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贪官的“办公”时间:裸泳游戏制手杖 节前犹如收银员

央视网消息:不久前,重庆市纪委发布消息,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被双开。据通报,张晓江存在七大问题,而“在办公楼装修KTV供个人娱乐”这一问题可以说极其少见,其做法也真是荒唐至极。

  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

  想来,对音乐痴迷到如此地步,张晓江必然是无心工作,当前来办事的群众遇到引吭高歌的官员,不知将会作何感想。

  值得注意的是,张晓江并非个例,像他一样上班时间不务正业的官员也是不乏其人。

  消遣娱乐派:打游戏,忙裸泳,还有时间制手杖

  2013年国庆节后上班第一天,有记者在瑞昌市政府督查室拍到了正在打游戏的官员。发现记者拍摄后,这位官员急忙关掉了游戏,并连声求饶:“求求你了,不要拍了,我在这坐了一下,我也不是这个办公室的。”

  无独有偶,2015年8月,有记者在甘肃定西通渭县机关单位暗访时发现,时任通渭县民政局副局长邢永明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俨然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记者以办事为由敲门进入后,发现他正在电脑上玩蜘蛛纸牌游戏。

  在看到记者拍照时,邢永明迅速起身,一把将电脑显示屏搬倒,并将显示屏反扣在桌面上。记者试图扶起显示屏看个究竟,但被其几次压住屏幕阻止。为了逃避监督和曝光,他也是蛮拼的。

  今年7月,一段名为“子洲官员上班期间下象棋”的视频在微博流传。视频拍摄于一间办公室内,一名中年男子正在通过电脑玩象棋游戏。“现在扶贫工作这么紧张,你作为一个领导,上班下象棋。”视频拍摄者说完后,该中年男子尴尬一笑,关掉游戏,转过头来抽了一口烟。

  有网友透露此事发生在7月12日上午上班期间,男子为陕西省榆林市子洲县财政局副局长吴锋。该县纪委一名工作人员回复称,视频内容属实。

  如果说工作时间打游戏之类的新闻并不算少见的话,那么上班时间裸泳的官员也可以算得上奇葩了。

  2015年3月23日,时任浙江省东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兼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包友成被举报上班时间在水库里裸泳。

  举报人表示:“以前我就经常看到他在上班时间出来游泳,而且还是裸泳。”

  依据举报线索,东阳市纪委工作人员于3月23日下午赶到水库,堵住了正在裸泳的包友成。

  在注入自来水管网的备用水库里裸泳,想想,真挺恶心。

  当然,也有官员在上班时间进行高雅艺术熏陶的。今年5月,云南省纪委省监察厅网站发布消息:日前,昭通市纪委查处了大关县人大常委会龙顺英等5人违反工作纪律问题。该5人在2016年5月至2017年2月期间,分别多次将对节子(灌木)拿到县人大办公楼楼顶烧制,并于上班时间在办公室加工打磨、制成手杖,用于自己玩耍或赠送亲友,在机关、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昭通将此案例在全市范围内公开通报批评。

  10个月的时间,从办公室忙活到楼顶,又是烧制,又是打磨,这5位官员活脱脱把自己培养成了“手杖匠人”。只不过,当他们醉心于手杖制作时,可还记得自己国家公务人员的身份么?

  捞金敛财派:坐办公室犹如收银员,天天研究报发票

  相较于那些办公时间忙于消遣娱乐、懒散懈怠的官员来说,有些官员不仅上班时间坚守岗位,就连晚上12点之前办公室都亮着灯。看上去,他们爱岗敬业,而实际上,却是在为填满自己的小金库“不舍昼夜”。

  “我觉得我有时候坐在办公室里面,别人来汇报工作,特别是春节前、中秋节前,基本上坐在办公室里就是收红包。基本就跟收银员差不多、坐台差不多,来了之后讲两句工作,就一个信封甩在你面前,所以我就觉得自己像个收银员。”

  这个自称像收银员一样上班的,是常德市委原常委、常德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卢武福。

  常德市委原常委、常德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卢武福

  卢武福交代,他曾收受300多人次的礼金。2016年三四月间,卢武福听到“风声”说组织要调查他,便赶紧伙同妻子等人搞所谓的财产“自清自查”。 

  除了退赃、串供,卢武福多次找到一些私营企业,虚构个人收入,伪造借款凭据,将大额现金来源说成还款,转移、隐匿巨额财产;并将一些现金及黄金首饰、手表、名酒等贵重物品,转交他人保管。

  可即便如此,案发后,调查人员在卢武福办公室发现其保险柜里还有74个红包、信封,33万余元现金,另有购物卡、纪念邮册、银币等。

  如果说卢武福上班像当收银员,那河南省周口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朱家臣则俨然变成了一名财务会计。

  朱家臣在法庭受审

  在任周口市政法委书记7年间,朱家臣大发“发票财”——他虚开发票、购买假发票,并将其“派发”给基层单位和个人“报销”,平均3天就“报销”1次,累计“搜刮”400多万元。

  这位“票不离手”的官员下基层检查递发票、吃饭给人塞发票、外地出差买发票,就连逛商店也不忘向人家要张空白发票。

  他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填写发票,装好信封,写上数额,列上名单,谁把钱给他,他就在谁的名字后面打个“钩”。

  2013年12月21日,经河南省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对朱家臣违纪问题立案调查。就在办案人员依规检查他的办公室时,在其办公桌上,还发现他亲笔填写的,还没来得及报销的几张12月18日的假发票。

  据了解,朱家臣的爱人是一名退休教师,长期在北京照看孙子。朱家臣一般是周五去北京,下周一再回周口上班。回到周口后,朱家臣第一件事就是先在当地新闻媒体上“露个脸”,让人知道他在“工作”。

  为了塑造“爱岗敬业”的形象,吕福春比朱家臣还要拼。据了解,这个把求取升迁当成头等大事的天津市委原委员、津南区委原书记吕福春,为了对外塑造“白加黑”忙工作的形象,甚至常让下属陪其下棋到凌晨。

  曾任山西省副省长的民盟中央专职副主席张平,也发现过此种官场乱象:“有的领导一年四季都睡在办公室里,晚上12点以前总亮着灯,早上六点准时起床。秘书、司机跟他几个月都得累垮,整天都在疯狂地工作。新来的纪检书记对我的一个老大姐慨叹,有些干部让人气愤又难以理解,他们的工作太努力了,但在办公室一搜就是上千万、几千万。”

  不论是消极怠工,还是佯装敬业,在其位而不谋其事,拿着人民的俸禄,却干着与工作毫不相干甚至不可理喻的事,都是一种腐败。

  在上班时间必须认真地处理好公事,任何敷衍了事,消极怠政,阳奉阴违等做法,都是对党纪国法的亵渎,对人民群众的不敬。领导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更是其义不容辞的责任。(文/陈欣)

责任编辑:秦陆峰 (FJ136)
0

热文推荐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