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离世 将毕生积蓄交为党费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中国军网)

最新消息》》

抗战老兵离世 将毕生积蓄交为党费

10月5日,国庆中秋长假中的人们都在安享着岁月静好。这一天,地处苏北革命老区的江苏省泗洪县却沉浸在悲痛送别之中。当日下午2时,阴雨霏霏中,一位长期生活在农村的抗战老兵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泗洪县殡仪馆举行。老兵叫张道干,享年96岁。老人一生充满传奇。令人动容的是,老人在病重住院期间一直念念不忘要向党组织上交9406.77元的特殊党费,这是老人省吃俭用的毕生积蓄。几天前的9月27日下午,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两级组织部门领导来到医院,将一笔9406.77元的党费收据交到96岁抗战老兵张道干手中。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欣慰地将收据贴在胸口,随后,已说不清话的他吃力地向大家敬了一个军礼。

“今年8月底,叔叔因肺部感染住院抢救,我才知道他还留着钱准备再交一次党费。”张绍宝告诉笔者,当时住在ICU病房,每天花费一千多元。老人跟他说你们孝心够了,不要浪费钱治病了,还说等他不行了,将自己剩下的钱最后用来交党费。由于张道干老人没有子嗣,多年以来,一直由亲侄子张绍宝一家照顾饮食起居,包括日常生活和看病的开销。“医生说,他的器官和心肺功能正在慢慢衰竭,目前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张绍宝心疼叔叔,但也理解叔叔。张道干老人刚住院时,泗洪县委组织部派人专门过来看望慰问。眼看叔叔时日不多,张绍宝便向组织部汇报了张道干坚持要交最后一笔党费的心愿。9月27日下午,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两级组织部门领导专门到医院将党费收据交到张道干手中。“普通农村党员一般每月交1元党费即可,张老通常都交5元。”泗洪县委组织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老人最挂念的事是交一笔党费,非常值得我们每名党员学习。(来源:中国日报网)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央视)

早前报道》》

张道干曾上央视《等着我》节目 找寻当年入党介绍人

张道干是泗洪县界集镇杜墩村人,1942年秋加入地方抗日武装,同年12月加入共产党,因执着大半生证明自己的党员身份走进了大众视野。1946年,为防止报复迫害,张道干等人的党员名册被组织秘密销毁,失去党员身份证明。退伍返乡的张道干一直想找寻当年的入党介绍人,证明自己的党员身份。直到2015年7月19日,在央视《等着我》节目中,张道干和入党介绍人马振藻的妻子杨美田在分别71年后再次相见,杨美田为张道干写下“党员证明”。同年12月18日,宿迁市委常委会讨论决定恢复张道干的党籍。12月25日,市、县两级组织部门为张道干举行了恢复党籍仪式。张道干一辈子爱党敬党护党,执着证明自己党员身份的故事经媒体宣扬后,产生了广泛影响。(来源:中国日报网)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央广网)

新闻拓展》》

104岁抗战老兵陈廷儒一路走好!难忘您的坚毅!

三级独立自由勋章获得者、104岁抗战老兵陈廷儒老人于4月27日清晨走了……而他两年前,2015年9月3日,在天安门前接受检阅时的敬礼画面,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脑海中。

不禁回想起两年前,胜利日大阅兵前夕,在首都大酒店采访陈老的一幕幕,让人不愿相信这位百岁老革命真的走了。“身板依然很硬朗,散步不用别人搀扶……很难想象一位饱经战火洗礼的102岁老人,现在仍有如此康健的体魄!”这是当年军报版面见报稿的第一句话。很多人见了这位最年长的抗战老兵,第一印象就是“硬朗”,有的人很认真地对他说:看着您,也就是七八十岁啊!

难忘陈老在送审稿上的签字,清秀!一打听,陈老常年坚持研习书法,求这位百岁老革命墨宝的人还不少呢。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位老兵参加抗战前是一位小学校长。举目打量,更觉陈老不是“土八路”,从内向外透着一种雅致。找出当年有幸与您合影的照片,回忆您当年娓娓道来的苦难抗争、家国情怀,心里涌起深深的敬意与哀思。最难忘您的坚毅。虽然年岁已高,您却要求自己站如钟、坐如松。人有三宝:精气神!您的举手投足间,都透着精气神,特别是一种坚毅。让人看不到老人的暮气,唯有军人的范儿!记得当年陪同来京的晚辈都很敬佩:经常提醒您多休息,多放松,而您读书报看新闻锻炼身体安排得很满,克服疲劳,积极为接受检阅做准备。

父亲早逝,您幼年生活艰难,过继给伯父。养父母悉心关爱,自身坚强毅力,您一路苦学,终以优异成绩考入江苏省立运河乡村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到胡集小学任校长。可恨日军侵略,生灵涂炭,更不要奢望安放一张安静的书桌了。向死而生!当这4个字从您口中说出时,我们感悟了一名中国之“士”投笔从戎、不畏强敌、浴血抗战的不屈精神。回望抗战烽火硝烟,您没有太多讲述自己的九死一生,而不能释怀的是1943年春的一个早晨,日伪军直扑到家中,您因为正好不在村子里侥幸逃过一劫,但养父被敌人当场残忍杀害。听到噩耗后,您放声恸哭……擦干眼泪后,紧咬牙关继续投入战斗。(来源:央广网)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新华网)

101岁抗战老兵去世 曾亲历南京日军受降仪式

河北省石家庄市抗战老兵于文瑞因病于2017年1月10日逝世,享年101岁。在纪念馆"三个必胜"展厅入口处,是场景"老兵记忆--我们胜利了",正面有一尊于文瑞老人的铜像。铜雕是老去的于文瑞,而铜雕之后挂着一幅于文瑞年轻时身着军装的照片,正是他在1945年9月9日在南京参加完日军受降典礼后所拍的纪念照。如今老人仙逝,愿记忆永存!

于文瑞生于1916年,井陉人。1936年毕业于保定培德中学,后考入宪兵学校学生队第七期,又被保送重庆中央警官学校特科警官班第三期学习。当年的战乱之中,于文瑞的妻子带着一双儿女去了台湾,以为于文瑞已经不在人世。整整39年后,他们才找到了对方,得以见面。

1945年,于文瑞担任国民革命军湖南芷江宪兵第十团第二营第四连中尉排长。经历8年抗战,闻听日军投降的消息,于文瑞和当时芷江的所有百姓一样,激动万分。他没想到,自己有幸见证意义重大的受降仪式。" 当时,要选拔30名宪兵,作为我方受降代表人员的随行人员。"于文瑞回忆,按规定只有班长以上衔级的才有资格参加,要求机智勇敢、应变能力强、仪表出众。于文瑞幸运当选。因当时日本投降情况还不是十分明朗,入选的又都是级别较高的宪兵军官,所以要求他们降级扮成普通宪兵。9月初,包括于文瑞在内的30名宪兵及其他官兵,乘飞机飞往南京。因为担心日军投降之后做出孤注一掷的举动,所有官兵刀出鞘、弹上堂,高度紧张,以防万一。而实际上,日军官兵见到中国人都毕恭毕敬。

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国民政府中央军校礼堂(即南京黄埔军校旧址礼堂)举行。于文瑞作为带班警卫,带领3名宪兵站在日军投降签字仪式会场签字台出入口,负责警卫工作,见证了签字仪式的全部过程。于文瑞回忆,那时的日本人都跟丧家犬一样,低着头、弓着身子进入会场,见到中国人都双手贴膝鞠躬。"那时的感觉,真是扬眉吐气啊!"他说,能见证这么重要的历史时刻,觉得很光荣、很幸运。那一年,他29岁。(来源:新华网)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中国军网)

相关链接》》

9·3阅兵老兵:希望抗战胜利80年还能相聚

何秀英,1920年出生于广东省南雄市湖口镇白木村,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江西特委和南雄县委的党员培训班,成为一名“交通员”。2015年9月3日,作为抗战支前模范代表,受邀参加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这是我的无上光荣。”时隔两年,年近百岁的何秀英仍能清楚回忆起阅兵当日的盛况,讲到动情之处,她激动得不停用手比划着:“那种心情,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

能够参加阅兵,何秀英十分激动。然而,刚接到邀请时,她坦言:“我想去又不想去,因为想起以前的事就忍不住流泪。当年许多一起战斗的同志年纪轻轻就牺牲了,无儿无女,埋在哪里都不知道。”来到北京后,她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为此她每天按时休息、吃饭,每两天接受一次体检,积极配合医护人员工作,为的就是以最好状态参加盛典。终于,她的身体状况在阅兵前两天恢复了正常。“快要阅兵,我一下子就好了。”何秀英兴奋不已。

何秀英一生英勇顽强,让人肃然起敬。16岁时,她便开始帮助游击队传递消息,后来在时任南雄县委委员罗明德的教育下,于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抗日宣传员。随后,她又参加江西特委和南雄县委的党员培训班学习,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的熏陶,最终成为一名交通员,主要负责保管和传送文件。为了革命事业,何秀英连年辗转于江西、南雄、韶关等地。让何秀英记忆犹新的是,她护送过毛泽东妻子贺子珍的妹妹贺怡。1938年,贺怡在跟随部队达到南雄湖口时,女儿出生,她不得已把女婴托付给何秀英。何秀英按照命令把女婴抱给白木村一户可靠人家收养后,又将贺怡护送到南雄城郊,帮助她平安归队。新中国成立后,何秀英一直在家务农,始终没有向组织提过要求。

“党和国家给我的关怀和荣誉,我永远不会忘记。虽然年纪大了,但抗战精神不能丢,我还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得知党的十九大即将胜利召开,何秀英非常高兴,她深情地祝愿党永远辉煌,祝愿祖国更加繁荣昌盛。她说,但愿到抗日战争胜利80周年的时候,大家还能在北京相聚。(来源:中国军网)

(综合中国日报网、新华网、中国军网等报道)

责任编辑:张荣耀 (FJ046)
0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