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 | 天才或妄人?有人为证民科理论自断手指

近期,随着“巴铁”1号试验车在秦皇岛市启动综合试验后,有“空中巴士”之称的“巴铁”引发了大量社会关注。这项在公布之初被誉为“中国原创重大发明”的产品,如今却陷入了科技含量低、非法集资种种质疑当中。

“空中巴士”这个听起来颇为“黑科技”的项目,其发明人宋有洲小学未毕业,在早前十年时间里,宋有洲通过自主的发明创造申请了近120项专利,如礼宾花、自动泊车装置等等。

联想到此前宣称预言“引力波”的“诺贝尔哥”郭英森,很多“民间科学爱好者”(简称民科)们似乎都备受质疑和争议。

他们数十年如一日的研究是否只是镜花水月,毫无价值可言?被冠以“科学妄人”、“反智”等标签是否恰当呢?

民科等同科学妄人?

目前在百度民科吧,有近3万人,发帖数83万多条。其中,有人以理论研究为主,如认为牛顿、爱因斯坦理论是虚妄的,相对论、量子论、质能守恒和质能方程都是错误的。也有一些摆擂台的帖子,如宣称自己发现了“磁力线”,从来证明磁感线是客观存在的,并希望能和“官科”公开辩论。

一些民科因此还有了很大的名气,比如致力于推翻相对论的闫赤元,热衷于研制永动机的周东辉,试图建造宇宙全息统一论的王存臻。但近期引起最大关注的,就数“诺贝尔哥”郭英森。

2016年2月11日,美国科学家宣布探测到引力波的存在。随后,网络曝出辽宁的一位下岗工人郭英森早在5年前参加职场真人秀节目《非你莫属》,曾提到了“引力波”的想法,但遭到嘉宾的否定。

一时间,很多人出来力挺郭英森,认为节目组欠其一个道歉。但随后,节目嘉宾方舟子等人出来解释,引力波一词是爱因斯坦一百多年前提出的,郭英森只不过是口述几个科学名词,却对科学一无所知。

郭英森,初中文化,民间科学爱好者。2005年,他相继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科院门口设擂台,像中国物理界的教授们发起挑战,并自称论证了UFO(不明飞行物)就是外星飞船。据媒体报道,当时,北京大学的一位教授指出,郭英森理论基础和基本概念都是错误的。  

2011年,他认为自己建立的一套新科学、新飞行理论与新宇宙学说,有实力争夺诺贝尔物理奖,为了课题筹资,曾经想要卖肝卖肾,因此也有了“诺贝尔哥”的外号。

对于“民科”群体,科学传播学者、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教授田松曾下过定义:

“民科”即民间科学爱好者或民间科学家的简称,是指在科学共同体之外进行所谓科学研究的一个特殊人群,他们或者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或者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但是他们却不接受也不了解科学共同体的基本范式,与科学共同体不能达成基本的交流。

“此人如果不是一个靠说大话骗钱的骗子。就是个狂妄自大的小丑。”在表达对“诺贝尔哥”的看法时,百度贴吧反民科吧吧主、清华大学博士在读韩迪如是评价道。

韩迪曾通过理论分析和组织证据,论证过郭英森诸多理论的不合理之处。韩迪介绍到,郭英森虽然宣称自己研究的是科学,但又亲口承认自己的理论从未经过真正数学科学的验证,多次在网上扬言“数学无用论”。

“国内‘民科’和‘科妄’重合度很高,我认为狭义民科也基本等同于科妄。”韩迪补充了一个名词“科妄”,即“妄人科学家”,他认为这类人本质梦想着无需系统学习,只凭借胡思乱想就能推翻科学大厦。

虽然民科们信奉的偶像——爱因斯坦和华罗庚在提出成名理论之初学历并不高,但华罗庚后来留学剑桥,爱因斯坦也获得了苏黎世大学博士学位,才是他们迈入职业科学家的行列的重要原因。但这一点,被民科们所忽视。

有人为搞研究散尽家财

为了研究某个理论,民科群体常常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似乎也含着一点偏激的特质。

在百度民科吧,就有“控诉”民科的帖子,如抱怨民科因沉迷研究而导致生活窘迫等。

譬如每年给中科院几千封信件阐述理论,为研究课题而散尽家财;与郭英森为诺贝尔奖“卖肾”一样,有人甚至为求关注而伤害自己的身体。

自称可获诺贝尔奖的“地球抛月学说”提出者冯宜全,曾花费了20余年时间投入研究,没有收入来源的他只能依靠妻子郑翠英每月的微薄工资支撑,生活难以为继。

仅有中专学历的赵兴龙是迷恋永动机的代表,在通过几年的研究后,他认为热力学第二定律已被“推翻”,制造永动机是可能的。由于理论无人认可,他开始自费印刷材料,四处奔波求证,耗费大量钱财。

致力于创建研究“统一理论”并坚持相对论和洛仑兹变换错误的李三清,抱着“因为自己人微言轻,所以无人认可”的想法,为了得到权威机构认证,曾于2009年砸过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的大门,其后被拘留15天。

2014年,李三清为吸引关注,提供了十万元金额,希望有人能推翻他的理论,为证诚意甚至还切下了自己左手小指的第一个指关节,并拍摄了视频。

李三清的极端行为并未让他达成预期,同时还给他的家人带来了伤害。“手指痛,痛的舒服,总比心理痛要好”。在一则以李三清妻子身份发布的帖子中,说到李三清由于统一理论无法被主流承认,很早以前就有将断指行为付诸实践的想法,然而这行为给他们即将上大学的孩子造成了心理阴影和创伤。

韩迪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表示,他接触过的众多民科,往往都比较偏执。因为他们渴望成功和认可,但能力却配不上自己的雄心壮志,于是在失败和被冷落中愈发偏执和自负。

民科们还常常根据自己的意愿,改写所听到的内容,甚至把否定解释成肯定。在田松与赵兴龙接触的过程中,赵兴龙曾表示有数位专家学者支持并认可其观点,但经验证后,并不属实。

此“民科”并非真正民科

在此前媒体报道中,有不少“农民造飞机/游艇”等现象,其中也不乏成功案例。

1997年,宁夏农民刘亦兵设计制造一架双座超轻型飞机,成功进行了试飞,成为中国农民造飞机运动的先驱,被称为“中国农民第一飞”。

1998年中旬,一架被命名为“斗强三号”轻型飞机成功出世,飞翔高度可达3000米,其制造者张斗三是来自广东潮阳关埠的农民。他从1990年开始摸索制造飞机,先后参加过三届珠海航展,分别展示了“斗强三号”轻型飞机、“神鹰号”扑转翼飞机(原理机)及“陆空两用飞行器”(原理机),引起业界震惊。

被称为“中国最牛民科”的郑晓廷,建成了世界最大的恐龙博物馆。初中肄业的他曾在《自然》、《科学》等国际权威的专业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古生物研究者们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郑氏晓廷龙”挑战了始祖鸟作为鸟类祖先的地位。如今,他受聘为临沂大学教授和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客座教授。

曾是快递包装工的余建春,始终坚持对数学热情和理想,在浙江大学蔡天新教授的慧眼之下,余建春在浙大数论专业每周例行的讨论班上展示的一组卡迈克尔数判别准则令人眼前一亮,其结论也获得了学界的一致认可。

农民造飞机的现象,似乎也是典型的民科行为。但在田松看来,这类人群与民科应当区分开来,而归属于“业余科学爱好者”,即同样在科学共同体之外从事着科学活动,但是他们能够与科学共同体达成很好的交流。

“郑晓廷也是典型的‘业余科学爱好者’,”按照田松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表示,“是否能交流才是鉴别民科核心判据。很多职业科学家也有着强烈的民间心态,偏执自信,难以沟通。”

廖凯原,曾在清华、北大等名校开授课程,看上去似乎已被官方认可,但同时他所推行的理论却令人不解。

去年9月底,已成为北京大学法学院廖凯原法治与礼治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法学院凯原中国法治与义理研究中心主任、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名誉教授、复旦大学法学院名誉教授的廖凯原开始在各大高校公开推行“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理论,其内容覆盖了量子力学、相对论、宇宙学,以及黄帝内经、阴阳八卦、马列经典,“论证了轩辕是人类首位领袖、全科医者、环境学家和人权律师”等内容,理论一经推出引起轩然大波。

“理论奇怪且难以站住脚,不知道为什么能获得讲课资格?”一位曾听过廖凯原讲座的清华学生透露,“听说给学校捐款不少,所以给的职位”。

“我对民科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大部分民科都比我岁数大很多,他们没有受过正规系统的教育,对很多科学常识一知半解,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却得到了一个毫无价值的‘成果’。”韩迪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表示,虽然平时免不了与他们口诛笔伐较量一番,但他也寄希望于民科有所改变。

北京时间调查频道 周瑶

热点新闻

女教师患癌被开除:校方称曾想补偿 家属否认

东戴河深陷"宰客"漩涡:商家自曝1趟快艇宰客8千

老汉拒送女儿上学自己教 20岁做不完初中试卷

湖南官员遭艳照敲诈汇52万 3年未公开全身而退

分享到: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