,刘秋宏、范可欣分列第四第五。

男子项目中,韩天宇力压俄罗斯传奇人物维克多·安获得1500米亚军;武大靖获得男子500米银牌,1000米获得第四。中国男队组成的3000米接力阵容(武大靖、韩天宇、石竟男、陈德全)尽管起跑时出现失误,站起来时已经远远被拉下一大截,但经过这些奥运健儿的努力追赶,他们最终还是获得了一枚铜牌。在短道速滑这个项目的过往历史上,中韩两队可谓拿到了平分秋色的地位。因此,在这届韩国本土举办的冬奥会,中国队势必迎来韩国队的大反击。

而当我们回顾今天的经历,尽管我们的最强项——女子500米未能再续辉煌,但在摸清裁判的尺度之后,在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的比赛中,中国选手武大靖,韩天宇,任子威,许宏志以创奥运纪录的6分36秒605排名小组第一,成功晋级决赛。他们已经凭借自己的实力吹响了反击韩国的号角。

更加毋庸置疑的是,在经历了五天的等待之后,中国冬奥军团既拿到一枚银牌稳定了军心,同时对东道主的明枪暗箭也有了更多的提防。接下来的比赛中,隋文静/韩聪、金博洋、周洋、武大靖等冬奥名将即将登场,在无比寒冷的平昌之冬,我们一起助中国冬奥军团好运!

本文作者:顾超

体育大生意记者

分享到:
责任编辑:余婧玥 (FJ012)

评论

热乎 热乎视频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