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保姆一天做4份工 十年买两套房

随着人口老龄化、二孩时代的到来,我国从事家政服务人员已达2000万,北京等一线城市更是供不应求,因此入职门槛低与高薪成为家政行业的最大特点。年仅38岁的王俊岭便是千万保姆中的一员,从事保姆的10年间,她已在安徽老家与河北固安分别购买一套住房。

七月的三伏天,京城如蒸笼一般。这间不足14平米的出租房里,住着王俊岭夫妇与两个孩子,房间四面都是厚厚的墙,没有窗户。一到夏天,水泥地上会渗出一层小水珠,又潮又热,床上的凉席一坐就会粘在腿上。每天早上6点,王俊岭都会准时的爬起来洗衣收拾家务,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2007年,28岁的王俊岭跟随丈夫来到北京,那时二女儿只有2岁,大儿子也才4岁。由于只有初中文化,初来北京时,王俊岭在一家葡萄酒厂做流水线工人,一个月只有700元钱。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大街上的小广告看到招聘临时家政人员,一个月竟有1500元,就这样她开始做保姆这一行,没想到一做便是10年。

王俊岭每天要做4份工,一份大约3个小时。雇主多是带小孩的年轻夫妻或者工作比较忙碌的白领,她的主要工作是照看孩子、打扫房间、做饭等。王姐一天的时间都被安排的满满当当的,每个时间段都有固定的雇主。“像我这样的钟点工比较累,因为每个小时都在忙活”她说道。

早上八点,王俊岭要去一家幼儿园的夏令营帮忙做饭,她的工作行程都是半个月前安排好,根据雇主的要求来划分时间段。早晨一般来不及做饭,她都会在街边的早点摊买点包子。

王俊岭在郝家工作已经6年了,工作之初,小郝还只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创业者,如今,他已经为人父。借用小郝的话,王姐见证了他的恋爱、结婚和生子。其实,这对王姐并不新鲜,她的客户一般都是6、7年的老雇主。由于工作麻利,做事踏实,王姐深受雇主的信赖,甚至会专门给她配备家中的钥匙。

每天中午十一点半到一点半,王俊岭会到小郝家帮忙做饭、收拾屋子,照看孩子。 由于工作经验比较丰富,小郝还经常向王姐讨教一些育儿知识,有的时候孩子生病,哭闹不吃药,他们都会找王姐帮忙喂药。

王俊岭还记得,刚刚工作时,很多高档的家用电器都要现学,公司也会定期组织培训烹饪、育儿、保洁的课程。雇主一般会到公司面试家政人员,如果被挑中的保姆也同意,双方就可以协调工作时间了。图为公司内勤人员正在给员工讲解工作注意事项。

曾经有一次,王峻岭在一位雇主家工作两天便被辞退,最郁闷的是,对方并未告知辞退原因,无缘无故被辞退,王俊岭晚上辗转难眠,一夜没睡。
王俊岭左手有一道约3厘米长的疤,她说那是刚刚做家政时,有一次帮雇主抬一个又大又重的盆栽,没有端稳,一不小心砸在了手上,血流不止,当时缝了6针。如今,这道疤已经有8年了,依然清晰可见。
中午饭一般都在雇主家吃,饭后,王俊岭还要赶到下一家。每年暑假,王俊岭夫妇都会把孩子接到北京,每到这个时候,她都会辞去一户雇主,抽出时间多陪陪孩子。由于过早的独立生活,两个孩子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了做饭。王俊岭中午来不及回家,兄妹俩就会自己煮面或者炒菜吃,晚上还会做好了饭等妈妈下班。

下午2:40分,王俊岭来到第三位雇主家。一般雇主会把想吃的菜发微信或者贴在冰箱上告诉王姐,来的路上,她会在附近的菜市场把菜买好。王俊岭说,她要记住每一家雇主的口味,哪一家吃的淡,哪一家喜欢辣,她都要记得清清楚楚。而在这之前,她都要花很长时间去与不同的雇主磨合,口味咸淡、老嫩程度、甚至是被怀疑与被信任。
晚上七点钟,王俊岭结束了第四家雇主的工作。见到我们,她会心一笑,但依然难掩脸上的疲倦。王姐说,她最享受每天下班的时间,回家可以和孩子聊聊天,跟老公讲讲工作见闻。每年8月末,王俊岭夫妇都会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旅游两三天。

如今,王俊岭租的房子即将拆迁,厕所和洗澡间也早被房东拆掉,出租屋至今也没有安空调。由于离开家的时间比较长,王俊岭明显感觉与老家已经脱轨。“但过年回家躺在自己家床上,感觉特别踏实,在北京就像浮萍一样漂泊”。十年来,夫妇二人通过辛勤工作,已经在安徽老家和河北固安分别购得一套房,2014年也买了一辆私家车。

王俊岭已经记不清服务过多少个雇主了,“做家政这一行,我感觉最重要的就是诚信,遵守时间,真心对待雇主,像在自己家一样干活”王俊岭说道。未来孩子大学毕业后,王俊岭最想和老公回老家开个小餐馆,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分享到:
责任编辑:吴晓笛 (FV035)

评论

热乎 热乎视频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