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伯庸:诵读更像一种社交

 到达马伯庸的工作室时,他正坐在电脑面前刷微博。在以前的采访中他曾经分享:写作是一个暴露的过程,如果没什么可暴露的,也就没有可创作的。因此要时刻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才能够保持创作的状态。

  这次马伯庸是作为2018年“阅读北京”推广大使的身份接受小编的专访。马亲王读什么书?去哪里买书?如何利用诵读增进亲子关系?理想中的图书馆是什么样子?……

  随性阅读

  马伯庸一个月要买十几本书,有些是逛书店买来的,有些是朋友推荐的。尤其喜欢淘80、90年代的二手书,“我对那个时期的中国的出版物比较有兴趣”。

  他读书涉猎广泛,“我喜欢读一些比较杂的书,这个对我的职业选择影响挺大的。因为现在我算是一个作家,一个作家,必然要面对种种非常杂的话题和各种各样的选题。所以说对于做一个作家来说,阅读的书越杂,阅读的书越多,那么他的适用范围更广。”

  在书中抓住创作灵感时感觉特别爽,“在很多阅读的时候,有一些我之前没有想过的点,它能够给我一些启发。很多次写东西的时候可能会习惯把自己束缚住。那么忽然看到一本书里的点一下给我启发,可以开拓出一条新路,这个就特别爽。”

  他认为“一本好书的评判标准是阅读时间,它能让一个读者在这本书上花的时间越多,那么这本书一定是好书。”

  谈到阅读的方法,他说自己读书没有特别的方法,认为“一本书没有必要从头读到尾,有的时候它真正好看的部分可能就其中一部分,如果你觉得读不下去的,那你迅速跳过去就好。” “你要把阅读当成一个兴趣,而不是一件工作。阅读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必不可少或者说是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事情,而是一个让你觉得身心愉悦,让你觉得花时间在这上面会很开心。过的时间会飞快的这样一个阅读活动。”

  对于马伯庸来说,“安静阅读文字是一个很私人的行为,适合一个人在小房间里”。而“诵读实际上是一种社交行为,你的声音会被别人听到,然后会去寻找和你志同道合的人,让你一起来加入到诵读里边来”。

  谈“亲子诵读”

  说到诵读,马伯庸平时会带着马小烦大声朗读一些诗词。他认为:“父母对孩子的阅读习惯影响非常大。父母阅读的话,孩子就会阅读。所以很多人说‘我的孩子不喜欢阅读’,我说你先把手机放下,手机放下,你的孩子就知道,就一定会阅读的。”

  由于关注对儿童的诗歌教育,他向家长们推荐《声律启蒙》这本书,“因为这本书它是一种韵文,然后又有节奏感,它是一本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声韵之美最好的入门读物。我觉得对孩子来说,首先你要去感受到这种审美,然后才能深入去了解这些东西。”

  《声律启蒙》是训练儿童应对,掌握声韵格律的启蒙读物。按韵分编,包罗天文、地理、花木、鸟兽、人物、器物等的虚实应对。从单字对到双字对,三字对、五字对、七字对到十一字对,声韵协调,琅琅上口,从中得到语音、词汇、修辞的训练。从单字到多字的层层属对,读起来,如唱歌般。(摘自百度百科)

  吴冠中插图珍藏版《声律启蒙》

  《声律启蒙》节选片段

  全民阅读

  马伯庸说,北京的阅读气氛挺好的。

  “我经常在地铁上公车上还会看到有人在捧着书看,然后也会有人捧着手机在看书,不是在玩游戏。”

  “全民阅读应该是一种习惯,当我们认为阅读是一件很高尚的事,一件很有趣的事的时候,那么我们就会跟我们的周围的朋友叫他们一起来阅读,一起来聊,一起来读书,这是一个很好的氛围。”

  马伯庸认为图书馆可以更好地引领全民阅读:“我觉得图书馆可能更多的是需要去提供一些书单给这些人,因为我发现现在这个社会,很多人不是不愿意读书,而是书太多了,他们没有办法去挑选,哪一本书适合我。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比如像图书馆这样的专业机构,他们能够提供一份权威的,而且很适合自己的一个书单,那么我拿这个书单去图书馆按图索骥,找到书来看,那么对很多人来说是提供一个方向。”

  “同时,图书馆还可以经常举办一些比较冷门生僻,就是说那种小众的讲座,更容易吸引读者,因为我也会经常去图书馆听讲座,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马伯庸亲荐

  不管你爱不爱阅读,马伯庸都觉得,阅读习惯是可以培养的:“对一个成年人来说的话,他的阅读习惯实际上能改变的概率要比未成年人还要高。因为他作为一个成年人,他有完整的世界观,他也知道这个世界的利害关系在哪里。那么我们就可以用一些我们知道的熟悉的规则,熟悉的社会经验,然后来告诉他,他也能够理解这个东西。”

  不论是有目的的阅读,还是没有目的的阅读,你都能从书中收获许多:“有目的的读书会提升你阅读和吸收的效率,会让你迅速能够吸收到这本书的精髓和本质。那么没有目的的阅读会让你碰到更多的朋友。很多书可能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想不到,但是真的存在。”

  最近,马伯庸在看一些关于秦代和汉代信仰方面的书,这些书籍相对深奥,但如果你有兴趣了解这段历史,也可以去找来一读。在以前的采访中,马伯庸曾经推荐过不少好书。

  《大家小书》

  “大家就是著名文学大家,小书是他们写的很小的书。这是一个系列,里面包罗万有。有讲中国古代的邮政制度,有讲一些简单的训沽学,有教你怎么写书信,古人写书信开头怎么写落款怎么写,还有讲中国佛经里的故事是怎么演变成中国戏曲里的文化故事?写得非常浅显,文字非常浅显,特别容易看得懂。但是他们讲的这些文化又很深,真正当得起深入浅出这四个字。”

  《老舍论创作》

  “是从老舍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版第一本书起,直到他成名之后的每一篇关于写作的论述结集,如果从事写作,这本书一定要看。里面讲到人物怎么想的,他的语言应该是什么样的,什么样的行文更流畅,是一个很好参考资料。”

  《谋杀金字塔》三部曲

  “我看了它才知道怎么把一个现代意识的东西放到古代。他写的书是古埃及的背景,但里面现代感特别强,编了一整套古埃及的官僚行政体系,主角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拿着泥石板的文件到处盖章,就是这种感觉,现代读者看着就会觉得又新鲜又熟悉。我会拿他作参考。”

  《瓷道》

  “看着好像很高深,其实里面全是故事。一个专门搜集瓷器的人把自己的多年经历大概写了二三十段,从中能看到各种江湖真实的风貌,里面会有些东西你想象不到,但他这么一讲,你觉得还挺合理,故事都挺好玩的。”

分享到:
责任编辑:魏冕 (FJ048)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