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老汉做变性手术:妻子早已成闺蜜

2月13日,情人节前一天,72岁的辛玥与69岁的妻子冷蕊来到了惠州一家医院,下午,辛玥在该医院接受变性手术。这对北京夫妻在34天前从千里之外的京城来到岭南的惠州,他们要进行彼此一生中最大的尝试、改变,如果成功,他们的“关系”将彻底改变。

辛玥,此时还是男性,即便年过七旬,依旧皮肤细嫩,脸庞姣好,没有男性喉结、胡须,颅面部轮廓形态已经有点女性化。比他小三岁的妻子冷蕊,头发略显发白,声音宏亮,时不时拍拍老伴的肩膀,始终笑着。丈夫希望实施变性手术,妻子全力支持,接受“他”变成“她”。

“从小就留着两条小辫子,穿着花衣服花裙子,别人都不知道我是男孩。”辛玥说,从来不告诉人家自己是男孩,也不喜欢男孩子玩的打球、弹弓等游戏。“关于小时候的记忆是我整天弹琴唱歌,帮母亲缝缝补补,童年的梦想就是做一个女人。”

直到上学,辛玥从来不去上厕所,避免和其他男孩子一起尿尿,以此表达对成为女孩的向往。即使在很多年后,辛玥也一直独来独往,很少和男孩子交朋友。“在当时封闭压抑的社会环境下,要是别人知道了我这个想法,那就不得了了,所以一直埋藏在心,生怕被别人知道。”

知道做变性人不容易,一直压抑着自己!1970年,辛玥25岁,在家人规劝下,在银行工作的他和冷蕊相亲认识,婚后3年就有了女儿。工作稳定后,他向妻子讲述自己梦想,妻子再三相劝,跟他讲述手术风险和世俗观念,还带他去看了很多心理医生。

“当时经济条件不好,再说科学也没那么发达,信息封闭,知道做变性人不容易,也就继续压抑着自己。”一路来,辛玥受了不少委屈和误解,幸好身边一直有老伴在……

几十年过去了,女儿成家立业远在异国他乡,辛玥和老伴退休安享晚年。辛玥想做变性手术的欲望愈加强烈。“我就觉得,都活到这个岁数了,不能再委屈自己了。”辛玥先是学会了上网,查询交流这方面的经验,还背着老伴吃雌性激素几年。更重要的是:妻子女儿逐渐理解,希望他开心就好!

冷蕊像对着孩子一样拍了拍老伴肩膀,看着老伴微笑着说,他开心就好。远在国外的女儿知道老爸的愿望后,也表示理解支持。“她就说,那我回家就有两个妈妈啦!”“我要变性不是为了任何一个男人,是为了我自己”既然不想做男人了,辛玥在北京一家医院做了睾丸切除手术。

辛玥越来越女性化,在家里喜欢穿花衣服花裙子,还喜欢花围巾和披肩。虽然已经是半个女人了,但辛玥仍不满足,想做完整的女人。1月10日就迫不及待地从北京来到了能做该项手术的惠州这家医院。在医生建议下,去了心理检查,“医生说,我心理状态已经完全是女人了,符合手术要求。”

辛玥在惠州该医院接受变性手术,实现他穷极一生所追求的梦想——成为真正的女人。

辛玥进手术室前,记者和他进行了对话。问及为何要结婚生女,辛玥讲道:“那时,社会环境和现在不一样,世俗观念,家庭压力,还有经济条件,都不允许让你有其他想法。”“我就想着,如果不做的话,就太委屈自己了。”

辛玥想先从内变成女的,外在的以后再慢慢想。但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能变成老太太。辛玥撸起袖子,皮肤很白嫩,跟二十多岁小姑娘似的。“我感觉自己才三四十岁,活到一百岁没问题的。”

分享到:

评论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