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要参加的高规格会议 为何出现了这三个女人?

此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出现了三位女防长同台主持的情况,分别是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澳大利亚防长潘恩和今年5月刚刚上任的法国新任国防部长西尔维·古拉尔,她们联合主持了3日上午的一场名为《坚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会议,成为香会史上首次由三位女性防长主持的全体大会。

三位女防长同时出现很稀奇吗?事实上,近些年在世界范围内,女防长已经不算新鲜事,不论欧洲、亚洲还是美洲,都有女防长出现,眼泪、怀孕、母亲等等象征希望、和平的元素出现,试图柔软这个象征力量、战争的角色。防长已经不再是男人的专职。

自1990年世界第一位女防长在芬兰"诞生"以来,世界陆续出现了至少十余位女防长。此次三位女防长同台,人数也不算多,在2014年的第50届慕尼黑会议上,曾有瑞典、挪威、荷兰、德国四国的女防长齐聚一堂。

△挪威防长索雷德、瑞典防长恩斯图姆、荷兰防长帕拉斯、德国防长冯德莱恩

讲真,在政知圈(ID:wepolitics)看来,四个人和普通的中年女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

挺大肚阅兵的女防长

目前在任的女性防长除了前文提到的三位,比较知名的包括前面照片中的几位,也就是2014年慕尼黑会议上合影的几位,她们分别是德国的冯德莱恩、挪威的索雷德、47岁瑞典防长恩斯图姆、40岁的荷兰防长帕拉斯。另外还有一些已经卸任的,包括著名的西班牙前防长卡梅?查孔。其中很多都在履行国家职务的同时,充分展现着女性特有的"光环"。

这个话题必须先说卡梅?查孔,这位挺着大肚子检阅军队仪仗队、带着妇科和儿科医生去阿富汗黎巴嫩等地看望西班牙军队的女防长,未休满产假就因国务繁忙恢复了工作。她挺着大肚视察的照片被视为西班牙世界亲和力的一张"名片"。

△身怀六甲检阅军队的西班牙国防部长卡梅·查孔

德国的冯德莱恩女性特质也非常显著,她是七个孩子的妈妈,最大和最小的孩子仅相差12岁,有小孩的朋友应该能感受到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她还曾是妇产科医生,从政后,从家庭部长至卫生部长,最后成为了国防部长。

日本现任防长稻田朋美去年9月30日首次以防卫大臣的身份出席国会答辩,面对在野党议员关于核武器、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的质问时,律师出身的她竟然无言以对,被逼得当场落泪。这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事,但哭这种事,在男性防长身上很难出现。

多国都有女防长"传统"

日本、法国、挪威等国家都不是第一次有女性当国防部长。

日本第一位女防长是2007年由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委任的小池百合子,虽然任期只有短短的两个月,而且被认为是安倍政府应对时下危机的"权宜之计"。

△2007.7.4这是小池百合子(前左二)在防卫省检阅仪仗队

代表法国此次出现在香会的是5月刚刚上任的国防部长西尔维·古拉尔。她是欧洲问题和德国外交专家,2009年起担任欧洲议员,这位资深政客今年2月宣布支持马克龙,上任后,她已经陪同马克龙飞到非洲马里北部沙漠,视察驻扎在马里北部的法国武装部队。而法国的第一任女防长在2002年就出现了,名为阿里奥?玛丽,也是一位资深政客。担任国防部长后,她频频出访,常下基层,在2002年8月,还亲自坐上战斗机,参与执行了法国空军的空中巡逻任务,成为法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参与这一任务的国防部长。

芬兰、挪威等北欧国家更是有女防长"传统",世界上第一个女防长就出现在芬兰,而且是1990年,将近30年前。挪威也是,克丽斯汀在2001年至2005年出任国防大臣。

女防长"妇人之仁"?NO!

西班牙前防长卡梅?查孔上任时,曾被时任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笑称"男人从政是趋势使然,女政治家时不时地还会情绪爆发",虽然这番言论事后被舆论抨击,但也的确代表了一部分人的观点,事实是这样么?

当然不,这些女防长大都展现出了强悍的作风。德国防长冯德莱恩上任后便解雇了两名最高级别军官,显示出她的冷酷无情,在专家看来,强硬作风是女性跻身政府部门或是其他任何领域的最高领导层的必要条件。

上文提到的挪威前防长克丽斯汀,在她的极力倡议下,数支在极地环境下专门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挪威"猎人部队"成立,她还曾与特种部队士兵一同从飞机上跳伞,和步兵穿行挪威北部地区冻冰的湖面等等。

就连流眼泪的日本女防长稻田,在面对特朗普竞选时要求日本"全额报销"驻日美军费用的言论时,都表示出明确的拒绝。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杰 (FJ027)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