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又把地名读错!亳州读毫 六(lù)安念六(liù)安

最新消息>>

央视主播读错地名 亳(bó)州读成毫(háo)州

5月15日,CCTV-5体育频道对5月13日举行的2018亳州国际马拉松比赛进行了相关报道。

正当安徽亳州观众为家乡的大型赛事能够登上央视而骄傲时,却发现央视主播把亳(bó)州读成了毫(háo)州。

亳州回应>>

咱知名度还需提升

亳州市网信办旗下微信公众号"亳州发布"发文称:咱亳州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地级亳州市成立于2000年,今年刚好18岁,尽管近年来亳州的经济发展速度很快,各项事业蒸蒸日上,但亳州的基础薄弱,别说在全国了,就连在全省,目前还处于相对落后的地区,综合实力还有待提升。这就像一个18岁的小伙子,风华正茂,潜力无限,但知名度还不高。

其实,央视这次报道的无心之失,无意识中也在提醒着我们,亳州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美誉度的提升,就像一场马拉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驰而不息地开展推广活动,加强对外交流。

“亳”字说亳州

“亳”代表了一个地名,就指安徽省的亳州市,此外再别无它用。亳州之“亳”从古至今只有一用,代表着商代的都城。一个“亳”字千古一用,历经三千多年的沧桑,亳字也由此成为了这个城市的特殊标识。

有着亳字最早记载的甲骨,出土于河南安阳的殷墟,将这个字放大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它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亳"字的甲骨文写法为一象形字,下面是一株草,上面是高台,高台上还有高大的建筑。

安徽亳(bó)州常误作毫(háo)州 当地奖励正确拼写者

2月19日,在安徽省十二届人大六次会议亳州代表团会议的会场外,两块印有“读亳有奖”字样的宣传牌引起了与会代表及工作人员的注意。

根据宣传牌上的提示,记者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进入一个“读亳有奖——全国大型说文解字比赛活动”的页面,点击参与活动后,手机上出现一个选择题:在中国中原地区有一个神奇的地方,叫( )州,是老子、庄子、曹操等名人的家乡,被誉为“中华药都,中华酒谷”。答案自然是亳州。选择题答对后,只要大声正确地读出“亳”字,手机就会显示“亳”字的历史渊源,参与者最终还会获得价值不等的奖品。

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了解到,在会场外设立宣传牌的是安徽省人大代表、古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梁金辉,他也是“读亳有奖”这个创意的提出者。

“我们在外经常会遇到很多人把‘亳’误读为‘毫’,还有一些人不认识这个字。”在接受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采访时,梁金辉介绍说,亳州历史悠久,是老子、庄子、曹操、华佗等名人故里,也是商业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因为历史渊源深,所以才有不了解的人不知道亳字的读音与意义。”梁金辉经考证甲骨文与说文解字,认为亳字是由“高”“宅”二字组合而成,意指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无独有偶>>

央视《新闻联播》曾将安徽"六(lù)安"读作"六(liù)安"

2016年4月27日晚,在央视《新闻联播》一则报道中,主持人郭志坚将安徽"六安"读作"六(liù)安"。随后便有网友指出郭志坚的读法是错误的,"六安"应该读作"六(lù)安"。

不过,郭志坚之后通过个人微博附上了4张第6版《现代汉语词典》的照片。词典内容显示,"六"只有"liù"这唯一的一个读音。

郭志坚表示,"谢谢广大观众对'六安'地名发音的关注。对于媒体工作者来说,发音书写的唯一依据是经过国家权威部门审定的字典,相信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不过,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询2015年5月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简册(2015)》时发现,安徽六安应念作"六(lù)安"。此外,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也应念作"六(lù)合"。

央视解说读错羽生名字 “弦”xian读成xuan

2014-15赛季国际滑联大奖赛总决赛在西班牙巴塞罗那落下帷幕,日本名将羽生结弦尽管在勾手三周上出现摔倒失误,但还是以自由滑技术分103.3、节目内容分91.78,自由滑194.08分,总成绩288.16分的表现实现了对冠军的卫冕。赛后日本媒体myvive发表了文章,就CCTV解说员张萌萌读错羽生结弦名字的事件进行了报道,文中引用中国网友的评价:“你(张萌萌)是怎么高中毕业的?”

在于对羽生结弦姓名中“弦”这个字的读音的错误处理。解说过程中,张萌萌一直将这个字读成“xuan”,而不是正确读音“xian”,对此日本媒体引用了网友们的评价:“这个字虽然不太容易读对,可是作为中央电视台,难道之前都不查的吗?”

央视主持人董卿读错字 花市灯如昼(zhou)”念成“书(shu)”

在2010年的元宵晚会上,主持人董卿朗诵了宋代名家欧阳修的一首词《生查子》“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不料董卿却读错了字,将“花市灯如昼(zhou)”,念成了“花市灯如书(shu)” 。董卿为此专门发来了致歉短信:作为一名主持人,我应该以更严谨、更务实、更细致、更刻苦的态度去对待每一项工作。

错字惩罚>>

央视主持读错1个音罚款50元 主持人抱怨无所适从

早在2017年,央视主持鲁健曾在博客感慨“播音员不识字”,甚至不知道吐蕃的“蕃”应该如何读。此前,他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更透露,如此咬文嚼字也是迫于形势,央视对主持要求相当严格,哪怕读错一个音也要扣掉50元。

他表示发表文章的目的是对工作的一种另类总结,“我们很多播音员平时都在说,有些字读的音是约定俗成,但现在字典又没有跟上。前几天有个同行就给我说,字典里面的感叹词‘哦’读‘0’,与读‘wo’的‘喔’常常混淆,让我们很为难。”他笑称如此认真也是由于央视管理严格,“莫说念错一个字,就是读错一个音,也要罚款50元。”

康辉爆料现在是以前四倍

近日,有记者在央视春晚快问快答中采访到了康辉,被问到坊间传闻央视主播念错一个字就罚50块,康辉实话实说。康辉说50块钱一个字那都是以前的行情了,现在都是乘以4。也就是说念错一个字200块吗?难怪有网友调侃如果换我去央视播新闻,会把工资扣光吧。

央视倡导导播和播音员共同负责制

央视鼓励主播出错了就向观众道歉,只要道歉就会免责。“不过这也看运气,有些人正好播到最后一条新闻出了错,这样的话就没机会道歉了。”

而许多时候主播也不需要独立承担责任。央视倡导导播和播音员共同负责制,对于主播来说,他们的工作原则包括在拿到新闻稿后就从前到后通读一遍,遇到拿不准的字词就要向导播沟通,由导播去查。如果因为导播没有查而导致播音出错,那么主播就可以免责,而导播就得承担全部责任。

严格要求>>

校正字音是基本功

央视主持人赵普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化妆镜上的字条是常设的,并不算什么新鲜事。“这些字的发音对于播音员来说是基本常识。”

“现在作为一名专业播音员,普通字词的阴阳上去、前后鼻音这些基本的错误是不会犯了,不过并不代表我们就能了解所有字词的发音。没当主播前,很多词语比如人名、地名我们是没机会接触到的,只有当了主播才知道。”赵普认为,一个人不可能掌握所有字词的发音:“一个普通人大约认识2000个汉字,而汉字的总量超过8万个。”所以,播音员常与《新华字典》为伴。事实上,赵普正是从校正字音这个基本功开始走上主播之路的。1987年,16岁的赵普离开家乡进了军营,怀着当主持人的梦想,每天都抽空抄满六页《现代汉语词典》中的汉字和读音,制作成小卡片揣在口袋里,时不时拿出来练习。后来他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干部专修班,字音仍是他学习的重要课程。

严格要求,适度宽容

对主播的要求如此严苛,会不会有点吹毛求疵?赵普并不这么认为。“普通话就像语言中的法令,我们都要守法,守法则必须要有一个模范标准,我们作为中央级电视媒体的播音员,应该要去树立这个标准。这样,我们虽然并不要求每个老百姓都能说一口标准普通话,但至少‘取法乎上’仅得‘乎中’也是好的。”

不过,赵普还是主张,应该对主播的错误采取适度的宽容。“如果一个播音员在播音时净想着哪个字会不会读错了,那么一定不会完全投入,也无法顾及更好地传递新闻本身,所以只要知错能改就好。”

(北京时间综合,资料来源澎湃新闻、亳州发布等)

看你爱看,为你精选。北京时间用户群现已开放,欢迎大家扫小编微信,进群和北京时间核心用户一起聊新闻喔~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玮慧 (FJ14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