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尔高原:最后一次亲吻你——我的界碑

陈金财 刘 慎 文/杜麒麟 刘南松 图

“捧一捧男儿泉的水,再次细细品味甘甜;摸一摸男儿泉的石碑,依依昔别深情告白……”12月1日,驻守在帕米尔高原的南疆军区某边防团库鲁木都克边防连13名退伍老兵站在这里早已泣不成声,临退伍前向滋养他们戍边守防的男儿泉告别。记者看到,这个泉眼在距连队不足百米的山脚下。

告别界碑

退伍老兵、上士伍华东动情地说:“听老一辈戍边官兵讲,男儿泉在1962年连队组建时就有了。几十年过去了,一茬茬官兵都是喝着这眼泉水忠诚守防,它成为我们连队官兵戍边守防的精神动力。更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已婚官兵喝了这里的水,十有八九都会生男孩,‘男儿泉’也由此而得名。”

在告别男儿泉后,退伍老兵纷纷主动请求:“参加连队最后一次巡逻,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向深深眷恋的边关道别。”连长姜飞介绍说,今天退伍老兵要去的巡逻点位是海拔3842米的阿克赛别里山口。

告别熟悉的哨楼

巡逻车一路前行颠簸,老兵们一路无语凝噎,记者看到他们个个眼眶湿润、泪花闪闪。

“今年8月,连队第6任连长陈海波辗转数千公里,来到日思夜想的老连队。当他看到自己当年亲手种下的树有碗口粗时,双手紧抱着那棵树激动得失声痛哭。他还向大家讲述了当年官兵戍边守防和种树的种种经历,鼓励战友们要不忘初心,守好祖国的每一寸领土。”为打破车内沉闷的气氛,姜连长给大家讲起了老连长来队的故事。

介绍男儿泉的经历

不知不觉中,巡逻车来到琼伯勒达坂山脚下,由于地面积雪较厚,车辆无法通行,只好改成徒步前行。

“那年秋天,连队官兵乘车巡逻归来途中,在这里遭遇泥石流,驾驶员杨建鑫冒着生命危险驾车刚一离开,几块足有几百斤重的石头滚落下来……”触景生情,班长、退伍老兵中士王富强讲起当年巡逻途中的生死经历,至今依旧心有余悸。

两名老兵相互擦拭眼泪

脚下这条巡逻路,往返只有100余公里,却是连队防区内最远最险最苦的一条道路。退伍老兵干杰说,每年老兵退伍,都要途径3座雪山、4座达坂、6条弯急坡险路,以独特的方式重走这段巡逻路,向自己曾经守护的雪山哨卡告别,在界碑见证下,将戍边接力捧继续传承下去。

有一次,在海拔4085米乌鲁阿秀达坂会哨点,官兵巡逻返回时,巡逻车在河宽100多米的图尤克傲孜河陷住了,当时水流湍急,情况十分危急,12名巡逻官兵被困河中央,眼看着车随时有被河水冲走的危险,情急之中,官兵从车天窗钻出来才躲过一劫。

亲吻界碑

中士王富强讲述的这个故事,让刚换防的官兵思想上产生了共鸣。上等兵黎家豪感慨地说:“守防责任重大,使命艰巨光荣,无论巡逻路上有再大的凶险,也必须到点到位,这是作为边防军人的神圣职责。”

依依惜别

在界碑前,老兵姜兆泽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快步走向界碑,双手抚摸着界碑,眼里噙着泪水。这个有12年戍边生涯的边防军人,岁月让他的额头增添了不少皱纹,抱住界碑,深情的吻别,情不自禁地流下两行热泪,刚好被笔者手中的相机定格在雪域高原。交接完毕后,再回头看最后一眼边防线,老兵们心里仿佛了确了一桩心愿。

最后一个军礼

“戍边为什么?戍边为保国;马蹄声奏响执勤的号角,骆驼山下有我前行……”唱起承载着几代戍边官兵情怀的连歌,老兵们踏上了退伍返乡的征程。

本文(视频)系北京时间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李拉迪 (FZ040)
0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