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闫长祥:把每台手术都做成不可复制的精品

之于临床——他是将每个处理都做到极致的“细节控”, 从不轻视每一台手术,坚持把每台手术都做成不可复制的精品。

之于学科——他是不断探索创新的“急先锋”,主持六项国家及省市级课题;主编一部学科专著,参与撰写五部专著;荣获五项省部级科学进步奖。

之于病人——他是温暖他人的医者,一年脑外科手术800余台,无数被判“死刑”的患者在他这里重拾希望。

之于医院——他是三博的管理者兼学科带头人,带领团队向神经医学一个又一个禁区探索。

他就是闫长祥,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现任院长。他从事神经外科临床近30年,坐拥时光与经验积淀的他,对自己的专业却是愈加谨慎。作为管理层,闫长祥带领团队,一步一个台阶,目前三博脑科正力争跻身国际一流的神经科学医疗机构。用他的话说,“别的医院不愿意做的手术我们三博能做,这种成就感激励我们三博人不断攀登高峰”。

就在近日,由《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大变革,新机遇”2018中国大健康产业高峰论坛——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医药大健康产业风云企业/人物评选上,闫长祥受邀出席并荣获2018年度大健康产业先锋人物奖。

攀医术之峰 “步履唯坚”

“当手术成功,病人醒来的那一刻,做医生的那种成就感、喜悦感,其他人永远体会不到。”闫长祥说。

说到从医之路,闫长祥说当初只是听从班主任的建议报考了医学院。1984年,闫长祥考入山东潍坊医学院。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河南濮阳市人民医院,1992年,经过两年的科室轮转,他选择了神经外科,从此,闫长祥便与神经外科结下了不解之缘,经过几年的磨砺,闫长祥由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大夫成长为当地小有名气的神经外科医生。即使这样,成为大医的梦想始终未曾泯灭。

1997年,闫长祥考上了天坛医院的在职研究生,导师是刚回国的于春江教授,这也拉开了他们长达二十多年的师生情序幕。2000年,他又考上了神经外科泰斗王忠诚院士的博士生。“当时我考了第一名,这是我上学以来考得最好的一次。”如今谈起,闫长祥依旧记忆犹新。

在王忠诚院士和于春江教授的指导下,闫长祥如鱼得水,手术理念和技艺都得到了显著的提升。毕业后闫长祥拒绝了众多医院的高薪和职位诱惑,在于春江教授的力邀下加盟三博脑科,成为首批加盟三博脑科创业医生。

在三博脑科,对闫长祥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升华的阶段。在三博脑科这十几年,闫长祥的脑肿瘤专业方向更加明确;一直跟随恩师于春江教授,无论是医学技艺还是行政事务方面,他都耳濡目染。

他披星戴月,创建了三博神经外科幕上肿瘤病区,手术数量、质量和科研水平也都有了非常大的提升,成为全国知名的神经外科专家;由医师到病区主任,再到三博脑科院长,一步一个台阶,拾阶而上,闫长祥说得轻描淡写,却从中看到了一个“攀登者”的身影,如同他求医行医道路上的一座座山峰。

移脑瘤之山 “心术合一”

“一方面是最大程度地切除病变,另一方面要将手术副损伤减少到最小程度,确保病人术后获得良好的生存质量。” 作为王忠诚院士的门生,闫长祥一直将王院士的这句话作为自己每台手术的座右铭。

来找闫长祥看病的人多数是脑肿瘤患者,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有人说着一口浓浓的东北话,有的则来自祖国最南方。这些病人大多疑难杂症,跑了不少大医院,一些病人还在外院接受过各种治疗,但效果一般。来到三博脑科找到闫长祥,这是很多病人在绝望中的一丝希望。

大脑里神经密布,组织众多,找准病变部位尤为重要,而且每一施术步骤的轻重缓急都可能对手术结果产生影响。闫长祥说,对于一名神经外科医生来说,手上“活儿”的好坏决定了病人的命运。术中的任何一个极小的失误,都可能会造成病人一辈子的遗憾。他对自己和三博医生的要求就是“要把每台手术都做成不可复制的精品”。

虽说闫长祥现在是一院之长,但从没忘记自己作为医者的身份,心心念的是自己手术刀。每年他的手术量达800余例,平均每天两三台。

“手术做完,病人醒了,各项功能都挺好,就可以放松一下,可以眯一会!”下了手术台的闫长祥通常会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缓解一下上台紧绷的神经,准备下一台的挑战。他说,我自己没啥特别的爱好,最爱的还是做手术。

闫长祥说,作为外科医生一定要积累一定病人量,手术量。在手术每一次划切口,摆体位、手术过程、术后管理等每一个环节都要细心再细心,反复体会,才能把很多行动变成不自觉的习惯,这样才能把手术做成不可复制的精品。

闫长祥做手术喜欢挑战自己的极限,他说,疑难手术术前提心吊胆,手术中提心吊胆,手术后还是提心吊胆。但是,只要手术成功,那种极度压抑后的释放,酣畅淋漓,之前的每一分煎熬都值得;那种成就感和喜悦感,会让人深深爱上医生这个职业。

在三博脑科,你会看到,许多个下班时间、休息日,闫长祥都是在手术室度过的。对他而言,手术既是一场挑战,也是一次修炼。今年年初,闫长祥上榜“胡润·平安中国好医生”,2013-2016连续四年被中国名医百强榜评为TOP10胶质瘤、垂体瘤和颅底肿瘤手术外科医生之一。

愚公可移山,无它,唯心中一念耳;闫氏除脑瘤,亦无它,唯心术挚也。

对患者之感同身受的体谅

“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孙思邈《大医精诚》如是说所述。作为医者,不仅医术精湛,更重要的是医者仁心。

每天早上八点,闫长祥都会匆匆奔走于三博脑科神经六病区,开始查看他的病人。“感觉怎么样?” “头还痛吗?”“今天可以下地走动走动了”……类似的查房,闫长祥每天要重复,外出开会时也不忘叮嘱医生代他去查看病人。

来找闫长祥的患者,都说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在病人面前,闫长祥的脸上,永远挂着笑容。让本来对疾病就胆战心惊的病人,在看到他的笑容后,也会放松下来。

闫长祥在门诊时,你会发现:他习惯性的询问每一位患者的职业,然后用患者熟知的事物作比喻来解释病情,让患者能够形象的了解疾病的状态。如患者问:脑瘤不做手术会怎么样?闫长祥说,水库塌方知道吗?不做手术,脑瘤越长越大,最后就跟水库塌方一样——正常的脑组织被脑瘤挤出去了,挤到不应该去的地方了,我们叫“脑疝”,那人就没命了。在他每看完一位患者,总要起身示意,用他的话说:“这是做人的基本素质和修养。”

闫长祥是个包容的,同时也是严格的。说他包容,是很难看到他跟谁发脾气;说他严格,是因为他时不时会为“一点小事”对年轻医生严要求。有一次病例讨论,主管医生拿出病人的核磁影像,在摆放的时没有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在陈述病史的时对病情的发展变化时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就这件事,让闫长祥对主管医生一顿批评。闫长祥说,“放片子你不按照时间顺序摆放,谁知道病情是怎么发展变化来的?我还纳闷,这个病从影像上看,怎么好一阵坏一阵的。别看这是小事,这代表你做事不认真!我们做医生的面对的都是患者的生命,患者信任我们,才把生命交给我们,我们怎么能不认真!一个患者,几个家庭,我们怎么能随意!”

医学不能治愈一切疾病,不能治愈每一个病人。闫长祥说,作为医者,在对待病人尤其是晚期肿瘤病人,要有一种感同身受的体贴,要有一份宽容善良的理解,要有一颗诚恳专注的耐心。

人有所执方能有所成

人必须有所执,方能有所成。闫长祥是个十足的工作狂,他一心扑在病人上,一心扑在三博上。

在三博脑科,闫长祥出没很规律,只要打五个电话就一定能找到他:办公室、门诊、六病区、手术室、ICU。而这五个地方占了他一天至少12个小时的时间——早晨七点多到,晚上不会早于7点回去。若是碰上手术量大的时期,闫长祥干脆就住在办公室了。

在闫长祥看来,一个人的强大能做一件事,一个强大的医疗团队才能成就一番事业。“我们每周五8点钟都准时召开病例讨论会,积累病例就是发现金矿,早期的金矿就是一片碎石,难得的病例要让大家及时消化吸收,过这个村没这个店。我们要让每一个病例经验成为大家的经验,让大家少走弯路,以一种苛求态度以求每一个细节尽量完美。”

目前,三博脑科医、教、研并举,2011年就成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神经外科)的建设单位,建院以来累计完成各种神经外科手术3万余台, 其中,80%以上为四级手术(难度最高)。围手术期死亡率近五年低于0.5%,达世界先进水平。2017年度手术量3000余台,在北京市神经外科年手术量排名名列前茅。

孜孜以求方得成就。2016年,在北京市卫计委公布的DRG排名中,三博与天坛医院、宣武医院同为神经外科三甲,排名第二。2017年中国民营医院发展年会上,北京中卫云医疗数据分析与应用技术研究院发布了疾病大数据统计分析报告。报告显示,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的病种总数为243个,在全部医院中排名第一的病种有17个。

近三十年的神经外科医生生涯,对闫长祥来说,忙碌到几乎没有自己私人时间,对家人,他是愧疚的。孩子在小的时候,闫长祥忙于学习和事业,孩子都是跟着老人在生活,没有参与孩子的成长,这是闫长祥作为一个父亲的愧疚。父亲去世,因为患者手术,没有陪同在老人身边,这是闫长祥作为一个儿子对父亲的终身遗憾。这些年,闫长祥扎根在三博脑科,从一个博士毕业的小伙成长为三博脑科的院长,作为一个心怀沧桑的医者,他一直陪伴在患者身边;作为管理层,他在眺望,眺望三博的路,路在前方,路也在脚下……

【文/钱宇阳】

责任编辑:武月华 (FN018)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